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道标
    “母皇!”二花在宫中看到女帝有些吃惊。

    虽然是母女,不过多年未见,难免有些陌生感,女帝在二花四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一走就是五六年。虽然偶尔用电台联系,但这不能改变距离带来的陌生。

    女帝也有些愣愣的看着二花,这么快就这么大了。

    那一丝陌生感不但是二花,就连她也是如此。

    长大了,走的时候不过七八岁大小,现在看起来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一身蓝色长裙,看脸庞很像自己,双眼灵动,实力也达到了至尊天。

    “大了,近些,让朕看看。”女帝神色缓和,嘴角含笑。

    “母皇!”二花又叫了一声。

    “嗯,看起来不错。”女帝温声道。

    “那是,我可好着呢!就是许久没见母皇了。”二花这时候表现的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嗯,一会儿边吃边说,朕想听听你这些年的事。”

    一家三口围在火锅前,任八千也有些感叹,上次这样的日子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桌前女帝详细问了二花不少关于她的事,比如在学校方面,学习方面,一开始二花表现的还老实,没多久就旧态复萌了,一脸的爽直。

    “母皇我敬你一杯!”

    “母皇咱俩再走一个!”

    “那是,我可厉害着呢!我可是公主哎,哪有人敢欺负我?都是我欺负别人的份!”

    “我朋友可多了,他们还送我好多宝贝,我最喜欢一对火雀了,叫声好听,身上还能着火。后来我就想试试能不能烤熟……可奇怪了,明明身上能着火,竟然还能烤熟了……味道倒是挺好,就是太小了……”

    “我最近认识个和尚,贼好玩儿,还能喝,酒品也好,喝多了不吵不闹的,不打架也不跳脱衣舞,就是动不动就哭……”

    “上学不好玩,课程太多了,不过确实能学到不少东西。我最近对革命历史挺感兴趣的……不过不一样啊,那不是革母皇的命么,咱家可是最大的地主头子……你还不得打死我?”

    “父王不怎么去青楼吧?一周最多在那呆五天,好歹还有个双休日呢……比我强多了,人家一周上五天课,最多七天,我一周上十天……我这都打破人类历史记录了……”

    安静。

    饭桌上最怕突如其来的安静。

    贼尴尬。

    任八千扫了扫女帝,见她笑的有些冷。

    再看看二花,眼珠子直转。

    这混蛋故意的!

    “好好说话!”任八千咬牙切齿道。

    “哈,哪能呢,我这不就是说溜嘴……不是,我这不是小孩子乱说么……”

    “呵!”女帝扯扯嘴角,笑的贼冷。

    目光跟刀子似的,都能把人凌迟了。

    ……

    女帝倒是没跟任八千太过计较,毕竟女帝在朝中有不少消息渠道。

    任八千是时常去青楼,不过还真是去喝酒的,倒是没什么别的举动,酒后也算安分。

    平日太过忙碌,去青楼听曲喝酒,然后去大浴池泡澡按摩,也算是他的消遣了。

    女帝自然不会太上纲上线。

    不然不等二花捅任八千一刀,她就得先把任八千吊起来打。

    任八千看看女帝手臂上的眼睛印记,口中啧啧有声。

    神?

    他觉得这东西可能是异族中某个强大存在,倒是有些感兴趣。

    听起来,似乎是一种诅咒?竟然能在对方身上形成一个这样的印记。

    具体效果不知,不过不管是什么效果,这个印记肯定都起着定位的作用。

    就像在游戏里给BOSS头上标记个目标,然后队友就知道一起招呼他了。

    “先回去试试。”任八千也不知道回去后再回来,这东西会不会消失,天知道这东西的作用原理。

    空间一转,任八千拉着女帝和二花回了地球。看看天色,清晨。

    “时间正好,你可以去上学了。”任八千拍拍二花的后背,那手劲儿,要是换个人就直接拍死了。

    “看看还在不在?”任八千抓起女帝手臂,只见上面的那枚眼睛一样的印记已经消失不见。

    果然,隔了一个世界,那个印记果然受到影响。

    任八千几乎能听到,对方那里传来的声音:对方不在服务区……

    ……

    澜沧域,一片算不上密集的树林中,无数凶兽在疯狂逃窜。

    大地在震动,树木在摇晃,哪怕距离百里之外都能感应得到。

    五只如同山峦一般巨大的灾厄巨兽在不断前行着,高达二三十米的高大树木在它们面前如同稻草一般,丝毫不能阻挡它们分毫。

    被撞断,被踩碎,或者深深陷入泥土中。

    五只凶兽所过之处,只剩下一片狼藉。

    而在五只凶兽身后,则是浩浩荡荡不知道多远的一只由凶兽和地灵族组成的的队伍。

    空中,数十只飞行凶兽在上方盘旋,不是扑击下来,抓起一只正在奔逃的猎物。

    一个戴着头冠,身上挂着一串串类似宝石一样饰物的地灵族人坐在一只灾厄巨兽的头顶,手中摩挲着一块黑色晶石。

    “五天了,这块道标仍然没有反应,被神标注的敌人到底在哪?是死了还是?”

    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最大,没人能遮掩神投下的目光。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将事情说出来,而是沿着原定的路线一直前进。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道标只是指出一个方向,除非在千里内才会有所变化。他不知道对方原本是在千里之外,还是万里之外。

    “再等两天,若是还没有反应,就可以确认对方已经死了。”

    “旭王,百里外有一个四眼族的部落。”一只巨大的长着翅膀的飞蛇落到灾厄巨兽头部平行的位置,上方的地灵族人通知道。

    “让他们准备好食物,或者他们自己成为食物。”

    被称作旭王的地灵族吩咐道。

    四眼族算是弱等种族中比较强力的一个族群。不过地灵族哪怕在中等族群中也算是中上,加上地灵族有“神”的存在,更是拔高了地灵族的地位,仅次于三十六个强力种族以及中等种族中最强大的几个族群。

    至于将弱等种族当做食物,在他眼中并不是什么大事,地灵族人也从不挑食。

    一天后,已经化作废墟的四眼族部落附近,旭王正准备下令返回,突然发现道标有了反应,发出轻轻的颤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