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还没等段凌天、司徒明、杨冲和于仲景四人回过神来,那太一仙宗宗主‘白平’,便又是如同凭空消失般离开了,彻底消失在段凌天四人眼前。

    只剩下他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在段凌天四人的耳边:

    “段丹师,我现在就去见老祖……我相信,老祖肯定愿意将我们太一仙宗的那件‘王品仙器’也一并拿出来给你当赌注,为你助威!”

    听白平所言。

    他,显然是要去找太一仙宗的那位‘太一老祖’,同时也是太一仙宗现如今唯一的一位‘八卦仙君’,找他说段凌天两年后要参与丹道大会,并且要找人打赌之事。

    见识到段凌天那堪称‘变态’的热鼎速度以后,白平对段凌天充满了信心!

    “这……”

    于仲景目瞪口呆。

    “真没想到,宗主还有这般疯狂的一面。”

    司徒明苦笑,他认识太一仙宗宗主多年,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如此这般失态。

    “如果能在三门君级仙法、神通的基础上,押上一件王品仙器……这等赌注,甚至可以赌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或君级神通了。”

    杨冲感叹道。

    “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神通?”

    几乎在杨冲话音落下之时,段凌天的目光便又忍不住亮了起来。

    有关攻守兼备的仙法、神通和攻速兼备的仙法、神通,前面便说过,价值远胜同层次的单一的仙法、神通,甚至一门攻守兼备或攻速兼备的仙法、神通的价值,就比得上三门以上同层次的单一的仙法、神通。

    而攻速守兼备的仙法、神通,价值更在攻守兼备的仙法、神通和攻速兼备的身法、神通之上。

    一个人,哪怕彻底参悟了一门攻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他也还要另外参悟一门身法类仙法或神通。

    一个人,哪怕彻底参悟了一门攻速兼备的仙法或神通,他同样要另外参悟一门防御类仙法或神通。

    然而,一旦直接参悟一门攻速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却又是不需要再另行参悟别的单一的仙法或神通,直接就可以一步到位,齐头并进。

    而同一个人,同等天赋,参悟一门攻速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比之参悟多门仙法或神通,却又是要短得多。

    就如同一个人参悟一门攻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比同时参悟两门单一的神通要来得效率。

    在同层次的仙法、神通之中,最效率的,便是攻速守兼备的身法或神通!

    “风轻扬前辈留给我的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便相当于一门攻速守兼备的地品仙法!”

    段凌天体会过如同攻速守兼备的地品仙法一般的《无上心剑》,所以自然知道这类仙法,远比其它单一的仙法要好,甚至比攻守兼备或攻速兼备的仙法好。

    “我虽然是我们三人中最后一个进宗门的……但,也有一些年月了。今日,我还是第一次见宗主那般失态,哪里还有一丝一毫一宗之主的样子?”

    杨冲摇头苦笑。

    “其实,可以理解。”

    司徒明笑道:“见识到段丹师的热鼎速度,宗主对段丹师肯定是盲目的信任……既然能稳赢,为什么不再赌大一点呢?”

    “就如你先前所言……要是加上宗门的那件王品仙器,甚至都能和人赌一门攻速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了。”

    “而宗门一旦得到一门攻速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不只宗门实力会大增,宗主也将成为太一仙宗历史上第一位为宗门争取到一门攻速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的宗主,将在太一仙宗的历史上名垂千古!”

    “这,对于宗主而言,诱惑可是很大的。”

    司徒明言语之间,也是将太一仙宗宗主的‘失态’分析得头头是道。

    “段丹师!”

    话音落下以后,司徒明又看向段凌天,一脸认真的说道:“两年后,便是那‘丹道大会’……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不建议你去参悟宗门的那门身法类君级仙法和那门攻击类君级神通。”

    “因为,两年的时间,你就算去参悟那门君级身法和那门君级神通,肯定也掌握不了多少。”

    “而两年后,你却可以得到攻守兼备或攻速兼备的君级身法、神通……甚至于,便是攻速守兼备的君级仙法、神通,只要运气好,你也不是没机会得到。”

    “所以,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你可以将重心放在炼丹一道上……其余期间,用来正常修炼即可。”

    司徒明一番话下来,苦口婆心。

    “理当如此。”

    于仲景点头赞同司徒明的话。

    “就该这样。”

