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冲突
    ?听到这个声音,白静凡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就是在县运会上和他冲突,被刘文斌说是被白静凡破灭了理想——卢仁贵。

    就因为县运会的事情,卢仁贵一直记恨着白静凡,在知道白静凡也在一中上学后,一直想要给白静凡点颜色瞧瞧,但因为他们不是一个,而且白静凡平时也很低调,让他找不到机会。今天白静凡的节目虽然不错,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获奖,现在又在这里遇到他,这么好的机会他是不会放弃的。

    本来今晚的节目没有获奖,白静凡的就心情很不好,经过大家的安慰他心里已经好过多了。对于卢仁贵的奚落之言,白静凡不屑的笑了笑,理也不理,继续顶着前面的同学向前走。

    对于卢仁贵的话,白静凡可以不在乎,可是走在白静凡前面的刘文斌却忍不住。今晚他的心情就非常不好,自己的偶像表演的节目那么好,大家的反响那么强烈,结果却连一个三等奖都没获得,如果不是白静凡的劝说,自己绝对不会去领那张奖状的。现在这个卢仁贵竟然还来挖苦白静凡,是可忍孰不可忍。

    刘文斌才不管卢仁贵是不是和自己是小学同学呢,扭头向四外看了看,边看边说说到:“哎,这是谁家狗呀?”

    刘文斌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周围的同学一愣,也赶紧扭头看看这狗到底在那呢?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大家的目光就集中到刘文斌的身上。

    停了一下,刘文斌接着说:“跑来你就跑来吧,还怎么乱汪汪呢?这可不是你家,再乱汪汪打断你的狗腿!”

    听了刘文斌的这句话,大家这才明白过来刘文斌的意思,哄的大声笑起来。旁边夏明杰说话了:“文斌,你这么说这不是侮辱狗吗?狗对主人那么中心,他能和狗比吗?应该是猪!”

    旁边的严涵听不上了:“夏明杰,我对你有意见。”大家不知道怎么这个女生这是什么意思,也不向前走了,都停下来听他们继续白活。

    没等夏明杰说话,严涵继续说:“你这么说这不是在侮辱猪吗?猪那么可爱,他有猪那么可爱吗?”

    刘文斌的脑瓜转的很快,别人还没有明白这什么意思呢,他已经明白了,一本正经的说:“哎哟,这可难了,比不上猪也比不上狗,那怎么说呢?哎,对了,不就是猪狗不如嘛!”

    三个人的一唱一和,把大家逗得笑的喘不上气来,有一些同学干脆把凳子放下,捂着肚子,趴在凳子上喘气。

    在刘文斌和夏明杰说的时候,卢仁贵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他不敢找他们的晦气,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但是听了严涵竟然说自己猪狗不如,恼羞成怒,三步两步的挤进圈子,气急败坏的指着严涵说:“你个臭丫头,有你什么事,我看你是欠打了。”

    说着就向严涵抡起了巴掌,向严涵脸上打来。虽然白静凡在卢仁贵奚落自己的时候没理他,但是刘文斌他们的对话让白静凡听了很解气。后来听了严涵的话,白静凡乐起来,没想到同桌这么幽默,这么有才。

    看到卢仁贵赶上来,白静凡也不说话,就想看看他想做什么。没想到他竟然要打自己的同桌,这还了得,白静凡可是有些生气了,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于是白静凡扔下凳子,把严涵拉到自己身后,向前一步,右手掌心由内向外用出掤(bing)劲,缠住卢仁贵的手腕,顺势向右甩,左手顺势在他背上轻轻向下按了一把。

    白静凡的动作非常迅速,谁也没看清楚白静凡左手的小动作。只看到白静凡把严涵拉到身后,然后用手挡住了卢仁贵扇来的巴掌。结果卢仁贵用力过大,自己向前扑去,来了个狗啃屎,如果不是一条胳膊在前面的话就很有可能把牙碰掉,手里的凳子“当啷啷”落在地上。

    当然这也只是白静凡只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的缘故,左手没有用太大的力气。这就是太极拳的妙用,借力发力,四两拨千斤。

    大家看到卢仁贵打人没打到却自己摔倒在地,笑声更大了。卢仁贵脸红的像块红布一样,从地上爬起来,恼羞成怒的向我说:“你,你我和你拼了。”就想向前冲。

    因为进入教学楼的时候,基本上是以班为单位进入的,所以十三班的学生大多都在,其中杨冷燕也在场。

    刚才卢仁贵的所作所为都被杨冷燕都看在眼里,虽然杨冷燕从小就崇拜卢仁贵这个表哥,但是她也感觉表哥做的有些过分,尤其是他要打严涵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严涵也是个女孩子呀!

