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得知和段凌天一起来到他们司徒家的那位凤先生‘凤无道’,竟然是浮炎宗‘凤姑娘’的父亲。

    不管是司徒航,还是司徒昊,都是大惊失色。

    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个看似平常,一身修为不过刚刚步入‘脱凡境’的男子,竟然会是名扬整个扶风国的那位凤姑娘的父亲。

    凤姑娘是谁?

    昔日扶风国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也就他们司徒家的客卿段先生出现以后,才压过了她一头。

    然而,除了一身极高的武道天赋以外,凤姑娘却是还有着让扶风国内无数人羡慕的背景。

    她,是七流宗门浮炎宗宗主的亲传弟子!

    也是浮炎宗宗主最疼爱的亲传弟子,浮炎宗宗主视之为亲生女儿一般,这也是扶风国内众所周知的。

    在扶风国,谁都知道,得罪凤姑娘,跟直接得罪浮炎宗宗主没什么区别。

    浮炎宗宗主是谁?

    那可是连扶风国皇室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

    在扶风国内,具有极高的威慑力。

    “如果是这样,倒也不担心司徒明敢动手。”

    司徒昊点了点头。

    他心里清楚,一旦司徒明得知段凌天是和凤姑娘的父亲一同前往浮炎宗探亲,那么就算给司徒明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出手。

    也许,他可以将整件事做得滴水不漏。

    然而,一旦段凌天和凤无道出事,凤姑娘肯定会勃然大怒。

    到时,就算浮炎宗宗主不为段凌天出头,也会为凤无道出头,因为凤无道是她最疼爱的亲传弟子的亲生父亲。

    杀凤无道,跟打她的脸没什么区别。

    到时,即便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件事是司徒明做的,浮炎宗宗主也不会放过司徒明,因为司徒明有这个‘动机’。

    只要是有动机对段凌天和凤无道出手的人,浮炎宗宗主肯定都不会放过,因为她肯定要给自己最疼爱的亲传弟子一个满意的交待。

    “真没想到,凤先生竟然是凤姑娘的父亲……刚才我对他倒是有些怠慢了。”

    司徒航叹道。

    “凤叔叔还不会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段凌天摇头一笑,随即跟司徒昊父子二人打了一声招呼,回了自己之前住的房间。

    而在段凌天回房以后,在司徒昊父子的刻意传播下,凤姑娘的父亲‘凤先生’到司徒家做客的消息,也随之传扬了出去。

    并且,所有人都知道,明日司徒家的客卿段先生会和凤先生一起去浮炎宗探亲,去找凤姑娘。

    司徒明所居的大院中,仓促走进了一人。

    “二爷,明日那段凌天要去浮炎宗,据我所知,司徒侯并不会跟着一起去。”

    进来之人,正是一个司徒家的长老。

    “哦?”

    听到司徒家长老的话,司徒明目光大亮,“这么说来,这一次我们倒是有了除掉那段凌天的机会?”

    对于那个坏他好事的段凌天,他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听说有机会杀死段凌天,他自然不会错过。

    “不过,司徒侯怎么可能不跟着他一起去?”

    很快,司徒明眉头皱起,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其实,就算司徒侯跟着段凌天一起去,他也不惧,毕竟司徒侯只是一人。

    到时,他带上和司徒侯齐名的那位司徒家太上长老,两大圣境强者出手,一个司徒侯根本阻挡不了他们。

    “应该是和段凌天明天离开的目的有关。”

    匆忙来找司徒明的司徒家长老说道:“据我听到的消息,明日段凌天会和浮炎宗凤姑娘的父亲一起离开国都,前往浮炎宗探亲。”

    “浮炎宗凤姑娘的父亲?”

    司徒明脸色一沉,“这又是怎么回事?”

    “据说今日段凌天带了几人到我们司徒家来,其中一人,便是凤姑娘的父亲。”

    司徒家长老继续说道:“不过,我猜他十之**是一个冒牌货……凤姑娘在扶风国扬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未听说过她还有一个父亲。”

    “哼!那你在此之前,可听说过凤姑娘和段凌天还有那一层密切的联系?”

