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令狐宗主,过去,我的实力虽然一直不如你,但我却从来没有服过你……但今日,你能作出如此决定,滕某服你!”

    开山宗宗主一脸严肃,拱手对令狐锦鸿道。??? ◎№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七星剑宗一直能稳压我们四大宗门一头……是七星剑宗宗主的魄力!最少,我们四人,远没有令狐宗主你这么大的魄力。”

    妖莲刀宗宗主摇了摇头,微微一叹。

    雪月门门主和归元宗宗主,都深以为然点头。

    令狐锦鸿的魄力,让他们心服口服。

    他们抿心自问。

    就算段凌天真的愿意转投他们的门下,他们也没有像令狐锦鸿这般直接退位让贤的魄力……

    哗!

    会武院中,另外四大宗门的弟子回过神来,纷纷骇然。

    他们也震撼于令狐锦鸿的魄力!

    “不愧是七星剑宗的宗主……为了七星剑宗的未来,丝毫不计较个人得失。”

    “是啊,七星剑宗有这样的宗主,何愁不能一直辉煌下去?”

    ……

    另外四大宗门的弟子,言语之间,对令狐锦鸿充满了钦佩。

    孟秋回过神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宗主……竟然愿意退位让贤,将七星剑宗宗主之位传给段凌天?”

    深吸一口气,孟秋再也没有迟疑,直接元力凝音给段凌天,“段凌天,我之前对你的各种作为,还请你原谅……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和你作对!你若是成为了七星剑宗宗主,我定当全心全意辅佐你。”

    孟秋,天玑峰峰主亲传弟子。

    以孟秋的天赋,如无意外,成为下一代天玑峰峰主,几乎是板上钉的事。

    孟秋的元力凝音。让段凌天有些始料不及。

    想到孟秋和自己并无深仇大恨,而且,之前也只是在推波助澜,他一脸平静的对孟秋点了点头。

    孟秋见此,松了口气。

    他知道,他逃过了一劫!

    刚回到凉亭之中的黄济,身体略微有些僵硬。

    他的师尊。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的一番话,兀自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

    “四位宗主。你们既然知道七星剑诀是我们七星剑宗的镇宗剑技,只传七星剑宗下一代宗主……那你们应该也知道,小七星剑诀并不能代表七星剑诀!”

    “至于七星剑宗宗主之位,我心里早有计较……只要段凌天愿意,我现在就可以退位让贤,让他成为我七星剑宗新的宗主。我愿意站在他的身后,辅佐他。”

    黄济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不!

    我不甘心!

    黄济坐在凉亭一侧,低下头。脸色不易察觉的狰狞了起来,一双眸子闪烁着嫉恨、狠毒的光泽……

    “让我奉段凌天为宗主?”

    “我宁死,也不会屈居他之下!”

    黄济的心中不断的咆哮。

    至于当事人段凌天,如今也因为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的一番话,心情略微有些激荡起来。

    虽然,他无意成为七星剑宗的宗主。

    但是,令狐锦鸿的表态。还是让他源自心底升起了一丝丝暖意。

    这是一种信任,可以托付一切的信任。

    经此风波,五大宗门的会武继续。

    各宗门的弟子,一个个下场切磋交流……

    随着红霞满天,夜色逐渐降临,五大宗门的会武。也逐渐的步入了尾声。

    如今,在场的各宗门弟子,除了雪月门的那个女弟子刘月和妖莲刀宗的刀公子龙云,无一例外,几乎都下过场了。

    只有刘月和龙云二人,还没有下场。

    也没有人挑战他们。

    两人,都是这一次五大宗门会武中修为最高的人。

    都是元婴境六重的存在!

    其他人。实力最强的,也就元婴境五重,远非他们的对手。

    “段凌天!”

    开山宗的一个元婴境五重弟子,点名挑战段凌天。

    一时间,嘘嘘声连绵起伏。

    让这个开山宗弟子有些面红耳赤,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只因为,这是他的师尊开山宗宗主元力凝音给他下的命令!

    以元婴境五重修为,挑战一个元婴境四重武者,确实有些欺负人。

    如今,在场之人,只有七星剑宗的几人,眼中流露出几分希翼的光泽……

    在七星剑宗的时候,段凌天就屡屡展现出以弱胜强的手段,更是曾经以元丹境九重修为,杀死元婴境一重的内门弟子!

