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章 十年
    张若尘并不是一个薄情无义之人,对身边的每一个人,皆是如此。

    正是如此,听完般若的一番话,他眼中的冷漠,融化了一些,声音略显低沉:“我已经有些记不清,当初是如何与烟尘郡主走到了一起,只记得,初识之时,一个尘字,似乎犯了她的忌讳,又阴差阳错进了地字门,从此有了一段缘。”

    “后面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有争执,有温存,有离合,有悲欢。你可曾还记得,他们是怎么从相互看不顺眼,到相知相恋?”

    般若坐在宇空寒冰石上,双目低垂,静静的听着,没有回应。

    “两个人之所以会走到一起,都是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互欣赏,从相互欣赏到相恋,从相恋到相守。可惜,他们没能走到最后那一步。”

    “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在西院相识。如果成亲的前夕,池瑶女皇没有派遣万兆亿去东域圣王府抓走张若尘。如果张若尘没有帮助黄烟尘,成为界子。如果张若尘和池瑶女皇,没有八百年的恩怨。结果会不会更好一些?”

    张若尘徐徐的说道,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思考前世今生。

    人活得越久,看问题的方式,总会变得不一样。

    年少时的意气风发,让他酣畅淋漓,热血当歌,面对任何强敌都可以不自量力的出手,哪怕是死,也义无反顾。

    而现在,张若尘绝不会再那样。

    就像当初,他敢一个人杀去紫微宫,质问池瑶。如今,要他一个人杀去地煞鬼城,与鬼主叫板,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怯战,只是不想作死。

    再艰难的事,都有比慷慨赴死更好的解决方式。

    般若终于再次开口,道:“哪有那么多如果,过去的,已是定局。还能决定的,只有未来。”

    两人相对而坐,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饱含感情,却又像是陌生人之间的苍白言语。

    张若尘心性沉稳,不再多言,眼中再次浮现出凌厉的光芒,道:“要战胜无疆,未必需要暗时空物质。只要我的血气能够恢复,下一次交手,他必败。”

    “可是,你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击败无疆,而是狩天之战的第一。”般若道。

    张若尘细细凝思,道:“首先第一件事,我们得能够活下去。”

    话音刚落,空间微微一震。

    有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穿过至尊之力形成的紫金色光膜,进入葫芦内部,将张若尘和般若笼罩。

    时间,发生更大的变化。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时间印记?不对,时间的力量,在快速消磨我们的寿元。”

    张若尘发现,时间流速又变缓了千倍,接近于时间静止。在这里,就算过去一百万年,外面也才过去一年。

    可是,与在日晷覆盖的范围中修炼不同,在这里待一年,寿元并不是消耗一年,而是消耗千年。

    也就是说,张若尘在这里待一百万年,外面只过去一年,但是他的寿元,却会消耗十亿年。

    在这里待一年,外面只过去数个呼吸的时间,可是修士的寿元,却会消耗一千年。

    “暗黑星果然不是什么修炼宝地,必须尽快找到暗时空物质,然后离开。”

    张若尘的神情凝重,意识到蓝髓真君应该不只是死在空间挤压之下,时间的极端变化,应该也是杀死他的原因之一。

    大概一个月后,来自四面八方的空间挤压力量,渐渐消失。

    张若尘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幸好进入狩天战场的时候,张若尘让血天部族的修士,各自取了一枚神石。这些神石,现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正是可以不断吸收神石蕴含的神气,张若尘和般若体内的力量,才没有枯竭,可以持续不断支撑紫金葫芦,激发至尊之力。

    “哗——”

    紫金葫芦重新变大,从一粒紫金光点,化为一只数百米长的葫芦船,飘浮在无边无际的虚空。

    二人飞出葫芦,站在葫芦表面,准备前行。

    般若望向悬浮在虚空中的宝蓝色石头,道:“蓝髓星虽然变得只剩这么大一块,可是,内部却蕴含庞大的能量。若是神石耗尽,它应该可以支撑我们继续在这里活下去。”

    又道:“我发现,你的紫金葫芦,炼化了大量星核。能不能将它收进去,也炼化掉?”

