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中考过后,疯狂了
    ?前面两章让我把自己拉到坑里差点出不来,实在对不起大家,送大家一大章(九千字),算是补欠,今天的明天补上。

    对于这一切,白静凡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很忙,一个是马上就要中考了,虽然他不很在意,但是同学们在意、着急呀,越是这个时候,问他题的同学越多;再一个是村支书、村长和小学校长来找他家化缘的事情。

    小学的房子已经太破旧了,有的房子经常漏雨,虽然经过再三修补,也是无济于事,需要推到重盖。虽然村里现在有些钱,但是要盖新学校那可是差多了,经过全体村民的集资后,还差很多,所以他们就找从村里出来的比较有钱的人家集资。因为白静凡家在城里开商场,在村里来说应该算是非常富有的人家,当然他家是跑不了的。

    那天中午白静凡回到家,见到村干部和小学校长在自己家,感到很奇怪。听了他们他们的解释,才知道是为修建学校来化缘的。而且父亲一张口就要捐一万元,把村干部他们高兴坏了,这对村里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呀!

    没想到,白静凡听完之后却说道:“爹,咱这钱不能这么捐。”这一句话说的大家都愣住了。

    白父知道白静凡并不是吝啬钱财的人,他阻止自己应该有他的想法。可是村干部和小学校长不知道呀,眼看马上就要到手的一万元巨款就要飞了。校长立刻着急的说:“小凡呀,做人不能这样呀。你在这个学校呆了六年,难道对学校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学校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看看那房子还能占吗?说不定今年一下雨就要塌了,你说让学生怎么上课?如果房子塌了砸着学生或者老师怎么办?你家又不是没钱,你家那么大的买卖,那一万块钱在你家来说也不是太大的事,你怎么就……”

    白静凡笑着阻止校长继续说下去:“我说校长呀,我没说不捐呀,你先别急,你听我说完好不好?”白父也笑着解释白静凡绝对不是不让捐款,应该是有他的想法。听了白父的话,他们才安静下来,想听听白静凡怎么说。

    接下来白静凡详细的询问村干部他们的计划,当得知他们只是想盖几间平房的时候。白静凡愣了一下,问他们:“你们就没想过要盖教学楼吗?”

    村干部苦笑道:“想?谁不想呀!关键是没钱,想也白想!”

    白静凡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们出来化缘根本就没有太大的信心呀。当即白静凡给出了两种选择:一是按照村干部他们的那种方法盖平房,白家捐一万;二是易地盖教学楼,所需费用白家负责。大家捐的那些款就把村里的路修修吧。不过要盖教学楼的地方要大,最起码除教学楼外,还得能修建一条标准四百米跑道。

    听了白静凡的话,村干部和校长惊喜交加,没想到这白静凡竟然这么有魄力,一下子就捐出一个教学楼。不过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做的了主呢。于是他们的目光都投向白父,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对于白静凡的自作主张,白父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为了村里的孩子们,这些钱花的也值。而且家里的商场每年也挣钱不少,他也早已经想用这些钱做些事情了。现在听了白静凡的这个计划,虽然吃惊,但也没意见。

    接下来,几个人就开始商量建新学校需要在哪里修建,占地多少,教学楼需要建几层,什么时候动工等等,进行协商。

    对于新建教学楼要占地的问题,村干部有的是办法,毕竟这在村里也是一件好事,而且盖教学楼也不用村里出钱,群众不会有意见的。新学校在村外建好后,旧学校的地方就可以当宅基地使用了,村里还能有一笔收入,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商议的最后结果是村里把地的事情安排好,设计、建筑等事项由白家安排,设计费用、建筑费用等都由白家担负,当然村里要派两个代表监督施工质量。而且双方约定,村里要在中考前把地腾出来。中考后,白静凡家就去找设计单位和建筑队,准备施工。

    村干部和小学校长在白家热情款待之后,心满意足的回去准备了。白父对白静凡的一些安排有些不明白,送走村干部之后,白父问白静凡:“小凡,盖教学楼我没意见。可是咱们村也不大,学生也不是太多,这教学楼你干嘛要盖三层呢,用的清吗?”

