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然大量开采可燃冰什么的慢慢来。

    现在还是先填饱自己饥饿的肚子吧!

    叶羲揉了揉肚皮。

    羽人斐尔拎起一头剥了皮的完整海豹给叶羲,海豹还很新鲜,身上的血已经被洗干净了,只差把里面的内脏给清理掉。

    叶羲不想吃海豹肉,摇了摇头。

    他看看四周,当看到冰面上躺着的两条小鱼时眼睛亮了下:“有人要这两条鱼吗?不要的话归我咯?”

    羽人斐尔:“嗯!”

    叶羲借了根斐尔的骨箭,将两条鱼稍微处理了下后串在上面,放在火焰上慢慢炙烤,一边烤一边说:“烤鱼可香了,将鱼的表皮烤得酥脆,撒一点胡椒粉,再撒一点辣椒,好吃得舌头都能吞下去,等会拷完可不要抢啊!”

    “喵~”

    布偶大白猫蹲在旁边,两只溜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正在燃烧的可燃冰,尾巴蠢蠢欲动的,想去拨一下。

    它更喜欢吃生食,对烤鱼的兴趣,不如对可燃冰和火焰来的大。

    鸑鷟对两条还没法塞牙缝的小鱼就更不敢兴趣了。

    目前就只有羽人斐尔有点受影响。

    闻着空气中渐渐冒起的焦香气,斐尔不明显的咽了咽口水。又过了片刻,他熬不住了,飞起来捉了条游在水面附近的倒霉鱼,然后学着叶羲把鱼串在骨箭上放在火中慢慢炙烤。

    一块可燃冰燃烧得还挺持久。

    叶羲和羽人斐尔的鱼都被烤熟了,外皮焦脆冒着热气,闻起来喷喷香,好吃得差点让他们连鱼骨头都吃下去。

    “不过瘾!”

    叶羲扔下串鱼的骨箭,转身跳入海中,在海中捉了一头巨大的王种乌贼,一条手臂长的大海参,以及一条三米长的海水鱼,这才将肚皮和味蕾全部满足。

    当然,他没忘记对布偶大白猫的承诺,给它另外捉了条五彩斑斓的美味大鱼上来。

    这一顿晚饭又是捉又是烤,结结实实地一直吃到深夜。

    被削平了的冰山漂浮在黑暗的海面上,随着水波晃晃悠悠。

    夜晚的北极比白天还美。

    当极地烈风停歇时,没了铺天盖地的风雪遮挡住天空,能看到漫天璀璨到极致的繁星,共同汇聚成一条壮观灿烂的星河,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

    有时还能看到绚丽多彩,如同幽灵一般的北极光。

    今天运气很好,北极光格外的壮观,丝带般浩浩荡荡地铺满大半片星空,如烟似雾,如火似霞,一会是祖母绿色,一会是孔雀蓝色,一会又透出一抹绯红,一会又蔓出一缕艳紫色……

    在颜色变换的同时,它的形状也不停在变,令人目不暇接。

    叶羲身体摊开,躺在悬浮的冰山上,双手垫在脑后,着迷地看着这绝美壮观的北极光,觉得就算再看一百次也看不腻。

    鸑鷟也觉得北极光很好看,挨在叶羲身边,和他一起仰着脑袋看极光,甚至蠢蠢欲动,有飞到极光当中触碰极光的念头。

    羽人斐尔就平淡多了。

    半闭着眼睛,甚至想睡觉。

    另一边布偶大白猫已经肚皮翻天,四肢垂着呼呼大睡,蓬松柔软的大尾巴,一半盖在斐尔身上,一半盖在叶羲身上。

    气氛静谧温馨。

    ……

    在叶羲他们欣赏极光或呼呼大睡的时候。

    羽人们也在自己的地盘安静入睡。

    他们的地盘位于北极最中心,是一块由绵延起伏的不规则冰丘圈出的大盆地。奇异的是,这里的冰竟然不是白色的,似乎浸润过某种珍贵的神奇物质,所有的冰深蓝中透着微微的荧光。

    这片占地广阔的蓝冰大盆地里,还静静地横亘着许多巨兽骸骨,数量多得令人恐惧,像是原始森林里的树木一样繁密。

    有无数名浑身覆盖着羽毛的羽人栖息在这些骸骨上,闭着眼睛,双翼收拢,巨大微弯的脚爪抓着骸骨,像鸟一样站着睡。

    “呼——!”

