第3034章 奉旨抄家
    洛邑是三日一小朝,十日一大朝,但实际上这只是朝会而已,官员们除了休沐日外,其它时间还是很忙的。

    中午从官衙回来,身为户部监务郎的谢朋,虽然有些疲惫,但心情还是很好的。

    他统管的四个关口中,有一个已经失陷,他目前实际统管三个天下税关。

    这三个天下税关每日发来的各种各样的文书,堪他海量。

    谢朋需要和手底下十几名户部主事一起配合,才能厘清每日通关的货物,应征收的税金,以及这些货物基本走向,然后直接向上汇总到户部尚书那里。

    不过,自从他这个潜邸旧臣从龙出任这个监务郎之后,这天下税关每隔旬日的上报文书,却要多送一份给宫里。

    宫里要看的人自然是新君姫骜了。

    想要掌控一个帝国,最先要抓的除了军队之外,就是钱粮了,然后才是人事任免。

    谢朋自然是新君姫骜掌控钱粮的重要棋子之一。

    以致于知道这一点的户部尚书干脆对天下税关就不怎么管了,皇帝都直接插手了,他还能怎么管,只能任由谢朋为之。

    也因为这个原因,谢朋在户部甚至是整个朝堂上都炙手可热,堪称朝堂新贵,许多人已经断定,未来的户部左右侍郎,必定有谢朋一个位子。

    等熬够了资历,谢朋说不定就是未来的户部尚书。

    前途堪称一片光明,得宫内信任,又手掌天下税关,四方的孝敬自然少不了。

    谢朋仅收孝敬就收到快手软了,胃口也是越来越大了。

    当然,他也明白,税关的各商队商品明细,他查的越仔细,各方的孝敬自然也就越多。

    今天一早上,他已经收到了几份礼单了。

    刚回到府里,早就等候的二管家一挥手,就有数名侍女上前,谢朋只是伸开双臂,那有些厚重的官服、官靴就被迅速换成了轻薄的闲服。

    更有十几名侍女端上了切的非常精致的时令水果,点心,等候谢朋取用。

    后厨管事恭敬的等在一旁,送上了三份菜单,就看自家主人选用哪一份了。

    但无论选用哪一份菜单,谢府的后厨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上菜。

    因为这三份菜单,已经备好甚至做好了大部分,就看主人点用哪一份了。

    谢朋如今的生活有多奢靡,可见一斑。

    自有数名侍女上前给谢朋轻轻锤按,让谢朋稍事休息的时候,大管家却是犹豫着上前,“大人,太川侯柳冶一个时辰前派来了管家。”

    谢朋闻言眼睛一亮,有些欣喜。

    太川侯柳冶那可是大户,若是他们那边的商队货物总值他能够抽两成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将他在洛邑城内的这处宅院的空间折叠从目前的二十倍提升到五十倍,防护阵法也能用上最顶级的。

    “可是他愿意了?”谢朋闭着眼睛问道。

    大管家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有些吞吐道,“大人,太川侯柳冶的管家前来是来索要昨天送来的礼单与礼物的!”

    “什么?”

    谢朋猛地坐了起来,给他捏脚的侍女冷不防就被撞翻在地。

    “索要礼单与礼物?他也真有胆,这是要彻底与我为敌吗?”谢朋的眼眸中,满是冷芒。

    要知道,在大周的官场上,礼物是开路石,一般情况下,送了礼物,就算事情没办成,也有一份人情在。

    一旦上门索要礼单与礼物,这就等于是撕破脸了。

    “人呢,你打发了没有?”谢朋喝问道。

    “大人,小的不敢自作主张,还没有打发回去!”

    “去,将礼单还有礼物全部给我扔出府门,顺带告诉他,柳冶的心意,我领了,我等着柳冶跪着来求我!”

    谢朋阴着脸,眼眸中全是怒火。

    说这话的时候,已然开始盘算要怎么报复太川侯柳冶了。

    不仅仅是太川侯柳冶,太川侯柳冶那一派的人马的所有的商路的商队,要全面打击,彻底毁了他们的商队。

    甚至,他要动用人情,让另外一位监务郎对太川侯柳冶他们在其它天下税关的商队动手,要全面打击。

    一帮贵族,没了财富支撑,屁都不是。

    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太川侯柳冶不想家族彻底败落,就要跪着来求他。

    到时候,他要好好的出一口今天的恶气!

    同时,也振一振他谢朋的声威!

    “是!”

    大管家领命而去,没多久就来回报,事情已经办妥了。

    “本官的话传了过去?”谢朋问道。

    “回大人,一字不差!”

    “好,传膳吧!”