    对于学校以后的发展,白静凡可是比白父清楚的多,他这样安排是为了以后。他可不想自己家捐建的学校,在几年后被合并了,他要的是以后别的学校合并到自己村,这就需要在建教学楼的时候提前安排出来,不然到时候就不够占了。

    当然这些白静凡是不能和父亲说的,就笑着说:“爹,你看既然咱家花钱了,那就要把学校办好。如果办好了的话,万一别的学校的学生要到咱们村去上的话,咱们的教室少了,占不下怎么办。所以那教室我才设计的比较多些,就是现在空着也比以后不够的要好呀!”

    父亲听着也比较在理,就没再多说什么,反正家里的钱也是通过他赚的,他也不会真的浪费的,随他去搞吧。

    中考在学生们紧张的复习中终于到来了,五月十二日就是中考的第一天,不管是复习好的学生还是没有复习好的学生心里都松了口气,大家都努力了,至于结果如何那就听天由命了。中考考试的科目有数学、语文、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六科,满分共计720分。按照考试安排,第一天上午考数学、英语,下午物理;第二天上午语文,下午化学、政治(因为时间过于长久,记不住当时的安排,编了一个,希望大家别较真)。

    一中就是一个考点,一中的学生就在本校考试。在考试之前,一中的学生根本没有紧张的样子,在他们感觉就好像是和平时的测试一样,尤其是十三班的学生,更是放松。

    李老师现在的职务是教务处主任,应该照顾那些监考的老师、领导,但他毕竟还兼任着十三班的班主任。虽然对自己的学生非常有信心,李老师仍然抽空和学生们聚了一下,对学生们进行鼓励。学生们也都知道这两天老师比较忙,都劝他去忙他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他们了,就等着他们的好成绩吧。

    对于学生的好意,李老师感到很欣慰,于是就把学生们的事情都安排给班干部,当然主要是杨冷燕和白静凡了,就回办公室去了。

    第一场结束后,十三班的学生们都集中到白静凡周围,迫不及待的来找白静凡订正题目,白静凡不和他们订正,告诉他们:“现在不是订正的时候,不管考的好不好,那都是已经过去的了,不用放在心上。现在订正的话,对了还好说,如果错了呢,还有可能影响下一科的考试,所以现在不能再考虑上一场的事情。”对于白静凡的话,大家深以为然。

    经过两天的考试,中考终于结束了。按照考试安排,学生们要在六月五日看成绩、报志愿、安排参加复试的学生学习。

    对于自己的上高中的问题,白静凡已经想好了,就在一中接着上,毕竟自己在这里已经非常熟悉了,而且现在的老师和领导对自己又非常重视,如果去了别的学校,自己还得重新努力。

    十三班的学生听说白静凡要在一中上高中,除了家里条件不好,想考中专或师范的以外,也都决定在一中上高中,但令大家意外的是,杨冷燕也打算上中专,不再上高中了。

    白静凡决定在一中上高中,也是想为了利用自己的努力把一中的名气打出去。这样的话,领导应该会更加重视这所学校校长的人选的,这样大概上世一中差点垮掉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吧?

    只是这样还不够,中考结束的第二天,白静凡拿着两套书来找李老师。因为别的班还在上课,李老师是学校的教务主任,所以还得继续上班。

    进入教务处后,办公室正好只有李老师在。看到自己的最得意的学生来了,李老师很高兴。当然在李老师这里白静凡也不认生,毕竟他是班干部,经常过来的。

    和李老师闲聊了一会儿,白静凡低声问李老师:“老师,你想不想让咱们学校出名呀?”

    李老师愣了一下,不知道白静凡什么意思,回答道:“废话,我当然想了。怎么,你有什么办法吗?”

    白静凡笑道:“当然有了,不过老师你可别太过吃惊。你也知道我要在咱们这高中,我送你两本书,我想你就知道什么办法了。”

    白静凡说完就从兜里拿出签字笔,打开带来的书,在书的扉页上刷刷的写了起来,写完之后把书递给李老师。

    李老师接过书来,发现是庄梦蝶写的《潜龙》和《超极限战役》。李老师不知道白静凡为什么给自己这两部书,不过当他翻到书的扉页的时候,发现刚才白静凡在上面写的是“赠李老师——庄梦蝶”几个字。

    看到这里,李老师愣住了,这些字是刚才白静凡写的,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可怎么变成庄梦蝶了?

