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段凌天的目光深处,也是忍不住流露出几分浓郁的期待之色。

    “怎么?凌天师弟你想去‘执法堂’当值?”

    听到段凌天的询问,柳云不由一怔。

    “想去见识见识。”

    段凌天笑道。

    “这个倒是简单……因为执法堂的特殊,所以,每隔一个月,执法堂都会将当值的‘真传弟子’遣散,然后换另外一批‘真传弟子’当值。”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真传弟子,只要有意,都有机会到执法堂去当值。”

    柳云说道:“而且,执法堂给的报酬也是非常丰厚……当然,那点贡献点,凌天师弟你肯定是看不上眼。”

    显然,柳云口中的报酬,正是‘贡献点’。

    现在的段凌天,身怀一百万贡献点,自然不可能看得上执法堂给的那点贡献点。

    听到柳云的话,段凌天的目光顿时也是不由亮了起来,紧跟着又问道:“柳云师兄……现在距离执法堂换下一批‘真传弟子’,还有多长时间?”

    “这个我没有关注,所以也是并不知道……凌天师弟你要是想知道,我一会便去中央广场的‘薪火殿’问问。”

    柳云说道:“执法堂每次换‘真传弟子’,都会在薪火殿发布任务……只要是真传弟子,且前面三个月都没有在执法堂当值过,都可以接受执法堂发布的任务,然后去执法堂当值。”

    薪火殿,段凌天上次从‘生死殿’出来以后去过一次,所以也是并不陌生。

    那是圣岛中央广场周围的诸多宫殿之一,那些宫殿各司其职,而‘薪火殿’正是一个可以发布任务和接取任务的地方。

    不管是谁,只要有贡献点,都可以到薪火殿去发布任务。

    而接取了任务,并且将任务完成之人,也是可以得到发布任务之人给的贡献点。

    “薪火殿?”

    段凌天点了点头,随即对柳云说道:“去薪火殿,倒是不劳烦柳云师兄你了……我自己去问问就行了。”

    “柳云师兄,除此之外,我也没其它事,就先不打扰你了。”

    向柳云道过谢以后,段凌天也是第一时间告辞离开。

    现在的他,一门.心思全在‘执法堂’。

    只要他能到执法堂去当值,便有机会见到可儿和他和可儿的女儿……

    一念至此,他的心里便有些迫不及待。

    离开柳云的居所以后,段凌天第一时间向着‘圣岛’所在的方向而去。

    行色匆忙的他,很快便进入了圣岛,并且抵达了‘中央广场’。

    再次来到中央广场,段凌天也是显得轻车熟路,第一时间便往‘薪火殿’所在的方向而去。

    “是段凌天!”

    段凌天刚进薪火殿,便有不少圣地弟子认出了他。

    一时间,段凌天也是成为了薪火殿内的焦点,吸引了薪火殿内大半圣地弟子的目光。

    “他就是段凌天?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一个圣地弟子看了段凌天一眼,皱眉说道。

    “就是他……于一个月前,在生死殿内杀死了真传弟子‘杨文’,踩着杨文的尸体将杨文取而代之,成为了新的‘真传弟子’?”

    “就是他!”

    “你们可别小看这段凌天……当日在生死殿,我也在场,他的实力非常可怕!哪怕一身修为已经步入‘圣仙第一变’的杨文服下禁忌丹药,也还是不是他的对手!”

    “他最后施展的那一式剑招,非常可怕,哪怕是生死殿的两位铜焰长老也没有看清!”

    “当时我也在场……因为将赌注全压在杨文的身上,我足足亏了三千贡献点!”

    “你才亏了三千,我可是亏了五千!”

    ……

    一群圣地弟子在围观段凌天的同时,也是议论开来。

    到得后来,越来越多的圣地弟子骂杨文没用,害他们亏了不少贡献点。

    薪火殿里面的各个‘柜台’前面,现在都站满了人,要么是来发布任务的,要么是来接受任务的。

    段凌天选了一个柜台走了过去。

    而随着段凌天走向那个柜台,柜台前面正在排队的十余个圣地弟子顿时也是面露忌惮的闪让开来,自觉给段凌天让开了一条路。

    “长老,我一会再发布任务。”

    正在柜台前准备发布任务的圣地弟子,在看到段凌天向着他这边的柜台走来,一时也是慌张的跟柜台后面的薪火殿长老打了一声招呼,随即自觉让开。

    就好像深怕让得晚了会挨揍一般。

    顿时,柜台空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并不意外。

    上次和柳云一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过这一幕情景,知道这是专属于‘真传弟子’的特权。

    否则,哪怕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哪怕你的实力强,也总不能将人一个个干趴下。

    “你就是段凌天?”