    司徒明冷哼一声说道。

    司徒家长老闻言,顿时默然。

    有关他们司徒家客卿‘段凌天’和浮炎宗弟子‘凤姑娘’的事,如今也是已经逐渐在扶风国上上下下传扬开来。

    不少人更是称他们二人为‘神仙眷侣’,因为二人都是站在扶风国年轻一辈巅峰的存在,是扶风国青年才俊的共同偶像。

    “难怪司徒昊没打算让司徒侯跟着一起去,原来是凤姑娘的父亲在。”

    司徒明脸色阴沉的说道。

    本以为这是一个机会,到得现在,他才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一个‘坑’,他不敢跳进去的‘坑’。

    如果只是段凌天,倒也罢了。

    虽然段凌天和那位凤姑娘关系匪浅,但段凌天的死活,应该还不至于惊动浮炎宗宗主‘紫芸’。

    毕竟,段凌天和那位凤姑娘,目前也只是暧昧关系,并没有听说他们彼此之间有什么名分……在这等情况下,即便凤姑娘是浮炎宗宗主紫芸最疼爱的亲传弟子,紫芸顾及自己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为已经被杀死的段凌天出头。

    人死如灯灭,一个和紫芸没有确切关系之人,紫芸不可能为他出头。

    而凤姑娘的父亲却又不同!

    那可是和凤姑娘有血缘关系之人,一旦被杀死,别说凤姑娘会崩溃,便是浮炎宗宗主紫芸也不会袖手旁观。

    如果她袖手旁观了,旁人或许还会说她这个浮炎宗宗主铁石心肠,连自己最疼爱的亲传弟子的父亲的死活都不管不顾。

    “应该是个冒牌货。”

    司徒家长老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就算是冒牌货,难不成我们还敢赌?如果他是真的呢?到时候,你以为浮炎宗宗主紫芸会袖手旁观?”

    司徒明冷笑道。

    “只要做的滴水不漏,就算是浮炎宗宗主紫芸,应该也拿我们没办法吧。”

    司徒家长老说道。

    “你觉得,那浮炎宗宗主紫芸要杀人,还需要搜罗证据?”

    司徒明哼道。

    虽然,司徒明知道明天段凌天会离开司徒家,给予他最好的出手机会,但他偏偏又是不敢出手,因为他担心来自于浮炎宗宗主的报复。

    另外,他也想过,是否能只杀段凌天,不动段凌天身边的人。

    可仔细一想,却又是有些不太现实。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段凌天大摇大摆的离开司徒家,离开国都,却又不敢妄动。

    段凌天和凤无道离开扶风国国都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人。

    然而,段凌天却是清晰的发现,司徒昊还是派了几人隐藏在暗处跟着他们,对此,他倒也没有拒绝。

    因为这一路上,或多或少会遇到一些不长眼的人。

    有司徒昊派来的这些人在,倒也不用担心会被打扰。

    凤无道跟着段凌天出来,眉宇间的兴奋之色根本藏匿不住,因为他马上就要见到多年不见的女儿了。

    凤天舞,是他的独女,被他视作‘心头肉’。

    得知凤天舞现在平安无事,他悬了几年的心也是定了下来。

    得知凤天舞取得的成就,他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凤叔叔,浮炎宗并不远,以我的速度,最快下午就能抵达。”

    段凌天笑着对凤无道说道。

    凤无道的激动神色他也注意到了,不过他可以理解凤无道的心情,“要是天舞见到凤叔叔,肯定也会很高兴。”

    想到这里,段凌天也为凤天舞感到高兴。

    而在段凌天和凤无道出发前往浮炎宗的时候,在扶风国国都的皇宫之内,一座辉煌的宫殿里面的偏殿内,缓步走出了两人。

    为首之人,是一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

    跟在他后面的人,是一个老人,老人看起来很是拘束,就好像在顾忌着什么一般。

    “你这次回国都,是想用了四殿下当年对你许下的那个承诺?”

    突然,前面的中年男子开口了,淡淡问道。

    “是。”

    在中年男子的面前,老人也是丝毫不敢怠慢,恭敬的应了一声。

    “你可要清楚,一旦四殿下答应了你的要求,从今往后,你和‘乾王府’便再没有任何瓜葛。”

    中年男子又道。

    “我明白。”

    老人点头,但目光却是依然坚定。

    这些年来,他一直待在扶风国南边的边境之地,早已心如止水,根本没想过再回昔日为之卖命的‘乾王府’。

    不过,在他最落寞的那一段时间里,他却是认识了他的二弟、三弟。

    一个悍匪团伙,由此而生。

    这些年来,他和自己的两个兄弟相依为命,虽非亲兄弟,胜过亲兄弟。

    而前段时间,他的三弟,却是被人杀死。

    杀死他三弟之人,明显是一位他难以抗衡的强者。

    一念至此,他想起了昔日卖命的乾王府,以及扶风国皇室四殿下‘乾王’昔日对他许下的一个承诺,愿意答应他一个力所能及的要求。

    而之所以能让乾王许下这样的承诺,也是因为当年的他人品爆发,正好偶遇一个机会,救了乾王的性命。

    正因如此,乾王才会对他许下一个那么一个承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