    李老师愣了一下,问白静凡:“小凡,你送我这书干嘛,我已经看过了。还有,这不是刚才你写的吗?你怎么写庄梦蝶的名字呢?”

    白静凡差点没晕过去,自己这老师本来很聪明呀,怎么已经很明了的事情他还不清楚呢?不过恐怕就是自己和他明说,他也不会相信,毕竟李老师自我感觉是非常了解白静凡的。

    白静凡苦笑道:“老师呀,你如果不明白的话,刚才的事情和李校长说一下,告诉他就用上这个名头宣传,声势越大越好。不过老师,这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老师你忙吧,我走了。”说完之后落荒而逃。

    李老师仍然糊里糊涂的,只得拿着白静凡送给自己的书来找李校长,让他帮着自己分析一下,刚才白静凡这什么意思。

    当李校长听了李老师的讲述并看了李老师递过来的书之后,傻了。他可不像李老师,李老师是因为和白静凡太熟了,所以白静凡这么明了回答他都没猜到。

    尤其当李老师对李校长讲了白静凡最后说道的话之后,李校长眼睛亮起来,这的确是宣传自己学校的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李校长看李老师还不清楚怎么回事,笑道:“李老师呀,看来咱们真是幸运呀,你还不明白吗?”指着书上的签名,李校长问李老师:“这个是谁写的?”

    李老师看了一眼,仍然不明白的回答道:“这是白静凡写的呀,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

    李校长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奈的说道:“干脆我给你明说了吧,白静凡这是在告诉你,他就是庄梦蝶!”

    “啊?他就是庄梦蝶?这怎么可能呢?”李老师满脸的不相信。

    李校长终于明白为什么白静凡不和李老师明说,而是让自己来替他解释了,这李老师实在有些太……

    李校长苦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庄梦蝶现在一直没人知道到底是谁,怎么就不能是白静凡了。还有,白静凡不是帮你们班学生买过书吗,那一次不就是有作者签名吗?如果庄梦蝶不是他的话,他从那里得到庄梦蝶的签名?别相信他说什么是朋友找的,如果真那样的话,怎么没听说别的地方有这么多的庄梦蝶签名的书?你呀,还不明白吗!恐怕白静凡感觉就是和你说明了,你也不会相信,才把你推到我这来的!”

    直到这个时候,李老师才逐渐明白过来,这就是白静凡给自己的办法,这个办法真的不错。

    李校长想了一下,对李老师说:“李老师,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必须要向石局长汇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拿着书就来到了教育局。

    当两个人把来意向石局长道明之后,石局长也愣住了,也感到一阵阵的后怕,幸亏当时自己当机立断把一中的领导班子换了,如果不换的话,可就出了大笑话了。

    当即石局长表示,既然白静凡同意用庄梦蝶这么名头宣传了,那就加大宣传力度,不能只在本县宣传,还要在市里的媒体上宣传。当然最好再让白静凡用庄梦蝶的名义给学校写一封信,信中说明自己要在一中上高中,这样就更加稳妥了。

    商量妥当之后,李老师就去拿放在局长办公桌上的书,一下没抓稳,那书“啪”的掉在地上,从书里掉出一封信。

    大家捡起来一看,都笑起来,原来白静凡已经把这些都想到了,这就是白静凡以庄梦蝶的名义写给一中领导的信,在信中白静凡把学校狠狠的“飘扬”了一顿,然后表示了自己要到这里上学的意愿。在信的结尾,白静凡还提到自己只是为了能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才不暴露自己真实姓名的,希望大家谅解。等高考过后,自己的一切都会向大家说明的。

    有了这封信,Z县教育局立刻把这件事向县委、县政府汇报,毕竟这是本县的名人,对于提高政府形象很有好处的。而且这些事情的宣传,还要靠县里的宣传部门才行。

    S市大地上翻起轩然大波,一直没漏真身的神秘作家竟然要在Z县一中上高中!

