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然是真的。”

    段凌天淡淡一笑,抬手之间,取出那一株从武帝秘藏里面得到的‘仙灵草’,随手在仙灵草上摘下一片叶子,交到张守永的手里。

    “这是?”

    看着段凌天递过来的一片闪烁着绿芒的奇异草叶,张守永面露疑惑。

    虽然,他也想过这片草叶很可能就是帮助他妻子‘王琼’修复丹田之物,但他心里却是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这实在是太过于令人匪夷所思!

    一株奇怪的草上面的三片叶子之一,就能帮他的妻子修复丹田?

    这可能吗?

    “这就是能帮嫂子修复丹田之物。”

    段凌天笑着说道:“张大哥,你可别小看这一片草叶……单就这一片草叶,就有‘生死人,肉白骨’强大功效!就算是身体残缺之人,一旦服下这一片草叶,都可以肢体重生。”

    “什么?!”

    段凌天的话,令得张守永不由色变。

    当他再次看向手中那片闪烁着绿芒的草叶的时候,他的一双眸子之内,俨然充斥着一丝丝惊骇和不可思议。

    这枚草叶,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身体残缺之人,服下它以后,可以肢体重生?

    这时,就算是立在段凌天另一边,和段凌天一起顿住身形的凤天舞,也被吓到了,俏脸忍不住动容。

    虽然,在她眼里,她的段大哥一直都是创造‘奇迹’之人。

    但当她听说张守永手里的那片草叶有那么可怕的‘药效’后,还是忍不住一阵震惊。

    “凌……凌天兄弟,这是什么药草?”

    张守永呼吸急促,胸膛如风箱般连绵起伏,半响过后,方才回过神来,目光灼灼的看向段凌天问道。

    对于段凌天的话,张守永还是深信不疑的。

    但他还是忍不住震撼,到底是什么药草,竟能有这么强大、可怕的药效?

    “它叫‘仙灵草’,纵观整个云霄大陆,都算得上是传说中的存在……却没想到,让我在‘擎风殿’里面遇到了它。”

    段凌天笑着说道。

    “仙灵草?”

    张守永和凤天舞闻言,目光大亮。

    只听这药草充满仙气的名字,就可以听出这不是一般的药草。

    “传说中的药草,都能被你得到……你这运气,简直逆天!”

    张守永忍不住感叹。

    此时此刻,在张守永的双眸深处,俨然充斥着一丝丝激动。

    他的妻子‘王琼’,这些年来因为丹田的原因,一直不能修炼,俨然已经成为他的心病。

    而现在,他的妻子有机会修复‘丹田’,可以正式开始修炼,让他源自心底感到激动。

    多年以来的心病,终于可以去除!

    “凌天兄弟,谢谢。”

    张守永一脸诚恳的向段凌天道谢。

    段凌天能将这么珍贵的药草分给他,他源自心底感激。

    “张大哥,你我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当年在青林皇国‘天荒古城’的时候,要不是你施予援手,我早就死了,更别说有今日。”

    段凌天摇头说道。

    “凌天兄弟,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对我而言,那只是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张守永说道。

    “张大哥!在你眼中,那或许只是不值一提之事……可在我眼中,你却救了我的命!滴水之恩,尚且需要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段凌天一脸认真的说道。

    当年,如果没有张守永施予援手,救下他的性命,他早就被杀死了,更别说是有今日的‘成就’。

    “好了,不提这个了。”

    眼看段凌天认真起来,张守永岔开话题,“凌天兄弟,你这次回大汉王朝,可是准备以‘仙灵草’帮熊全修复丹田?”

    熊全,当年跟在段凌天身边的中年男子,张守永印象深刻。

    当年,熊全就是在他们夫妇开的‘琼永酒楼’内被人废掉丹田的。

    “是。”

    段凌天点头,眼中精光一闪,“当年,他因我而被废丹田……那是我的责任。这一次,能帮他修复丹田,也算是可以给他一个交待了。”

    对熊全,他始终心存愧疚。

    “凌天兄弟,你别想太多……当年我就看得出来,熊全并没有怪过你。而且,熊全心性豁达,纵然没了一身元力,这些年一定也活得好好的。”

    张守永安慰道。

    “嗯。”

    段凌天点头,他也希望是这样。

    抬手之间,段凌天将手里的‘仙灵草’收回了纳戒。

    他手中的这一株‘仙灵草’,原本有三片叶子,给了张守永一片,现在只剩下两片。

    随着张守永如获重宝般将那片‘仙灵草’叶子收进纳戒,段凌天三人继续出发,往大汉王朝所在的方向而去,速度极快。

    “凌天兄弟,那‘仙灵草’是你在擎风殿第几层得到的?”

