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超极限战役
    ?1989年六月,中国爆发了一起震惊中外的政治事件。对于这次事件,白静凡感觉那些参与者,尤其是那些大学生,一个是无辜,再一个是傻。

    他们的本意是好的,想通过这样的活动来达到让政府反腐的目的。想法是不错,但是采取的方式错了,而且还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本来一场请愿的运动,变成了暴动。

    对于中央的行为,白静凡也感觉没错,因为当时中国刚走出特殊时期的阴影不久,正是百废待兴的时期。中国需要的是休养生息,而不是什么运动。所以当时的领导人毅然做出的决定可能有些过,但在中国当时的情况下,并不是错误。那些参与这起运动的人也应该对中央的强硬手段感到万幸,如果真的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得逞,而造成中国再次动乱的话,他们的罪过可就百死莫赎了。

    虽然中央极快的阻止了这次事件的蔓延,但仍然给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找到了对中国的制裁的借口。

    6月3日深夜(美国东部时间),在缅因州肯尼班克港度周末的布什得知了这一消息。当即就中国事态发表声明,对使用暴力“深表痛惜”,“敦促以非暴力的方式处理当前的局势”。

    第二天,以共和党极右派参议员赫尔姆斯和民主党众议员索拉兹为代表的国会议员们,纷纷打电话到白宫,要求布什断绝与中国的关系,对中国实行最严厉的制裁。

    5日下午,布什宣布了三项制裁措施:(1)暂停中美间一切军售和商业性武器出口;(2)暂停中美两国间军事领导人的互访;(3)同意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要求延长逗留时间的请求。

    其后在联合国总部召开的“联合国成员国人权扩大委员会”上,美国率先针对中国开始提议联合国制裁中国议案,随后绝大多数成员国是赞同的,而一部分与中国有着“一定关系”的国家如朝鲜、苏联、非洲等国家,均投票表示了弃权,日本是坚决支持制裁的亚洲国家之一,其次还有韩国、印尼,只有古巴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投了反对票。

    美国国会和一些人权组织对布什总统相对而言比较温和的态度大为不满,继续施压,要求对中国作出更强烈的反应。6月20日,美国政府被迫宣布了新的制裁措施,包括:(1)暂停同中国一切高层(助理国务卿以上)互访;(2)中止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对在中国经营实业的公司的帮助;(3)反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新的10亿美元对华贷款事宜。

    在美国的带动下,西方国家纷纷制裁中国。中国的外部环境严重恶化,中美关系也急剧倒退。关键时刻,邓老告诫中央领导同志:“中国自己要稳住阵脚,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我们决不能示弱。你越怕,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并不因为你软了人家就对你好一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看不起你。”

    正是中国有了邓老这个中流砥柱,中国才没有被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制裁吓到,中国依然故我的走自己的发展道路。

    对当时的事件可能有人想不通,但是重生为人的白静凡却知道美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看着新闻,白静凡暗暗的盘算:美国你不是总给我们中国找麻烦吗,咱重生者有重生者的优势,就是知道你以后想干什么,咱就想办法给你找找腻歪。

    白静凡想了想上世即将发生的有关美国的事件,忽然想起海湾战争就要开始了,这就是一个机会。可是怎样才能给美国找麻烦呢?白静凡思索良久,忽然想起上世曾阅读过乔良教授所著的《超限战》,不过那是一部军事理论著作。对,就这么办,咱是作家,可以写小说。结合海湾战争和乔良教授的《超限战》,写一部有关现代战争题材的小说,给伊拉克提提醒,如果自己的小说真的能够起到作用的话,那美国就极有可能陷入伊拉克的战场而不能自拔,也正好能杀杀他们的威风。想好之后,白静凡就开始构思小说。

    中东地区的K国以前是Y国的的一个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E国占领K并促使其独立,但是Y国始终没有承认K的独立。

    后来Y国和K国为了边界和债务问题发生战争,Y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K国,并俘获了上千西方国家访问者,只有王室成员乘直升机仓皇逃到了邻国S。

    K国是位于美洲的M国的盟友,M国每年从K国获取大量石油。Y国占领K国之后,M国不能容忍自己的盟友被欺负,为迫使Y国从K撤离,M召集大量盟友国家在联合国的授权下,不仅对Y国实行制裁,还发动了战争。