    谁都没想到这个神秘作家竟然还是中学生,如果那么说的话,正常情况下,他在出名的时候也才是小学生了?才十多岁的小孩竟然已经是名人了!这,这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到了这时,人们才明白过来这个庄梦蝶为什么一直戴着神秘的面纱了,原来他当时不过是一个小学生,就是现在也才是一个中学生。为了自己能安安静静的学习,怪不得不告诉媒体自己真实身份呢!

    当然也有人不信,就有的媒体找到了于编辑,向他了解这件事的真相。于编辑证实了庄梦蝶的确是S市人,今年要在Z县一中上学,这些事情白静凡早已经和于编辑商量好了的。至于为什么没说是Z县人,那是怕那些聪明的记者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白静凡的真身。

    当这个消息证实之后,S市那些当年初中毕业生,尤其是那些学习好的学生欢腾起来,如果能和自己的偶像在一个学校甚至在一个班学习,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兴奋的事情,于是千方百计的找关系要到Z县一中上学。

    Z县一中的李校长现在是痛快并快乐着,原来不止是当名人的滋味不好受,就是当名人的领导也是非常不好受的。每天都有许多托关系、找门路要到一中上学的学生。这里面有邻县的学生,还有S市的学生,大多还是学习非常好的。

    这些学生托的关系哪方面都有,有自己的熟人、有自己学校的老师、有本县各机关的领导,甚至还有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他终于非常清楚的明白白静凡为什么要隐藏的那么深了,原来真的很麻烦呀!

    这些先不说了,咱们看看中考阅卷的情况吧。Z县解放街小学,这里是Z县中考阅卷的所在地。外面保卫森严,没有证件是不能进去的。在教学楼内,阅卷教师已经分工完毕,开始紧张的阅卷工作。

    在化学阅卷教室,一个年龄比较大的教师边阅卷边向一同阅卷的年轻教师传授经验:“傻小子,别感觉吃亏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要看这些没人愿意看的几道大题吗?告诉你,我已经多次参加阅卷了。告诉你一些我的经验:别感觉后面这些题看起来费劲,这些题都比较难,一般的时候学生做上的不多,你就像这些卷子,要么是空的,直接给零分就行了,还有这张卷子,根本就不着调,这样阅卷非常简单。这个哈哈,终于有一个做的不错的,只是有一些步骤不太清楚,可惜呀,得扣点分。这个,这个不错,只是方程式有些错误,可惜。”这个教师边看边唠叨着。

    那个年轻的教师边阅卷,边听这老教师唠叨,听的他心悦诚服。因为这个老教师说的非常正确,后面的题真正做上的真的并不太多。一会儿的时间,他已经看过好几本试卷了,比看其他题的教师速度快了很多。

    忽然有个教师喊那个老教师:“李老师,你帮我看看这份,这份我怎么看着只有一些很小的错误呢?”老教师接过来看了看:“嗯,不错,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学生,这些题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虽然有一些小错误,不错,不错。看来这届学生有几个不错的学生,刚才我看的试卷里面也有几份和这个差不多的,只有一些很小的错误。你没看错,继续看吧。”

    阅卷继续,忽然年轻教师又喊道:“李老师,你在帮我看看这份,怎么我看着一点错误也没有呢?”“一点错误也没有?这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后面这些题都是非常难的,根本不可能一点错误也没有不是吧,给我拿过眼镜来,我再看看!嗯……这,我的天哪,是真的,和标准答案差不多。我看看前面,看过的也没错误。不过还有一道题没看呢,小王,过来,先看这张试卷,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错误,不会是遇到什么天才了吧?”

    由于这位老教师资格比较老,组里面的教师都非常尊重他,听到他的招呼,马上小王老师就过来,看这张试卷,看完之后,她也吃了一惊,没有错误!

    这位老教师马上把看各题的教师分别叫过来一个,别的先不着急,先看这张。经过大家的审阅,最后使阅卷教师都大吃一惊,这张试卷,这张试卷是满分!这是前所未有的成绩呀,不管他是那个学校的,都是Z县的,都代表了Z县,恐怕全市都不一定有这样的成绩!不行,得告诉阅卷组长,这样突出的成绩必须上报!