    或许,段凌天能击败这个开山宗弟子也说不定。

    被开山宗弟子挑战,段凌天没有拒绝,脚下一动,掠入场中,和开山宗弟子对峙。

    “段凌天,小心了。”

    开山宗弟子没有墨迹,一抬手,手中出现了一根长棍,不知由何等材质制成,棍身周围,流光转动。

    刚才,段凌天看过这个开山宗弟子出手。

    知道对方手里的长棍,是一件七品灵器。

    凭借这七品灵器长棍,他连续击败了好几个元婴境五重武者,只败在了妖莲刀宗的一个元婴境五重弟子和他们七星剑宗的黄济手中。

    这个开山宗弟子的实力,在这次参与五大宗门会武的四个开山宗弟子中,算得上最强。

    他手里的七品灵棍,每一次砸出,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骤然。

    呼!

    开山宗弟子动了,脚踩元力带出的流光,直掠段凌天而去。

    虚空之上,七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随之奔腾而出,气势如虹。

    嗖!

    他手里的七品灵棍,元力陡然暴涨,大开大合的对着段凌天砸下,仿佛携带着千钧之威。足以砸尽一切!

    虚空之上,七百头远古巨象虚影一侧,又平添了一百九十八头远古巨象虚影……

    这一棍砸下,蕴含的力量,堪比八百九十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刹那间,空气间的气流都被影响,出嗡嗡之声……

    气爆之声。跌宕起伏,连绵不绝。

    “来得好!”

    看到开山宗弟子这么生猛。一动手就直接暴走,实实在在的一棍砸来,段凌天只感觉全身上下热血沸腾。

    呼!

    一抬手,手中多出了一柄窄剑。

    面对元婴境五重的对手,段凌天不敢怠慢。

    直接取出了手里最好的一柄灵剑。

    下一刻,段凌天动了。

    风卷残云!

    刹那间,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阵飓风,丝毫不惧的迎了上去。

    在旁人看来,段凌天就好像是在送死。

    段凌天奔行之时。他头顶虚空之上,六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元婴境四重!

    也是段凌天现在真正的修为。

    当初,在三枚破婴丹的帮助下,他只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就突破到了元婴境一重。

    后来,凭借一身抵达极限的天赋,以及纯度九成以上的育婴丹。他又花费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成功步入了元婴境二重。

    接着,又花费了四个月时间,他成功步入了元婴境三重!

    正是在这个时候,他陷入了修炼的瓶颈,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九龙战尊诀第四变风蛟变附带的地级高阶身法武技风卷残云上……

    紧接着。他得到了宗主令狐锦鸿赠予的碧元果。

    在碧元果的帮助下,他终于打破了元婴境三重的瓶颈,一举突破到元婴境四重!

    现在的他,一身力量全爆,堪比六百一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也就说说,他现在出手,还是有所保留。

    保留了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他这样做。并非看不起这个开山宗弟子,而是觉得根本没有必要……

    哗!

    随着段凌天手中的窄剑元力掠动,顷刻间,在段凌天头顶虚空之上的六百头远古巨象虚影一侧,又凭空出现了二百二十八头远古巨象虚影……

    也就是说。

    如今,段凌天凭借手中窄剑施展出来的力量,堪比八百二十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六品灵剑!”

    几乎在段凌天动用窄剑的刹那,在场之人,尽皆忍不住瞳孔一缩。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段凌天这个区区元婴境四重武者,手里竟然有六品灵剑……

    转念一想,他们又释然了。

    以段凌天的一身天赋,足以让七星剑宗赐他一柄六品灵剑。

    现在,只有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和他身边的两大峰主清楚,段凌天手里的六品灵剑,并非七星剑宗所赐予。

    众目睽睽之下。

    嗡!

    段凌天没有动用拔剑术,他手中握紧六品灵剑,更像是在抡起一根长棍,对着那开山宗弟子砸落而下的七品灵棍就狠狠的砸了出去!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个段凌天,竟然不用剑技?”

    “他这是将手中的六品灵剑当成棍子砸?”

    ……

    一瞬间,大多数人的心里,只剩下类似的想法。

    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幕,只感觉头皮麻。

    这个段凌天,疯了不成?

    就算他手里的窄剑是六品灵剑,可他本身的修为却远不如那个开山宗弟子。

    他凭借六品灵剑施展出来的最强力量,也就堪比八百二十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而那开山宗弟子手中七品灵棍砸下的力量,却是堪比八百九十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相差整整七十头远古巨象之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