    现在看到他又要找白静凡麻烦,杨冷燕连忙上去拉住卢仁贵,说道:“表哥,你怎么能这样呢?别闹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对谁也不好。”

    正在在这时,后面传来了老师们的声音:“你们不赶紧回班里,都在这愣着干什么呢?”随着声音,从后面挤进来两个老师。当这两个老师看卢仁贵他们这幅神情,有些生气的问道:“你们不回班,在这干什么呢?”

    周围的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向这两个老师把刚才的事情叙说了一遍,说到卢仁贵摔倒的时候当然说他是自己用力过大自己摔倒了。

    这两个老师听完后,看了他们一眼,说:“好了,都各回各班吧,别在这围着了。你们几个,谁也都没事,也赶紧回班吧。一点点小事打架值得吗?别忘了今晚校长说了什么,你们真想让学校处分你们吗?”说到这里,这个老师指着卢仁贵说:“好了,你,别瞪眼了,自己摔倒了还能怪别人吗?一个大男生当众打一个女生,你也真有本事!好了赶紧走吧。”

    见到老师这么说,卢仁贵就是不甘心也没办法,只能狠狠地瞪了白静凡他们一眼,提上凳子转头走了。

    白静凡回到班里后,同学们都没走。看到白静凡回来了,同学们纷纷的围了上来,气愤的说:“白静凡,今晚的评奖不公平,咱们得问问老师,到底怎么回事。你的节目那么好,竟然没有评上奖,太没天理了。”

    演出时坐在前面的同学说:“我看见演完最后一个节目时,吴主任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有关系呀?”

    和他同一排坐的同学也说:“应该是,我好像还听到李老师和他吵了呢。”

    “我也听到好像是吵了,好象李老师很生气的样子。”在前面坐的同学连连点头。

    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总之,大多数同学还是同情白静凡的,替我打抱不平。白静凡对大家的关心很感激,但不想为这事耽误大家的学校,就说道说:“学校这么安排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大家就别那瞎猜了。”

    正在这时,李老师走进了教室,看到大家都在白静凡这里围着,他也知道是什么原因,说道:“既然大家都在,都回到自己的位置去吧。”同学们一看老师来了,赶快回位置坐下了,都看着李老师。

    李老师走上讲台,叹了口气说:“大家是不是感到白静凡同学的节目没有获奖很不公平?”

    同学们齐声说:“是!”

    李老师接着说:“我把今晚的事情向大家通报一下,其实在评分的时候,白静凡同学的《葬花吟》分数最高,排在第一位的。不过吴主任说梁校长认为白静凡的《葬花吟》在内容上有问题,不适合在学校表演,更不能让这种节目获奖。我去找过校长,他仍然坚持他的意见,就是李校长的意见他也听不进去,所以白静凡的节目就被拿下了。”

    当同学们听到学校竟然为了这么个理由,就把白静凡的奖项给取消了,顿时义愤填膺,有喊得、有骂的,教室里乱成了一团。

    李老师敲了敲讲桌,说道:“大家是不是感到很生气?”同学们喊道:“生气,非常生气!”李老师接着说:“我也知道大家很生气,但是现在奖项已经颁发了,而且这是学校的安排,我们就是再生气,也不可能改变了。不过,我们应该在其他方面,比如学习上,找回我们班的面子,让学校知道我们班在学习上也是优秀的。我的这个要求大家能不能做到!”这时同学们的气势非常强盛,齐声大喊:“能!”看着这个场面,白静凡忽然想起了前世传销的培训会,那些被骗的人情绪也是这么高涨的。看来李老师还真有搞传销的潜质呀!

    看到学生们的情绪稳定下来,李老师也放心了。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李老师把手一挥说道:“好了,既然大家已经想在考试的时候为我们班争得荣誉了,那么已经希望大家能够把这次的事情化作动力,争取期末考试拿个年级第一,好不好?”“好!”大家再一次齐声回答。“那好吧,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宿舍休息吧。”

    经过元旦晚会的变故,十三班的同学们的关系变的更加团结了。经过那晚李老师鼓动,同学们的学习的兴趣更加的提高,班里的学习的气氛非常浓。交作业的多了,无所事事的没了;问老师问题的多了,说闲话、聊天的没了;回答问题的多了,上课打闹的没了大家都憋着一股气,谁赢不想拖班里的后腿,都想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取得好成绩。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