    当段凌天来到柜台前面的时候,柜台后面的那个铜焰长老目光一亮,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段凌天。

    最近,不管是谁,在拜火教听得最多的名字,便是‘段凌天’的名字。

    所以,也难怪薪火殿的这个长老在见到段凌天以后会失态。

    “是。”

    段凌天面色不变,点头应了一声。

    “你来发布任务,还是接取任务?”

    与此同时,柜台后面的薪火殿长老也是回过神来,例行公事的问道。

    “长老,我想问一下……执法堂换下一批‘真传弟子’当值,是什么时候?”

    段凌天开门见山的问道。

    “段凌天想去执法堂当值?”

    听到段凌天的话,顿时又有不少圣地弟子面露惊讶之色。

    “一般来说,想去执法堂当值的真传弟子,都是冲着执法堂给的丰厚报酬去的……这个段凌天,一个月前不是赚了一百万贡献点吗?他怎么会对去执法堂当值感兴趣?”

    “想不通。”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要是我有一百万贡献点,我肯定不会去执法堂当值。”

    “就算你想去,也得先成为‘真传弟子’才行……不是真传弟子,哪怕你倒贴贡献点给执法堂,执法堂也不会要你!”

    ……

    薪火殿内,一个个圣地弟子言语之间,也是想不通段凌天为什么会想去执法堂当值。

    去执法堂当值,是拜火教圣地中人人公认的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要不然执法堂也不会提供那么丰厚的报酬。

    “十天以后。”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为什么对去执法堂当值感兴趣,但薪火殿长老还是第一时间回应他,“到了那时,执法堂也会在我们薪火殿发布任务……如果你感兴趣,到时可以来接取任务。”

    “谢谢长老。”

    段凌天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来,便准备离开。

    正当段凌天准备离开‘薪火殿’的时候,薪火殿外一阵噪杂,一时也是令得他顿住了身形,收回了迈开的脚步。

    “嗯?”

    与此同时,段凌天又是看到,在一片噪杂声中,一道窈窕的倩影也是从薪火殿外走了进来,将薪火殿内一群圣地弟子原本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女性真传弟子?”

    段凌天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来人身上穿着的衣服身上,认出对方穿着的正是‘真传弟子’的专有服饰。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女性真传弟子!

    目光继续往上,段凌天看清了对方的容貌。

    长得还算不错,勉强可以步入‘美女’的行列。

    但比起他的妻子‘李菲’、‘可儿’,却又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是温艳师姐!”

    “温艳师姐!”

    ……

    而在段凌天打量着眼前的女性真传弟子的时候,他的耳边,又是传来了一道道尊呼声。

    这些尊呼声,来自于薪火殿内的一群圣地弟子。

    “温艳?”

    听到这个名字,段凌天一愣,只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

    面对一群圣地弟子的尊呼,温艳却又是根本没有理会,高傲的抬着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同时向着薪火殿内的一个柜台走了过去。

    “想起来了!”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也是终于想起听谁说过‘温艳’这个名字,正是一个月前听柳云提起过这个名字,所以他印象很深。

    之所以印象很深,自然也是因为柳云当初对他说过的一番话:

    “据说,圣女被带回来以后,被茹嫣师姐藏在了她的居所……直至两三年后,那件事被‘温艳’发现。”

    “温艳发现茹嫣师姐私藏圣女之事以后,便到执法堂去举报……也正因如此,茹嫣师姐,圣女,以及圣女两岁多的女儿,都被执法堂带走,至今还被关押在执法堂内。”

    可儿,还有他和可儿的女儿,正是因为真传弟子‘温艳’去执法堂举报,才会被执法堂带走、关押!

    “她就是那个温艳?”

    双眼眯成一条缝,寒光一闪而过的同时,段凌天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迈步而出,出现在趾高气昂往前走的温艳面前,拦住了温艳的去路。

    眼前突然有人拦路,自然也是惊得温艳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顿住了身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