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0章 几个宗师就能玩死你们
    滇南李三这一开枪,瞬间让烈天这个东海第一宗师强者又恼又怒的,可偏偏又不能多做什么事情。

    只能用冰冷的目光一直扫视着李三这位宗师。

    烈天直到现在也弄不清楚,他们烈家和李三之间并没有什么瓜葛,为什么这家伙会冲着他动手?

    这完全就是不太正常的事情。

    烈天总感觉这里面有问题,可就是想不出来。

    至于其他人,此时也是一样,被这一幕弄的非常的诧异,有些难以想象,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大家难得来一次龙腾山庄,其实没怎么那么必要急着走的,要走也要等到收徒宴结束之后,大家说的对不对啊?”林飞笑着开口了。

    这一说话,在大家听来就感觉十分的别扭,貌似这情况有些不对头啊。

    一时间内,没有谁再敢开口说话了。

    因为实在摸不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李副会长,听说你一手的实力也非常的强大,不逊色烈天这位宗师,就不知道我这枪法,你能承挡得住几枪。”

    在大家都没开口的时候,李三开口了。

    不由分说,冲着李天强就是连开了6枪。

    这里6枪朝着李天强身上6个部位打了过来。

    那李天强还在思索着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瞬间就汗毛直立,顾不上丢脸,直接倒在地上,往外滚去,心里将李三咒骂了,不知道多少遍。

    随着李天强在地上这一滚,每次滚出去都有一颗子弹打在地上,溅起尘土,弄得他灰头土脸的。

    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就见到了降头师猜山猛攻了过来。

    “猜山,你这是在搞什么?我们武门和你没什么关系。”李天强出手抵挡,他可不愿意和这猜山过招。

    先是被李三用枪阻击了一下,之后又遇上猜山出手,李天强瞬间就落入了下风之中,没交手十几招,砰砰几声,李天强就吃了三四拳,后退了七八步这才稳了下来,一张脸色十分的苍白。

    李天强脑海里都没适应刚才发生的一幕,但他的后背全是冷汗了。

    因为就在刚才,他居然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了。

    李天强可是吃瓜子群众啊,怎么一下子就轮到他身上,这唱戏也不是这么唱的,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林飞才对啊。

    我们武门和你们有什么仇?有什么恨,居然要这样对待。

    李三先后对着烈天,又对着李天强副会长开枪,第一时间落在大家眼中就变成疯子的对象了,如果不是疯子的话又怎么会开枪,而且这枪法十分的了得,也就宗师强者勉强能避开,暗劲武者一碰之下必死无疑。

    尤其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给人极大的威慑力。

    药王谷的陈定山本来还打算当一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现在的情况还真的不敢开口了,特别这距离太近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动一下都会遭到李三的开枪。

    在滇南,李三的枪法那是公认的。

    在几十米之内那可是指那打打,真正的神枪手一个。

    在场唯一最淡定的就是林飞了。

    他今天没打算过出手。

    有这些宗师强者在这足以应付这些局面了。

    林飞就是要让这些人好好的长一下见识,他可不是那么好动的。

    “你连我这些收揽过来的宗师手下都对付不过,那有什么资格来对抗他呢?”

    “李天强副会长,你这让我很是失望啊,堂堂武门,你这实力有点不靠谱。”降头师猜山冷冷的说道。

    一道目光直接落在了药王谷的陈定山身上。

    “我知道你陈定山长老,你们药王谷内丹药无数,正好老夫需要一些丹药,你们要是客客气气的送上门来,那老夫也就不动手了,不然的话,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陈定山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了,超乎了掌控,被降头师猜山这一说,脸色沉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真觉得我们药王谷好欺负吗?”

    猜山笑道,“老夫既然要挑战东海第一强者不然,那自然要将你们这些垃圾蝼蚁统统打了一遍,不然的话,老夫心里总归会有道刺,迈不过去。”

    几步之间猜山就欺了上来。

    “你猜山欺人太甚了。”陈定山大怒,一套掌法从手上施展了出来。

    只不过这套掌法刚施展出来,在那不动的枪神李三,抬手就是一枪,就让陈定山的攻势为之一停。

    被李三这一盯上,陈定山一身实力就大打折扣了,因为他要时刻戒备李三这个人。

    他现在是将李三这个人恨之入骨了,居然偷偷的打冷枪,可偏偏他又做不了什么事情。

    好在陈定山不是一个人来,旁边还有一位长老。

    这位长老也阴沉了下来,“李三,你是滇南的宗师,你现在对我们药王谷出手未免太不厚道了吧。”

    这位长老踩着身法,大鹏展翅,一记蛇形手就冲着李三攻了过去,不过在攻到李三的时候,一座微型阵法瞬间就笼罩了过来。

    原来不知何时布置了起来,而且还悄然无息的。

    挡住了这药王谷长老的身形。

    “王子墨,你怎么敢对我动手。”这长老倒吸一口冷气,对着无形的阵法攻了过去,双眼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王子墨。

    他知道王子墨擅长阵法,但是被王子墨下了阵法,是他所没有料到的。

    王子墨笑道,“没什么,就是看你们药王谷不顺眼,平时架子摆的那么大,难得有机会和你交手,怎么你还不乐意。”

    这时候另外一位宗师陈天涯大笑道,“我对药王谷的宗师也是向往已久了,有这样好的机会怎能不出手。”

    几步之间,陈天涯也攻了上来。

    乱了,全都乱了!

    铁战看着这一幕,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即便是再愚蠢的人,也似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些人应该都是帮着林飞出手。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林飞到现在还是如此淡然的样子,因为他根本就不怕出什么事情,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这手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