    路上,张守永好奇问道。

    对于段凌天是在哪里得到的‘仙灵草’这种传说级药草,他心里充满好奇。

    凤天舞闻言,也好奇的看向段凌天。

    “第一层。”

    段凌天说道:“我到了第一层以后,出现在一条长廊通道后面……一路上,可以进入不少的石室,但只要你进去,外面的雕像就会对你出手。”

    “而一旦你离开石室,雕像又会回归原位,不再出手。”

    后面这一点,段凌天是从黄大牛口中得知的。

    在那擎风殿的第一层,他每每进入石室以后,跟进去攻击他的雕像,无一例外被他出手毁掉。

    所以,他自己是不知道离开石室后,雕像会回归原位的。

    “这个倒是一样。”

    张守永说道。

    凤天舞也点头,她的经历也差不多。

    “仙灵草,是我在擎风殿第一层长廊通道尽头,那个通往第二层的‘中心石室’内得到的……只要你的实力可以力压和你分配到一起的另外三个青年强者,就可以进入其中,并且可以登上擎风殿第二层。”

    段凌天说道。

    他还记得,那个石室又叫‘四进一石室’。

    “那我倒是没进那里……跟我分在一起的,有一个北冥宗弟子。”

    张守永苦笑。

    他的天赋和实力,放在三流势力中,或许还算不错。

    可一旦放在‘北冥宗’那样的二流势力,却只能算是一般。

    而进入‘武帝秘藏’的北冥宗弟子,每一人几乎都是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中的佼佼者,远非他所能比。

    “我进了那个石室……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仙灵草’,我得到的是一件可以增幅‘八成九’的一品灵器。”

    凤天舞说道。

    增幅‘八成九’的一品灵器,堪称一品灵器中的‘极品’,只逊色于段凌天现在可以炼制出来的一品灵器一筹。

    听到凤天舞的话,段凌天倒是不觉得意外。

    仙灵草,再怎么说也是传说级药草,不可能出现在每个地方的‘四进一石室’之内。

    这一点,他早有猜测。

    他能得到‘仙灵草’,完全是因为他运气好。

    “天舞,后面你上了第二层,又经历了一些什么?”

    紧接着,段凌天又问。

    很快,从凤天舞的口中,段凌天知道了凤天舞在擎风殿一路往上闯的经历,唯独少了第二层的‘巨型木头人’。

    又或者说。

    凤天舞所在的第二层,并没有那种铭刻了神秘‘铭纹之阵’,且可以和长廊通道内的碎木头组合成‘巨型木头人’的古怪石台。

    “看来,跟‘仙灵草’一样……那座古怪石台也是独一无二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天舞没有启动她所经历的第二层中的那座石台里面的‘铭纹之阵’。”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自猜测。

    “至于后面的,都差不多……那第四层的‘坎坷路’,面对堪比一千五百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大地之力’,因为天舞没有强行催动‘火之奥义’,她只能知难而退。”

    这一切,和他猜的差不多。

    在段凌天三人继续往大汉王朝方向赶路的时候。

    轰!轰!轰!轰!轰!

    ……

    在大汉王朝的某个偏僻丛山之中,一座黑暗的山洞之内,突然传出一阵阵巨响,丛山因此而剧烈颤抖起来,宛如地洞山摇。

    一阵地洞山摇过后,一道浑身上下散发出黑雾的老人,从山洞中掠出。

    老人有着一双腥红色的眸子,不蕴含任何的感情。

    突然。

    “啊!!”

    老人双手抬起,死死的扣住了自己的脑袋,同时弯下腰,痛苦的叫出声来。

    老人的声音,撕心裂肺,就好像在经历什么折磨一般。

    “我……我是赵冥!我是赵冥!对……我就是赵冥!!”

    “七星剑宗……青林三宗……段凌天……对!就是段凌天!他是我的仇人!他是我的仇人!!”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

    终于,老人停止了惨叫,他的身体也重新挺直,一双腥红色的眸子遍布杀意的同时,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

    “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人皱起眉头,努力回忆着,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段凌天!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很快,老人没再多想,沉着一张脸,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老人咆哮之时,在他的语气间,俨然充斥着仇恨和暴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