    谢府的午膳排场还是很大的,每份菜单定式一百零八个菜式,偶尔会根据谢朋的喜好增减。

    仅仅给谢朋布菜的美貌侍女,就有八位。

    这些侍女久经训练,谢朋的目光看向那边,她们就知道谢朋要吃哪个菜了。

    红袖玉筷、玉肌轻纱,谢朋的每一顿饭,都是一种享受。

    所谓饱暖思**,吃的差不多了,谢朋就对这些侍女上下其手,兴致盎然。

    突然间,前院传来了凌乱的碰撞声,呼喝声,让正上下其手的谢朋眉头轻皱,一脸的不爽。

    大管家连忙跑出去,是谁不长眼,自家大人品阶不高,但是地位摆在那里,家规也是极严的。

    不过,还没等大管家跑出去,就看到一队兵马闯了进来,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川侯柳冶。

    这位大管家也是自恃自家大人甚高,竟然没想其它,直接冲着太川侯柳冶怒喝起来。

    不过,太川侯柳冶可是军旅出身,这些日子谢府跑了好几趟,早就受够了鸟气,一脚就踹了上去。

    这一脚,力道十足,这吃的肥头大耳的管家就尖叫着直接被踹进了谢朋正在用膳享受的花厅。

    砰的一声,大管家重重的砸在餐桌上,汤汁直接溅了谢朋一身,尤其是还在沸腾的涮锅的汤汁,烫的谢朋倒吸了一口冷气,愤而站起。

    他已经到看到了大步闯进来的太川侯柳冶。

    不过,他还没有想明白太川侯柳冶为什么敢闯进来?

    本能的,他觉的太川侯柳冶这是要玩武夫的手段了。

    这种事情洛邑常见,许多有爵位的贵族在朝堂上找不回来的场子,就在私下里直接动手,出一口恶气之后,最后削爵顶罪。

    他觉的,太川侯柳冶是要这样做。

    瞬息间,谢朋就双眉倒竖,怒叱起来,“柳冶,你今天要是敢下黑手,你信不信我让你柳家永远没有翻身之日!”

    哈哈大笑中,太川侯柳冶已经欺身上前,一脚狠狠的踹在谢朋的胸口的同时,大嘴巴子就甩了上去

    抽的是啪啪啪的震天响!

    “爽啊!”

    太川侯柳冶大笑,抽的谢朋满嘴是血。

    “我柳家未来如何,不用你操心,但是爷爷我敢肯定,你谢朋这辈子,已经没有翻身之日了!”

    说话间,大脚丫子就狠狠的踹到了谢朋的裆部。

    砰!

    爆碎的声音响起,谢朋也当场翻起了白眼。

    看这模样,太川侯柳冶才解气,“入你祖宗的,老子一个从尸山血海中拼出来的侯爵,竟然要被你这样的幸进之臣戏弄和羞辱,不搞死你,还真不住我这爵位名号!”

    缓过气来的谢朋双眼圆瞪,“姓柳的,擅杀朝廷重臣,你这是要造反吗?”

    “造反吗?”太川侯柳冶笑了,“我怎么会干造反这种事呢?忘了告诉你,我今天是奉旨抄家!”

    “奉旨抄家?”

    疼的脸庞扭曲的谢朋一脸震惊,“这这不可能!我乃是潜邸旧臣,更是从龙之臣,更是心腹,怎么可能抄家,陛下绝对不会下这样的圣旨的!”

    太川侯柳冶却是笑了,大力的拍着谢朋的脸庞,“你不信啊?那我给你看看圣旨!”

    一封圣旨刷的展现在谢朋面前,圣旨当中的内容,尤其是令太川侯柳冶抄家的内容和那一串罪名,让谢朋瞬地脸若死灰。

    不过,谢朋的眼眸中还是有着一丝神彩的,“不对,陛下不可能下这样的圣旨的,柳冶,你敢伪造圣旨?”

    “傻了吧?”

    太川侯柳冶直接拖着谢朋出了花厅,掐着谢朋的脑袋道,“瞎了你的狗眼,抄家的是中央禁卫军,老子还能指挥动中央禁卫军不成?”

    谢朋呆了!

    整个谢府内鸡飞狗跳。

    谢朋花大力气从四方搜寻过来的美妾侍婢,哭喊震天,看着到处抄捡的中央禁卫军,谢朋眼神,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谢朋不断的呢喃着。

    太川侯柳冶却是直接将谢朋的脑袋踩到了脚底下,“知道这封圣旨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谢朋下意识的问道。

    “噢,简单呐,就是我家叶帅,噢,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归来又如何的镇国公叶真,今早向宫里递了一个弹劾你的折子,抄家的圣旨就来了。

    而老子亲自来抄你家,出这口恶气的差事,也是你口中那个归来又如何的镇国公叶真,从陛下那里讨要来的!”

    “镇国公叶真只是上了一个奏折”

    谢朋愕然。

    随后是惨然!

    无比的后悔!

    但是此时后悔已经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