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学习太极拳
    ?白静凡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去玩,我今天就开始学,争取早点学会也好早点教你们。”小伙伴们一致同意,和白静凡告别之后,有说有笑的到别的地方玩去了。

    白静凡没有回屋,直接就坐在梯子上看起这本书来。当然他并不是直接就看招式的,而是把这本书整体的看了一遍,主要是看那些对太极拳的介绍。

    这本《太极真解》也是介绍的杨式太极拳,书的前面首先介绍了杨式太极拳的来历,这个大家都知道,就不浪费时间了。接着是介绍杨式太极拳的套路,这套杨式太极拳式以杨澄甫晚年的拳架为标准,共八十五式,三十七招。架式以舒展端正,柔和见长,动作和顺简洁,速度均匀,如行云流水,绵绵不断,整个架式结构严谨,中正圆满,轻灵沉着,浑厚庄重。并且有杨澄甫将杨式太极拳的练法总结为十要,即:虚灵顶劲、含胸拔背、松腰、分虚实、沉肩坠肘、用意不用力、上下相随、内外相合、相连不断、动中求静。最后介绍的是杨式太极拳的套路、图像以及注解。

    看着这本书,白静凡这个高兴呀,这可不是那些花架子能比的,这是真正地杨式太极拳,如果练习时间长的话,说不定真的能练出内力来呢!想到这里,白静凡就坐不住了,来到院里,把书架在窗台上,对照着图像和注解开始一招一式的练习。虽然有上世练习太极拳的记忆,但是这太极拳也不是那么好练的。练习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过才练了一半。

    这时母亲抱着弟弟,姐姐白静琳跟在后面。有了弟弟后,解决白静琳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帮着母亲带弟弟。

    母亲看见家里只有白静凡自己,感觉很奇怪,因为他们出去的时候,白静凡的那些小伙伴都过来了,在以前的时候都是要疯到吃饭的时候才会回家的。就问白静凡:“怎么就你自己呀,他们呢?”

    白静凡收起架势,从母亲怀里接过弟弟是,说:“来,我抱抱。他们先回家了。”

    “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呀?”母亲问道。

    “他们想让我教他们练武,我得先自己练练,就让他们去别处玩了。”白静凡边逗弟弟,边回答。

    这时母亲看到摊在窗台上的书,问道:“练武?练武有什么用,不是耽误学习吗?这书是谁的?别给人家弄坏了,早点还了人家吧。”

    白静凡头也不抬的,说道:“是小江的。没事,弄不坏。娘,你就放心吧,耽误不了学习的。”

    母亲不再说什么,就去做饭了。中午父亲回来后,听说白静凡练武的事情,现在实习武热,年轻人练武的很多。而且这个儿子也令自己非常满意,不用担心他为了这个耽误学习,而且毕竟白静凡还小,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新鲜劲过去了,他又不练了呢,现在担心还是有些早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下午,白静凡足足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算是把八十五式学会。学完之后,白静凡长出了口气,毕竟自己以后就要练下去的,越早学会还是越好的。

    接下来,白静凡把这些招式完整的打了一遍,有的地方感觉有些不适,好像不太正确,就再看看注解,把自己练习错了的地方纠正过来,再接着打。就这样练习了10遍左右,感觉练习的已经比较熟了,白静凡才停了下来。

    从此以后,白静凡每天早上的锻炼就变成练习柔韧和打一遍太极拳。刚开始的那几天,打完之后,白静凡总是感觉全身非常的酸痛,就好像干了好多力气活一样。

    有了这种感觉,白静凡不由的一阵欣喜,因为这种情况在书中有解释,这是正常现象,说明自己练习的正确,如果出现不了才是白静凡着急的事情呢!根据书中所说,出现这种状况后,不能停下来,要继续练习。如果停下来,等酸痛感消失后再练的话,还是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种酸痛是练习太极拳必经之路,谁也避免不了。只有继续练下去,这种酸痛感会自己消失的。