    化学组组长再次将试卷审阅了一遍,阅卷老师看的一点错误也没有,等这一本看完后,马上拿着这份试卷去找化学教研室主任。化学教研室主任也不敢耽误,直接拿着试卷去找教育局黄局长。

    黄局长看到化学教研室主任拿着试卷找自己,也不奇怪,直接就问道:“是不是有分数比较高的试卷?”化学教研室主任感到非常奇怪,自己什么都没说呢,这黄局长就知道自己想说的事情了,真不愧是局长!

    黄局长看他愣在那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向他解释道:“我可没有掐算的本事,是其他科的已经上报过了:理科的是满分,文科的只是丢了很少的分数,最夸张的是语文,看作文的教师都没办法扣分,只能给满分,结果语文竟然也是满分(大家应该都知道,一般语文得满分基本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的。如果是一个人的试卷,恐怕这次的市中考状元要落在我们县了。好了,我知道了,一会儿我会上报市教育局的,你们继续阅卷吧!”

    在化学教研室主任走后,黄局长抓起桌上的电话,把这件事上报市教育局,因为后面有复试,所以学生成绩非常特殊的市教育局要求必须上报。

    市教育局马上派招办主任下来核实情况,经过招办主任一番挑剔的审阅,也没有找到错误,但是现在试卷还没有阅完,不能拆封,招办主任就在Z县驻扎下来,等着看还有没有奇迹再次出现。接下来就没有那么夸张了,但是每天也是惊喜不断,总是有几份成绩不错的试卷出现。

    试卷终于阅完了,招办主任马上命令拆封、登统。经过登统,发现这些成绩非常好的试卷都是Z县一中的,最高分是在满分720分的情况下,得了714分,七百分以上的还有四份分别是702分、705分、704分、709分,这也都是一中的,而且都是十三班的学生。除了这些七百分以上的,一中的学生都是六百分以上。这样的成绩在市里面那些重点学校都不一定会出现,但是偏偏出现在了一个县城的中学,还真是不可思议!不行,这些试卷必须经过领导审阅,毕竟这些分数高的有些出奇,由于关系全市优秀学生的排名,自己也不能擅自做主认定。想到这里,招办主任马上让Z县教育局安排车辆,自己带着这些试卷马上回去上报。

    经过市教育局的认真审查,综合全市中考学生的成绩,最后得出了一个令市里重点初中咬牙切齿的结论:714分的学生是全市的中考状元,709分的是第二名,705分的是第四名,704分第六名,702分第九名。而且Z县一中的综合成绩为全市之首。

    消息传出来全市震惊,全市中考的前十名里面Z县一中里面占据了一半的位置,而且中考状元也是这个学校的!这,这也太有点不可思议了!这件事情立刻成了全市包含各县人们议论的话题,还有一些初中生家长在考虑是不是把自己的孩子转到这所中学上学。因为大家都相信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人才的学校一定有他们非常独特的教育方法,自己的孩子去了这所学校学习成绩一定也会不错的。

    行动积极的总是新闻记者,这些人的嗅觉非常的灵敏,更不用说这样重大的事情了。经过他们的采访,据市招办主任介绍,这所学校这么优秀的学生不是个例,还有不少的成绩非常不错的学生,虽然没有公布的学生这么夸张,但也非常的不错,这所学校应该有不错的教学经验,希望记者能去这所学校采访。

    经过招办主任的宣传,再加上神秘的少年作家也要在这里上高中的事情,这些记者立刻蜂拥般的涌向Z县,而且报社领导要求他们尽量对中考状元做一个专访,因为这样高的成绩实在少见的,说不定三年之后就是高考状元呢,先拉好关系再说。

    消息在中考阅卷结束的时候,已经被阅卷老师带回了Z县一中,学校领导班子已经知道这些成绩非常最好的班级就是李老师的十三班,而且成绩最好的学生分别是白静凡(714分)也就是初试的中考状元、严涵(709分)、杨冷燕(705分)、夏明杰(704分)、刘文斌(702分),就是其他学生也都超过复试的分数很多。