    夜风吹来。

    冰面上尘雪漫卷起,像蒙上一层纱雾,为这幕夜景再添几分诡异冷清。

    如果有人从天空往下望,会发现数以万计的羽人是以一具超巨型骸骨为中心,呈辐射状向外分布的。如果再仔细看,就会发现那具骸骨的头盖骨上,摆放着数量惊人的源石。

    羽人族没有把源石藏起来,而是狂妄地将它们全部放在兽骨上!

    这些数量惊人的源石,所散发出来的翡色光芒将周围照得幽亮。在巫的视线里,这些翡色的源石能量更是堪称磅礴浩荡,范围笼罩几里,足以将天空都染上翡色光彩,惊骇之极。

    这样丰沛的源石能量,就像是最诱人的鱼饵,能令所有北极生物丧失理智,疯狂地靠近,最后却凄惨地被羽人族猎杀,化为骸骨林中的一份子。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冰盖底下的生物就能吸收源石能量并逃过一劫。

    在靠近羽人族地盘中心的深海里,静静地盘踞着无数强大深海怪物。它们像尸体般在黑暗的海水中漂浮着,没有一丝动静。

    它们分布有序,实力强的离能量中心近些,实力弱的离能量中心远些,密密麻麻几乎挤得海水都没有容身地。

    正在这时。

    一头大荒遗种级别的鱼兽不知从什么地方游了过来。

    它体型庞大,既像沧龙又像鲶鱼,靠近脖颈的地方长着鲶鱼般长长的肉胡须,一双眼睛散发着血色光芒,黑暗的海水中望过去就像红灯笼一样。

    这头大荒遗种级别的鱼兽,以强悍的姿态杀入海怪中心,与最中心处的那些深海怪物激烈厮杀着。

    所有海怪都不敢发出太大动静,羽人族的箭矢足以轰破百米厚的冰盖,将它们射成破筛子。忌惮之下,这些深海海怪只能再挤出一个空位,给这头鱼兽容身。

    鱼兽占据好位置好,嘴巴忽然张开。

    一名穿着蚕丝衣服的人游了出来,他踩在鱼兽的脑袋上,掏出一颗发光萤石,抬手摸头顶处厚重的冰盖。

    萤石幽暗的光芒照亮这人的脸。

    赫然是与叶羲有过几次交手的风部落遗孤——荆忌。

    荆忌摸了摸头顶的冰盖后,摸出一把薄如蝉翼的骨刀,对着冰盖削去!他削的速度极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层有手掌厚的冰就被片了下来。

    刀光闪过,又是一层冰被无声无息削了下来。

    就这样,荆忌像只打洞的老鼠似的不停削头顶冰盖,一直削到几十米深才住了手。他所在的地方变得无限靠近冰盖上的源石能量,也足以像个冰洞一样让鱼兽钻进去藏身。

    磅礴的源石能量源源不断地钻透冰层,蔓延到黑暗的海水中,也没入到荆忌和鱼兽体内,让他们舒服得几乎想要叹息。

    这一番操作,使他们成了离源石最近的非羽人生命。

    荆忌坐在鱼兽的脑袋上,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身体吸收源石能量。

    片刻后。

    他睁开眼睛,仰着头,目光锋利地望着头顶厚重的冰盖。黑暗中,脸上的神情如雾般翻涌不定。

    那是无尽的野心和算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