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回家
    ?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基地内,那个副队长,也就是黄副队听到王导的汇报,愣住了。虽然这次泄密事件已经圆满的结束了,间谍、内奸都抓住了,功法也追回来了。本来应该是非常完满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这个白静凡竟然又掺和进来了。

    虽然王导说他已经用上了手段,可是这事情怎么就这么巧呢?首先是这白静凡写的小说,内容竟然和自己小队的事情差距不大。如果那次只是一个巧合,那么这次的泄密事件又该怎么解释呢?

    莫非这个白静凡真的和自己队伍内部的某些人有关联?不然这两件事怎么都和他有关系呢?看来这件事情自己是没法安排了,还是向队长汇报吧,听听他的看法。

    想到这里,黄副队抬起手,利用手中的物品发出讯息,等这物品振动了一下之后,就放到嘴边,把这两件事包括自己做的调查都详细的汇报给队长。

    另一边,一个老者听到汇报之后,经过一番掐算,不由得感到惊异,口中喃喃的说道:“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和我一样,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呀,看来这就是天意呀!”

    然后对黄副队说道:“这个叫白静凡的,你们不用猜疑。他和我一样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所以有一定的预见能力,这两次事情的确属于巧合。另外,他现在还非常弱小,你派两个队员暗中保护他,因为他以后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的。保护他、照顾他,但尽量不要打扰他的生活,让他沿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去生活。”

    听了队长的话,黄副队把心中的疑问也就放下了,虽然还有些事情不明白,但他知道如果需要他知道的事情队长会告诉他的,不告诉他的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而且队长这么做都是有他的目的。出于对队长的崇拜与尊敬,副队长就按照队长的要求安排了下去。

    就这样这次泄密事件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平息下来,当然那个内奸,按照条例直接将其处死。不过为了使基地的秘密不至外泄,而且家属也没有责任,不至于使家属被看不起,在通知其家属的时候,只说是在训练的时候因为意外牺牲了,并且还给了一定的荣誉。

    回过头来再说白静凡。在送走王导他们之后,白静凡对自己今天的事情感觉很奇怪,以前自己都是想方设法的隐藏自己,可是怎么今天就这么放心的对王导说了呢?

    琢磨了一会儿,没有结论,只好归结为自己对王导很有好感,而且自己的事情总是包瞒着,有点锦衣夜行的感觉,令自己不舒服,而且王导和自己不是一个生活圈子,应该不会把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所以自己才这么毫无顾忌的告诉他了。

    想到这里,白静凡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去了,马上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去了,虽然父母来看过自己两次,还真有些想了。不过回去之前,得先把那张现金支票去兑了,不然自己就白等了。

    白静凡利落的到银行把支票兑换了,把钱存进自己的存折,骑着自行车向家中飞快的赶去。

    一路上,白静凡心里那个美呀,五千块钱又到手了,而且如果这电影能在本县拍一部分镜头的话,自己也算是为本县的发展尽了自己一份力。更令他高兴的是自己练功也练出了内力,这些都是自己上世想都不敢想的。看来还得感谢老天爷,让自己重生了这一遭。

    回到村里,看着村里那老旧的房屋,还有大街里刚填上的一道道埋水管沟,白静凡的心里就感到非常亲切。虽然这里现在还不富裕,但毕竟这里是自己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地方呀!而且过不了几年,村子里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这自来水不就是一个例子吗?白静凡不禁心里乐滋滋的。

    见到熟悉的村民,白静凡不住口的打招呼:“叔,到哪去呀?”“奶奶,忙什么呢?”……一路打着招呼就回到自己的老家。

    回到家中,发现在院子里树立着一个“新”物事——自来水管。拧开水管,没有水流下来,这才想起村子里放水都是定时间的,或者早上,或者中午,一般放一个小时。

    推开房门,见到家中没人,白静凡想到他们可能都去新院去了,按照进度,新院应该装修完工了,就骑上自行车来到新院。

    刚进新院的院门,就看到在院里跑着玩的白静军和看着他的姐姐白静琳。这时白静琳和白静军也看到白静凡了,白静琳高兴的对着屋里喊了一声:“爹、娘,小凡回来了!”白静军也一扭一扭的朝白静凡跑,边跑边喊:“哥哥,抱抱!哥哥,抱抱!”

    白静凡喊了声“姐”,急忙支住自行车,俯下身抱起跑过来的胖嘟嘟的白静军,高高的扔在空中,然后接住,再扔到空中,再接住,反复多次。因为以前白静凡经常这么逗白静军,所以白静军不但不怕,反而乐的“咯咯”的笑着。

    父母听到白静琳的喊声,放下手里的活计,急忙从屋里赶出来。白静凡抱着白静军走上前去,喊道:“爹、娘!”

    父母看着有些消瘦的白静凡,心里很不是滋味。母亲责怪道:“让你在家里,你非得自己住在城里。看你瘦的,肯定是吃不上饭吧?那时候说你,你还不服气!”