    经过记者的统计,十三班的这些学生除了杨冷燕等几个学生要参加复试以外,其他的学生都明确表示要在Z县一中上学,一个要上重点高中的也没有。其他班级里,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也有许多学生明确表示要在一中上高中。这也就表示,重点高中对这届学生的吸引力并不是太大。

    当记者问到这些学生,他们在这里上高中是不是因为庄梦蝶要在这里上高中的时候。十三班的学生都回答,这个原因也有,但这不是重点。主要的原因是中考状元白静凡要在这里上,自己在初中时受到他的帮助很大。如果白静凡到别的学校上的话,大多数的同学还是要跟着他去别的学校去上的。

    记者又问道那些要考中专的学生的时候,他们告诉记者,自己也非常愿意和白静凡一起上学,但是因为家里条件差,需要自己早日毕业帮助家里,所以没办法只能考中专了。

    这世界有些太疯狂了,庄梦蝶要在Z县一中上高中,中考状元也要在Z县一中上高中,就凭这两点,就能吸引大批学习优秀的学生来这里上学。再加上本校的这些优秀毕业生,可以预见,三年后的Z县一中的高考成绩一定会非常高的。尤其这个白静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说不定三年后的高考状元也是他的。

    记者们又统计了一次,十三班学生如果没有别的因素影响的话,除了杨冷燕以外,其他学生还都是想在这里上高中,也都是因为白静凡在这里。

    记者很奇怪怎么杨冷燕非得要上中专的时候,杨冷燕哭了起来。其实她也想和同学们在一起上学,但是她始终心里有愧疚,毕竟她的外公——梁校长在这里当校长的时候,曾经对十三班有过不公正的对待,差点使大家因此集体转学。这件事虽然大多同学不清楚,但她还是感觉很内疚的,感觉对不起大家。

    对于杨冷燕内心的苦处,白静凡还是稍微明白一点的。如今见杨冷燕这么当众哭了起来,白静凡叹口气,示意严涵去安慰她,因为在班里面除了自己也就只有严涵知道杨冷燕的事情了。

    看到自己的问题竟然把杨冷燕给问哭了,记者也有些尴尬,不过采访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记者们也都纷纷告辞出去了。

    记者们走后,杨冷燕止住哭声,走到讲台上,向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哭着对大家说:“各位同学,对不起,因为我的缘故在初一的时候让大家受委屈了,尤其是白静凡同学。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了。梁校长就是我外公。”

    听了杨冷燕的话,大家愣了一下,大家早已经忘了这个茬了,没想到杨冷燕今天又提起来了,而且她还是梁校长的外孙女。不过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都不在意了。马上就有同学回答说:“你这是干嘛,你外公是你外公,你是你。再说了,我们不是没事吗,值得你这样吗?”其他同学也都纷纷安慰杨冷燕。

    白静凡说道:“杨冷燕同学,同学们说得对,这些事情你不应该总记在心里的,没人会为你是梁校长的外孙女而去怪你的。我知道这三年来你心里也很苦,很怕同学们因为这件事不理你。其实你把咱们班同学看的太低了,没人会把当时的事情归咎到你身上的。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而要去上中专的,要我说,那完全没必要。”

    见到同学们都没因为自己的这个身份而看不起自己,杨冷燕哭声更大了,好像要把自己这三年的委屈都要哭出来一样,哭的同学们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在大家的劝慰下,杨冷燕的慢慢停止了哭泣。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杨冷燕笑道:“我没事了,谢谢大家能够不怪我。”

    这时严涵偷偷的问杨冷燕:“那你就别去上中专了,我们还在一起上高中好吗?你忘了那个庄梦蝶也要在我们这上高中了吗,如果你真的上中专走了的话,我告诉你呀,你肯定要后悔的!”

    杨冷燕不知道严涵为什么说她会后悔,其实她也想和在一起上学的,以前只是因为感觉到愧疚,怕同学们知道梁校长是她的外公后不理她,才打算上中专的。既然大家都没有怪她,她当然愿意上高中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