    想到这里,白静凡决定以后每天早上再增加一遍太极拳的练习。既然这条路走对了,那就需要多练了。

    星期天,小伙伴们都早早的赶到白静凡家,因为今天是白静凡教他们太极拳的日子,他们也非常喜欢练武时那酷酷的感觉。

    把小伙伴们排好队,留下足够的间隙,白静凡就开始教大家练拳。按照白静凡的安排,每次只教十招,不多教,等他们练熟了再继续。

    白静凡把前十式先完整的打了一遍,边打边念着招式的名称。不止自己念,还要去小伙伴们在练的时候要记住招式的名称,这样有利于记住招式。

    打完一遍之后,白静凡开始教大家,每个动作的姿势都尽量要求他们做到尽善尽美,并且不时的纠正大家的动作,小伙伴们也都学的非常认真。

    在大家把这十式都练熟了,白静凡才继续教后面的招式。经过大家的努力,这一天的时间,小伙伴们共学了四十式,基本符合白静凡的教授进度。

    在小伙伴们临走的时候,白静凡告诉大家,如果有时间的话,大家最好每天练习一到两次,可不要等下星期再教的时候都给忘了。

    白静凡利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把这套太极拳都教给了小伙伴,小伙伴们都连得非常认真,就好像是一个个的武林高手一样。

    在结束后,白静凡向大家强调,尽量经常练一练,免得过了一段时间又忘了。而且希望大家能坚持下去,当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锻炼身体。

    又是一个星期天,父亲和母亲去浇麦子了,白静凡没有和小伙伴们出去玩,在家里帮着姐姐白静琳带弟弟。小麦正在灌浆,应该浇一次,不然小麦灌不好浆,收成不会好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有几个小伙伴们来找白静凡,几个人满身是土,好像在地上打过滚一样。一个叫小虎的小伙伴见到白静凡还没说话,就哭了起来,另外的几个人也都眼圈红红的。看他们这样子,白静凡不禁皱起了眉头,看来有事情呀,说不定是和别人打架了,而且好像还是输了。

    白静凡在小伙伴们中间已经有了很高的威信,如果谁要是受了委屈,都会找白静凡来评理。在白静凡的劝解下,基本上没有出现打架的事情。这次小伙伴们吃了亏,应该不是自己班的,说不定是高年级的学生。

    白静凡忙哄他们:“好了,先别哭,到底怎么了?告诉我谁欺负你们了?我帮你们出气。”

    小虎哽咽着说:“是合祥他们。”

    听到合祥这个名字,白静凡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个合祥比白静凡他们高两个年级,年龄比他们大三岁。仗着他爹是五队的队长,向来非常嚣张。虽然现在生产队散了,但是仍然是余威犹存,这个队长还是有一定的权势的,所以他现在还是那么霸道。

    像这样的人,白静凡一般是不和他们打交道的,更不要说和他们玩了,毕竟他们大自己好几岁呢。那怎么就和小伙伴们发生冲突了呢?

    白静凡问小虎:“小虎,别哭了,你们怎么去和他们去玩了?他怎么欺负你们的?”

    “我们没有和他们玩。刚才我们在村西的场里(打麦场)练拳,合祥他们就过去了。他们说我们打的拳是老婆儿拳,笑话我们没吃饭,打拳都软绵绵的。我们没理他,他就说要和我们比,如果我们不比就让我们给他叫爹。结果……”

    “啊?合祥这东西竟然找你们比拳?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他可是比咱们大好几岁呢!”

    白静凡感到很惊讶,他知道这个合祥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而且还有些变态,经常欺负低年级的学生,让低年级的学生给他叫爹。上世时白静凡就曾见过他这样欺负低年级的学生,知道他的为人,所以就尽量不和他接触,小伙伴们经常和白静凡作伴,以前也没有受到他的欺负。真没想到这人竟然无赖到这种程度,用这种方法欺负自己的小伙伴。

    白静凡也不由的生气了,这家伙现在也太放肆了,应该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知道小孩也不是好欺负的。

    想到这里,白静凡对小伙伴们说:“这样吧,你们现在到合祥家去找他。告诉他,吃饭后,还到村西场里接着比。你们吃饭后也过去,看我教训他给你们出气。”

    小伙伴们听到白静凡要替他们出气,都高兴极了,欢呼着去找合祥下战书了。

    白静琳却有些担心,问白静凡:“小凡,合祥比咱们大好几岁,你能打过他吗?”

    白静凡无所谓的说:“就他一个小屁孩,有什么打不过的。说实话,我和他打其实是在欺负他。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们欺负咱们的小伙伴们呢!放心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白静凡的话把白静琳逗的乐了起来:“他比你还大呢,他小屁孩,你不更是小屁孩吗?我知道你现在力气比较大,我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的,姐。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什么时候说过大话,真的没事。对了,这事可别和咱爹他们说。和他们说了,就打不起来了。”

    白静琳其实也非常相信白静凡的,在她眼里这个弟弟就是无所不能的,只要他说出来的就肯定能办到,刚才只是因为有些过分关心罢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