    张若尘有些不确定,道:“它的重量,比一般的星核沉重千倍。炼化了它,等于炼化一千枚星核。”

    对蓝髓星,张若尘自然感兴趣。

    一旦炼化成功,紫金葫芦的吞吸能力必定大增,到时候,对婪婴、阎皇图、缺等人,也能造成威胁。

    在张若尘的操控下,紫金葫芦变得更加巨大,似一座葫芦山。

    葫芦口,对准宝蓝色石头,将它装了进去。

    随即,紫金葫芦的重量大增,张若尘只能拼尽全力,才能催动葫芦急速飞行。

    一边飞行,张若尘一边使用至尊之力,炼化蓝髓星。

    这是一场漫长而又枯燥的旅行,寻找暗时空物质,就像大海捞针一般,缥缈难寻。

    同时,伴随巨大的凶险。

    每隔一个月,空间规则潮汐风暴,就会爆发一次。那时,张若尘和般若都会躲进葫芦内部,等到风暴结束,才又重新出来。

    在这危机重重的世界,三年时间,很快过去。

    张若尘凭借神石和神木之心的蕴养,体内的大圣血液,完全恢复了过来,身上的伤势也痊愈。

    紫金葫芦已经飞了上亿里,可是,连暗时空物质的一丝痕迹都没有找到。

    这三年,张若尘将剩下的七枚衍道圣果,全部吃掉,寿元增加二万一千年,体内的圣道规则增加了七亿道,总数达到三十五亿道。

    凭借这里特殊的环境,张若尘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大幅度提升。

    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迅速增长,数量超过四千万道。如果现在再显化出空间领域和虚时间领域,张若尘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对抗无疆的冥界之国。

    只是对时间和空间的领悟,已经让张若尘感觉到不虚此行,此次的经历,必定为将来凝聚时间圣意和空间圣意,打下坚实的基础。

    张若尘之所以将衍道圣果全部吃掉,最大的原因,还是被逼无奈。

    其一,寿元消耗太大,短短三年,张若尘损失了两千年寿元。而且,这样的情况,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没有足够的寿元支撑,张若尘心中没底,消耗不起。

    其二,只有吃掉衍道圣果,张若尘的修为,才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以应对暗黑星内部复杂、极端、危险的环境。

    吃下七枚衍道圣果后,张若尘花费三年时间,连续挣断十三条枷锁。

    如今,挣断枷锁的总数,达到二十七条,半神之体变得更加强大,可以爆发出来的神力变得更多。

    吞服大量衍道圣果,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可以辅助修炼高阶圣术。

    三年来,张若尘悟过剑,修过拳,炼过掌,也研习《时空秘典》上的时间圣术和空间圣术,七星帝宫中血绝战神收录的功法典籍。

    除了神魔镇狱,张若尘又修炼了三种千问级高阶圣术,都达到小成的地步。距离大成,只差时间的打磨和融会贯通。

    三种千问级高阶圣术,分别是:

    可以与焱神腿相辅相成的腿法圣术。

    可以将净灭神火的威力完美运用出来的火道圣术。

    还有一种属于空间类,张若尘也不知该不该将其归纳到千问级高阶圣术的层次,但,它的修炼难度,比千问级高阶圣术都要更胜几分。

    能有如此成就,衍道圣果起了很大作用。

    否则短短三年时间,别说修炼三种千问级高阶圣术,哪怕想要炼成一种,都是难如登天的事。确切的说,三十年,都未必能够修成一种。

    张若尘最大的精力,花在了剑道上,无论是剑十一,还是时间剑法第五层“辉月如歌”,都有突破性的大提升。

    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将第六种圣意,融入阴阳五行圣意之中。

    此刻,张若尘独自一人,站在紫金葫芦顶部,双手背在身后,眺望前方。

    三年寻觅暗时空物质无果,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怀疑和躁动。

    暗时空物质,只是般若的猜测,未必真的存在。

    继续耗在这里,或许只是白白浪费寿元。

    “以我现在的实力,击败全盛时期的无疆,应该不是难事。整个狩天战场上,还能对我造成威胁的,只剩缺和螭帝。至于婪婴、阎皇图、罗生天,虽然排名比无疆高,但是战力比无疆强大得应该有限。”