    杨冲也对段凌天点头,“与其浪费时间做没有意义的事,倒不如认真钻研丹道……如若觉得枯燥,便静下心来修炼一番,等心态平和了,再继续钻研丹道。”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段丹师你在丹道之上但凡有所疑问,都可以问我……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司徒明第一个表态。

    “我也一样。”

    杨冲也跟着表态。

    于仲景虽然没说话,但他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却又足以说明一切。

    “多谢三位丹师。”

    段凌天连忙道谢。

    “段丹师你无需言谢……毕竟,如果你真的在两年后的丹道大会上为自己、为宗门赢取了攻守兼备或攻速兼备的君级仙法、神通,我们作为太一仙宗供奉,自然也跟着真光。”

    杨冲笑道。

    “没准段丹师能为自己、为宗门赢取到一门攻速守兼备的仙法或神通。”

    司徒明也笑道,心态非常乐观。

    于仲景的嘴角也随之泛起一抹笑意。

    段凌天四人等了约莫半个小时的时间,白平便回来了,且满脸笑容,春风满面。

    “宗主,老祖他答应了?”

    看到白平春风满面的模样,司徒明心里便已经有底了,但却还是笑着问了一声。

    “答应了。”

    白平笑着点头,继而又看向段凌天,说道:“段丹师,两年后的‘丹道大会’,老祖说亲自随你前往……一是想见识一下你的炼丹手段,二是保护你。”

    “毕竟,你赢取了价值不菲的君级仙法、神通,如果身边没有强者随同,免不了会有一些人起坏心思。”

    白平说道。

    “如此,还请宗主代我谢过老祖。”

    段凌天连忙说道。

    当然,他心里清楚,那个太一老祖,之所以想跟着他去,肯定不只是为了保护他,以及想见识他的炼丹手段,更多的肯定还是担心王品仙器半路遗失。

    毕竟,那是太一仙宗仅有的一件王品仙器,也是荒域之中仅有的一件王品仙器,对太一仙宗意义重大。

    如果太一仙宗失去了王品仙器,威慑力将远不如从前。

    片刻,段凌天四人跟白平打了一声招呼以后,便又离开了。

    且离开以后,他跟司徒明三人告辞了一声,便回了自己的住处。

    “幻儿。”

    发现幻儿并没有在修炼以后,段凌天也是将今日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幻儿。

    “所以……凌天哥哥你要参加那两年后的‘丹道大会’?”

    幻儿目光陡然一亮,继而眼巴巴的看着段凌天问道:“那丹道大会,聚集了荒域和荒域以外的另外几域的炼丹仙师……肯定很热闹吧?”

    “怎么?幻儿你也想去凑热闹?”

    幻儿的心思,段凌天自然看得出来,顿时又是忍不住摇头一笑。

    “可以吗?”

    幻儿问道。

    如果她的凌天哥哥只是一人前往,她不担心她的凌天哥哥会不带上她。

    可她却听她凌天哥哥说:

    两年后的‘丹道大会’,不只太一仙宗的另外三个上品炼丹仙师会去,哪怕是太一仙宗那位唯一的一位‘八卦仙君’,人称‘太一老祖’的强者也会去。

    “幻儿你若想去,当然可以跟着我一起去。”

    段凌天怜爱的伸手摸了摸幻儿的头,一脸宠溺的说道。

    上一次,在那个仙王强者‘杜妃’留下来的小世界里,听到杜妃的那一番传音,他便隐隐意识到:

    幻儿虽然是幻狐一族百万年难得一见的‘千幻冰狐’,但却好像也会成为幻狐一族中的一些人的眼中钉,要不然杜妃不会嘱咐他,让他别让幻儿接触幻狐一族的人。

    另外,杜妃还说:

    幻狐一族的人,如若知道了幻儿是‘千幻冰狐’之事,只要不是杜姓之人,便必须将之杀死!

    念及杜妃和幻儿的关系,段凌天不难猜到杜姓之人肯定是幻狐一族中的一方势力,而且地位微妙,幻狐一族的其它势力似乎不愿意让杜姓之人中出现‘千幻冰狐’。

    当然,这一次,都只是段凌天的猜测。

    不过,即便是猜测,他也可以隐隐感受到幻儿的母亲当初将她落下时的无奈……

    试问,哪个做母亲的,会轻易抛下自己的子女?

    也正因如此,在离开小世界以后,段凌天也变得愈发的怜惜、宠溺幻儿……

    “幻儿想去。”

    听到段凌天的话,幻儿顿时兴奋的挽住段凌天的手,笑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天真而无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