    Y国在M国发动战争前夕,为防止多国部队对本国的轰炸,把在本国和K国俘获的西方国家的人员分散布置在总统府、发电厂、油田、机场等重要场所,以及有可能被多国部队轰炸的军用及民用设施中,美名其曰请他们到这里“访问”。而且还把各国的战地记者也都“请”到这些地方,让他们“参观”,当然并不限制他们向国内发回报道。

    不仅如此,Y国总统还在集会上提出倡议,倡议阿拉伯人民为了阿拉伯人民的骄傲,为了不受西方国家及其盟友的压迫,为了巴勒斯坦人民能顺利建国,大家要联合起来,对M国及其盟友国家发动各种手段的圣战,包括印假钞或者黑客攻击这些国家的金融系统、人肉炸弹、绑架、向食用水中投毒、投放毒气弹等恐怖活动;地点不限,可以在本国对侵略者发动进攻,也可以在侵略者的国家发动进攻;目标不限,可以是军人,也可以是平民。只有把侵略者打疼了,他们才能正视阿拉伯人民的呼声。

    Y国的这一系列安排,使多国部队投鼠忌器,不敢对这些目标进行轰炸,只能出动地面部队。但是他们的地面部队和Y国相比,少了很多,而且Y国占据地利之便,在沙漠之中、城市之中和多国部队厮杀。为了能够使用自己先进的武器,多国部队叫嚣Y国利用战俘设置人肉盾牌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这是对《人权公约》的践踏,要对Y国实行制裁。

    对于Y国的举动,联合国也很不满,联合国秘书长委托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高级专员对此事进行协调。

    人权高专和Y国总统协商,要求Y国按照《人权公约》对待这些战俘时,Y国总统是这么说的:“你们联合国要求各国尊重《人权公约》,我没意见。不过请问格林纳达是不是联合国成员,他们应不应该有人权?如果有的话,那M国发动对他们的侵略战争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格林纳达战争已经称为历史,所以直接用名字)?BNM人民应不应该有人权,M国对BNM侵略的时候,你们又在做什么(巴拿马战争在主角写书的时候,还没有爆发)?巴勒斯坦人民应不应该有人权,以色列侵略巴勒斯坦并建国,巴勒斯坦人民沦落为难民,到现在巴勒斯坦国因为以色列的阻挠还没办法建国,你们又在做了什么?你们要求我们尊重《人权公约》保护这些战俘的人权,那我们这些小国的、我们这些综合实力较差国家的人权谁来保护?你们联合国吗?如果联合国真的能够主持正义的话,那这一切一切的事件就不会发生了。”

    Y国总统的这一番话,问的人权高专哑口无言,只得说道:“这些事情和你们现在没关系,战争毕竟是军人的事情,和平民无关。那些战俘你可以收押,但要把平民先释放了,就不要把他们当作人肉盾牌了,万一他们受伤怎么办?”

    Y国总统冷笑道:“战争和平民无关?军人怎么来的?不就是平民加入的吗?再说了,如果不是他们这些平民选择的这样的政府,他们国家怎么可能和我们发生战争?既然他们选择的这样的政府,既然他们的政府选择了战争,那他们就和战争有关系,就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你让我把人肉盾牌去掉?那请问你能不能让M国不用他们先进的战机、导弹?如果不能的话,请免开尊口。既然是战争,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能胜利才是硬道理。你们制订的那些规则是为你们自己制订的,对我们无效!”

    两个人的会面不欢而散,各国舆论纷纷谴责Y国的行径,称Y国总统是“无赖总统”。但是阿拉伯国家的人民却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巴勒斯坦人民和基地组织,他们认为Y总统是反抗西方国家侵略的勇士。他们深受鼓舞,或示威游行,让西方国家滚出中东;或发动人肉炸弹攻势,在西方国家制造恐怖事件;或炸毁西方国家的重要的军用、民用设施……

    结果多国部队深陷Y国的泥潭而不能自拔,国内也因为Y国战争而产生的恐怖事件频发和担心人质受伤害,纷纷爆发了反战游行,要求本国政府从Y国撤军。

    小说写完后,白静凡看了看,非常满意,忽然想到这部小说还没有名字呢,思索片刻,就以《超极限战役》为这部小说的书名。

    今晚就这一章了,码这一章费劲可真不小,查了好多资料。不过现在有些卡住了,不知道下面改怎么写了,只能先这样了,尽量明天不断更。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