    张若尘在反复思考,要不要现在就离开暗黑星内部。

    可是,却想到另一个问题,正如般若所说,他的目标是狩天之战的第一,而不是要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击败某一个对手。

    最后的决战,很可能,他要面对的强敌,不止一个。

    那个时候,暗时空物质可以成为最大的底牌。

    无论能不能用上,掌握在手中,总比没有要强。

    最近两年,般若一直呆在紫金葫芦内部。

    她的寿元,远远比不上张若尘,消耗不起。

    幸好两年前,张若尘在紫金葫芦上,布置了时间阵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挡时间对寿元的消磨。

    只要呆在葫芦内部,寿元消耗就是外面的十分之一。

    正是有时间阵法,所以,张若尘虽然长时间都待在葫芦外,驾驭葫芦和寻找暗时空物质,可是寿元只消耗了两千年,而不是三千年。

    “不能急躁,心绪应该平和一些。趁此机会,倒是可以参悟黑暗之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张若尘深吸一口气,盘膝坐下,调整自己的情绪。

    暗黑星的内部,充斥大量黑暗规则,是参悟黑暗之道的绝佳宝地。

    在地狱界,很多修士都修炼过黑暗之道,包括各族的天道,有不少都是由黑暗之道衍化而来。对黑暗之道理解得越深,今后对上地狱界的大圣强者,应对起来才会更加容易。

    修炼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又是七年过去。

    张若尘不仅将新修炼的三种千问级高阶圣术,全部修炼到大成,剑道、空间之道、时间之道、黑暗之道,也有更大的突破。

    十年修炼,加上至尊圣器的消耗,张若尘身上的神石,已经消耗殆尽。

    不能继续耗下去,是时候决定去和留。

    “唰——”

    一条蜿蜒的冥河,从葫芦口飞出。

    般若脚踩冥河,飘然落到葫芦表面,望向身形笔直的张若尘,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道:“十年了!看来是我错了,这颗暗黑星,根本没有孕育出暗时空物质。”

    十年来,般若一直都在使用命运规则,解析蓝髓星,获取了蓝髓真君的大量传承。

    她的修为,有巨大提升。

    张若尘道:“十年时间,你的暗黑之道、空间之道、时间之道,都有巨大的提升。你来暗黑星内部的目的,并不是寻找暗时空物质,而是为了修炼和突破,走捷径,追上另外两位神女候选人,风后和嫣红大圣。”

    同时修炼多种恒古之道,并不是好事。

    贪多,只会一事无成。

    可是在般若的身上,张若尘却并没有发现贪多自误的显现,反而各种恒古之道,能够相辅相成,共同汇聚于真我之门。

    她的真我之门的凝视程度,相比于进入暗黑星内部之前,提升了何止一倍。

    般若久久的盯着张若尘,道:“你觉得,我是在利用你的力量,助自己的修为实现大突破?没错,我就是在利用你。”

    张若尘仔细观察她的眼神,摇了摇头,道:“你总是不喜欢解释,非要我自己去寻找真相和答案。你可知道,这样我真的很累。”

    忽的,张若尘生出一丝感应,双目之中,瞳孔迅速收缩,望向般若身后的遥远虚空。

    “或许,我已经找到了答案,暗时空物质出现了!”

    距离紫金葫芦大概七百里之外,出现一片黑色的雾,雾中有雨。一粒粒雨滴,旋转飞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的中心,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一只黄色的铜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