    白静凡尴尬的笑了笑,说不出话来,毕竟这是母亲关心自己呀!

    父亲插言解除了白静凡的尴尬:“好了,别说了,既然知道他在那吃不好,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回家做饭吧,好好的给他补补。”

    母亲笑道:“好,我这就回去做饭,我给你们做手擀面。”然后对父亲说:“你也别干了,一起回去吧。”

    父亲摇摇头:“你们先回去吧,我把这个屋里收拾好了就回去。”

    白静凡也赶忙说:“娘,你和我姐先回去吧,我也帮着我爹干会儿。”

    父母当然舍不得让他干了,只是拗不过白静凡,只好让他帮着父亲先干会儿,母亲和姐姐带着白静军回去做饭了。

    因为是刚装修完,在屋地上还有许多的装修时的残渣、废料,父母他们就是正在收拾这些东西。白静凡在各屋转了转,各屋的设置基本上是按照自己的设计安排的,感到非常满意,看来今年冬天就能住上新房了。

    想到这里,白静凡连忙去帮父亲收拾。两个人边收拾,父亲边询问白静凡在城里的生活、写作情况。白静凡也原原本本的把这些事情都告诉父亲,他也就决定了,除习武这方面的事情外,当然重生的事情更不能说了,那样非得让他们把自己送精神病院不可。其他的都不再瞒父母,毕竟现在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父母对他的与众不同也已经接受了,而且总是对亲人说谎的感觉也并不好受。

    当父亲听白静凡说到这次剧本的稿酬竟然是五千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自家盖房的费用,总的算下来,大概也就五千左右,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竟然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给挣回来了。

    父子两人边说边干,速度也非常快,这间屋子很快就收拾的差不多了。按照时间估计家里饭也应该差不多了,父亲就招呼白静凡回家吃饭,下面的活等吃饭后再来干。

    午饭母亲做的很丰盛,煮的手擀面,西红柿鸡蛋卤,饭桌上还放着两盆菜:腌黄瓜和豆角炒腊肉。

    这个腊肉可以说是真正的腊肉:前面讲过农村过年的时候,家里留得肉比较多,除了待客吃的外,剩下的都隔成一个个的大方块,煮熟,用盐腌起来。平时吃的时候,拿出一块切一条,一般能吃多半年。

    白静凡家只有父亲吃肉多些,母亲吃的也不太多,白静凡和白静琳小的时候吃肉吃顶了,一般是不吃肉的,就是吃的话也只是吃些瘦肉。

    至于吃肉吃顶的事情,据母亲讲,在白静凡三四岁的时候,队里分了点肉,父亲就把这点肉煮了。可是肉也就七八分熟的时候,白静凡和白静琳总是喊着要吃肉,父母劝也不听,把父亲麻烦坏了,就给他们捞出一大块,让他们分着吃。因为肉没有熟,而且他们吃的也比较多些,结果吃完后,两个人上吐下泻,从那以后再也不吃肉了。

    白静凡上世开始吃肉还是在高三的时候开始的,那时候因为练体育非常耗费体力,而且家里条件差,营养跟不上,所以总是感觉吃不饱。有一次见到其他练体育的同学一手拿着馒头,一手拿着一条腌肉,一口馒头一口肉吃的很香,心里也有些想吃。回家之后也切了一块肉,就着馒头吃,感觉真的非常香,也就从这个时候他才开始能够吃肉了。

    这个时候本来白静凡还没开始吃肉呢,不过因为这一段时间吃的太差了,看到豆角炒腊肉,也想吃点,就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嚼了嚼咽下去,不仅没有以前的那种恶心的感觉,而且感觉很好吃,也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就着菜吃起饭来。

    在白静凡夹肉吃的时候,父母都看着他,因为他们知道白静凡吃肉吃顶过,以前不管父母怎么哄他都不吃。今天竟然他自己开始自己吃了,看到这个情形,父母对望了一眼,他们从对方眼里看到的不是高兴,而是心疼、心酸。

    看来自己这个儿子这一个多月真的是吃苦了,不仅瘦了许多,而且破天荒的开始吃肉了,由此可见他自己在城里住,那一天不定吃不吃一顿饭呢。看来虽然他的能力很高,到底还是孩子呀,还不会照顾自己,父母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

    白静凡吃的非常香,这次可是放开肚皮吃了,在自己家里可不用顾忌什么。他一连吃了五大碗面条,喝了两碗面汤,就是那两盆菜也有将近一半进入他的肚子。要知道那时候农村人炒菜可不是用盘子,都是一个个的小盆子,而且母亲为了让白静凡吃饱,还是加了量炒得,菜盛到盆里,那盆子都带尖了。

    看到白静凡吃了这么多,母亲是由衷的高兴,因为这也从侧面说明自己做的饭好吃。但也隐隐有些心酸,自己的儿子这得吃了多少苦呀。她暗暗的后悔,当时没有劝阻住儿子,就那样让他自己去了城里自己住。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