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重锤击砧
    两千铁骑以逍遥王为箭头,锋矢般冲驰而去。

    凄厉的号角声响彻开封城下,太平道和胡骑方面显然没有料到以往势同水火的江南江北两个朝廷会在此时合兵一处。

    面对开封府铁骑的冲锋,太平道的步兵完全被其气势所惊倒,以自身血肉之躯抗衡铁骑的践踏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那两千铁骑扑面而来的威势,那可比一辆迎头撞来的火车还要骇人。

    尤其对方袭击的方向,正是青巾军的后背,没有了巨盾大枪的严密防御,这些手持一丈长矛的步兵根本无法阻挡这些手持丈八大槊的重装骑兵。

    宛如巨浪溃堤,只是一个照面,青巾军位于最后方的一个五千人方阵,便被一冲而溃。

    惊天的惨叫和血花喷涌上天,玄色的铁甲冲入青色的阵营之中,顷刻便透阵而出,须发皆白的老王爷在手持大斧的冯阿三护持之下,以锋矢箭头第一个杀阵而出,胯下白鬃马和老王爷的胡须,尽数染红,两千铁骑随之透阵而出,五千青巾军死伤泰半,挡在铁骑正前的青巾军不是被大槊搠死,便是被铁骑撞得骨断筋折,接着在铁蹄下被踏成了肉泥。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百丈厚度的五千人方阵便被冲个透亮,老王爷呼喝一声,率领麾下重骑,继续前冲。

    这个时候,已经察觉后方出了大问题的青巾军,慌忙整军备战,不过这两千铁骑造成的杀伤,已经让下一个方阵的青巾军胆战心惊,还未受到冲击,便已经开始向后退却,慌不择路之下,开始冲击己方前沿阵列。

    大批青巾军基层军官狂呼大喝,手刃不知多少己方士兵,依旧无法弹压崩溃的势头,逍遥王的铁骑还未冲至,青巾军军阵便已大乱崩溃,眼看就是全线崩盘的下场。

    借助这个时机,北朝大军全线反扑,青巾军阵脚不稳,开始缓缓后撤。

    如果此时青巾军后线完全崩盘,整个战场的局面都将扭转,胜利天平开始向朝廷一方倾斜。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件令人无法预料之事突然发生。

    一队万人胡骑突然从斜方杀将出来,在开封府两千铁骑即将再次冲破青巾军方阵,造成不可挽回的崩溃之时,骤然拦截住了开封府铁骑的攻势。

    原来胡骑方面总共有四个万骑来到开封府城下,之前韩世昌率领一个万骑向滩涂冲锋,留下一个万骑戍守营地,而另外两个万骑正整装待发,朝着滩涂缓缓迫近。

    那韩世昌与姜断弦一招对撼,震撼住了他的冲势,身势为之一缓之际,错过了冲击北朝登岸大军的机会。

    之后双方大军在河滩对峙,局面对己方大为有利,韩世昌不紧不慢地整理后续两个万骑,以待一鼓作气,将北朝大军歼灭在河滩之上,偏偏此时开封府铁骑骤然出现,打了己方一个措手不及。

    韩世昌颇识兵法,当然知道这将是这场战斗胜负关键之所在,故而毫不迟疑,换了一匹大宛黄骠马,扳鞍认镫,飞身上马,大枪一举,招呼身后一个万骑朝着老王爷的两千铁骑便冲了过去。

    就像一柄烧红的铁锤重击铁砧一般,砰然巨响中,火花四溅……

    韩世昌颊侧豹尾飞荡脑后,噼噼啪啪,上打额角,下打肩头。

    手中大枪直搠前方,宛如下山猛虎,入海蛟龙,全身鼓荡的罡气裹挟住了胯下骏马,人马合一,人枪合一,直入开封府两千铁骑之中。

    一名开封铁骑迎面而至,韩世昌手中大枪抖出万朵梨花,腾的一下,磕飞了对手的马槊,手中铁枪“噗”的一声穿透对手的护身罡气,再穿胸甲,直透后背,直达枪铛位置,才没有继续贯入。

    那名铁骑尚未断气,便被韩世昌一枪挑起,甩飞出去,砸倒左侧一名铁骑之时,铁枪回手一记横抽,拍飞了右侧挥刀铁骑。

    韩世昌如入无人之境,只是奋驰片刻,便已直达逍遥王面前。

    “老贼受死!”

    韩世昌一声大喝,人马骤然跃地而起,飞腾三丈有余,跨过逍遥王数名亲卫,直达老王爷头顶,宛如猛虎扑击,大枪呼的一声,照着皇甫延昭的头顶便劈斩而下。

    老王爷惊呼一声,顷刻间须发皆张,手中斩马刀倏然脱手,直插韩世昌咽喉,同时左手一抹马侧兵器袋,双手瞬间握持住一根粗大金锏。

    韩世昌扭身避过斩马刀之际,手中大枪气势稍弱,老王爷豪勇不下当年,用着朱胜北遗留的一根金锏,奋勇磕击韩世昌的大枪,猛喝一声“开”!。

    当!

    双铁互撞,火星迸射。

    希律律……

    韩世昌胯下黄骠马一声嘶鸣,却是承受不住反击的力道,被一锏磕退数步,马腿不住地打着哆嗦。

    不但胯下健马受不得震荡,便是韩世昌此时也是双耳嗡嗡作响,脑袋瓜子阵阵发晕。

    这老头,好厉害!

    韩世昌心中一寒,暗叹一声,只怕老头年轻几分,自己并不见得是其对手。

    一击之后,韩世昌后退几分,但逍遥王却是噗的一声,喷出一口热血,身下宝马却是悲鸣一声,整个软榻下来,倾倒在地。

    却是被韩世昌这一枪之威,给活活震死。

    这都是逍遥王护身罡气溃败,连累了胯下坐骑。马尚且如此,可见逍遥王所受危害,也绝轻不了。

    韩世昌心中转瞬大喜,正待上前取其性命。

    但只是他稍退的功夫,周遭数十亲卫不要命地冲上前来,奋勇拼杀,竟拦截了韩世昌的去路。

    “挡我者死!”

    韩世昌豪情万丈,掌中大枪上下翻飞,好似蛟龙出海一般,将左右逍遥王亲卫尽数磕飞,死伤无数,韩世昌狂笑声起,桀骜至极。

    就在他得意非常之时,横里两把板斧劈落,宛如泰山压顶一般,裹挟得放佛整个空间都向他坍塌而来,压力从四面八方齐至。

    啊!?

    韩世昌大吃一惊,忙不迭横起大枪向外一磕——

    嗡!

    远比之前的撞击更加沉重……

    巨大的震荡波瞬间从撞击点扩散开来,四周骑兵无分敌我,宛如遭遇了一场狂风一般,系数向外抛飞,方圆一里之内的马匹,若无高手以罡气保护,系数受到惊吓,半数以上就此不受控制地四外奔逃。

    大批青巾军中,修为稍好者掩耳惊呼,修为低下之人,更是当场晕厥,耳孔流血……

    冯阿三从天而降,横眉怒喝,咆哮道:“胡贼欺我老丈,老子活劈了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