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安排宁彩尘“泰国三日游”
    雷火的怒气到底没有机会发出来。

    毕竟他回村子的消息,已经随着另外几个年轻人带到长老的耳中。

    片刻后,他便出现在一个房屋之中,而周围则是几个脸上布满褶皱的老者,上方则是一个一脸威严的雷蛮族人。

    “雷火,没想到你还活着!你说你被抓走了?怎么回事?是谁做的?”一个老者沉声问道。

    几个老者虽然一脸褶皱,但一个个脸上都是凶气,露在兽皮外面的肌肤上鼓起一条条青筋。

    “是叫做放牧者!”雷火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和这一路上的经过说了一遍。

    “放牧者,是什么东西?天之寻、追风一族、虚之一族都有所耳闻,可这放牧者到底是哪冒出来的?怎么从未听闻?而且他们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抓走的雷火?”

    “不管他们是哪冒出来的,只要抓到他们,一定要报这个仇!”

    “不错,竟然敢抓我们雷蛮族的人,若是找到他们,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那个叫做古娜的竟然也是被抓走的?竟然也活着回来了!”

    “人族?弃族?倒是好久没听说过关于人族的消息,据说是一个弱小、奸诈、卑劣、背信弃义的种族。”

    “当年那个八臂族的古娜,加上古真,如今八臂一族有两个天才了。”

    “两个天才又怎么样?我看雷火刚刚领悟了雷流,对上那个古真也有一拼之力。那个古娜,原本实力就不如雷火,如今就算活过来,也被雷火远远落在后面。”

    坐在上首的大汉仿佛魂飞天外一般,过了半响才想起什么,掀开一块木板在里面翻出一本兽皮册子来。

    “果然,这上面有放牧者!”大汉翻动一下顿时大笑道:“我就记得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随后又皱起眉来:“放牧者……领命监视弃民?能力诡异……隶属于六神天?”

    “怎么就这么几句话?”

    “弃民退入荒芜之地,千千万万年永不得重返……”

    “这是族长代代相传那本册子吧?六神天是谁?重返什么?这上面说的什么?”几个老者顿时问道。

    “不知道,后面的页被人撕掉了……”雷蛮一族族长摸摸脑袋苦笑。

    “谁这么大胆?竟然连族长代代相传的镇族之宝都敢撕?”

    “到我手里时就已经没了,谁知道是被哪代族长给撕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放牧者恐怕是监视那些弃民的。而那些弃民,似乎跟我们也有些关系,记得当年我接过族长位置的时候,那老家伙交代过我来着……”大汉抱着胳膊冥思苦想,却始终也想不起来当时交代自己什么来着。

    “先吩咐下去,以后看到那些叫做放牧者的东西,就立刻禀报,既然他们敢动我们雷蛮,就不能放过他们。”

    ……

    八臂一族最大的那个房子之中,一个有着六只手臂的女子坐在那里听着下方古娜的汇报,全都听完后才幽幽道:“没想到你竟然遇到这些,还遇到那些弃民……你说他们有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是么?”

    “我虽然没见过,但我见到那武器破坏后的景象了,方圆千余米内寸草不生,一切都化为灰烬。”

    “那些弃民,竟然又成了气候了……不管看样子他们完全忘了当年的事了……不过这次恐怕会让他们有所察觉……”

    “当年?”

    “此事你不需知道,下去吧……”六臂女子挥挥手,等古娜离开后,才幽幽道:“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回到传说中的祖地那一天!若是那些弃民真的回来了,说不定我们有回去的机会!这么说来,我倒是应该希望他们回来才是。”

    ……

    任八千在侍卫拱卫下来到景街附近,望着前方的“归家酒肆”,挥挥手:“你们在外面等我吧。”

    酒肆门前摆着一排铁裆,那个踢蛋狂魔不知道怎么和女装大佬混到一起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一个负责踢蛋,一个负责卖铁裆……

    任八千都觉得李福简直是顶尖高手中的耻辱。

    “老板娘,来客人,出来接客了。”任八千进门喊了一嗓子。

    “呦,今儿个来贵客了!这不是昭亲王么?您是想让奴家怎么接客呢?不过您怎么瘦成这样了?”摇曳着身姿的宁彩尘从里面走出来,一身紫色的长袍,头发挽了个大夏那面的少女发髻,还别着一朵粉色小花,一双眼睛中如同有水一般,风情万种。

    许久没见,宁彩尘仍然是比女人还要像女人的女装大佬。而且看样子如今还更进了一步。

    不过听完她的话,任八千脸色一黑,怎么瘦这样的?一言难尽啊!

    微微叹气,打量一下周围,每个桌子上都摆了个木头瓶子,里面插上一束鲜花,整个酒肆中弥漫着一股花香气。

    不得不说,宁才臣在女性化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殿下,要不要到里面,让奴家服侍您呢?”宁彩尘坐到任八千对面,眉宇之间都是媚意,让任八千当场就是一哆嗦。

    “得了吧!”任八千连忙摆手:“看你这样子,过的还挺不错?”

    “大人觉得呢?”宁彩尘双眼一红:“奴家如今隐姓埋名,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认,殿下觉得奴家过的是好还是不好呢?”

    任八千微微一愣:“你想回大夏?”

    想想似乎也很正常。宁彩尘虽然变成这样,有想回去看看的心思也正常。可惜,他这样是不能以原本的身份回去了。

    没想到宁彩尘双眼一翻:“回去做什么?那帮老家伙成天指手画脚,如今海阔天空任我飞,又有了女儿身,比以前快活了不知道多少倍,何必回去看那些老家伙的脸色。何况若是奴家回去了,那帮老家伙还不得气死!”

    宁家的情况任八千不了解,不过最后一句话,他倒是信了。宁彩尘若真是这幅妖视媚行的样子回去了,宁家列祖列宗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真不准备回去了?”任八千笑着问。

    宁彩尘委委屈屈道:“自然是不回去了,何况奴家就算想回去也回不去。奴家现在想的,就是找个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过上一生。可奴家这样子,又有谁敢娶呢?”

    “既然这样,有没有想法给我做些事情?不过要远远离开大夏,甚至是大耀,以后都不可能回去了,与过去的自己完全割断。至于好处,我可以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

    任八千还没说完,宁彩尘就按着桌子一下子站起来:“昭亲王说的可真?”

    脸上是按捺不住的激动神色,整个人在地上转了两圈,口中念念有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做到?殿下你是不是骗奴家?”

    “听我说完!”任八千伸手凭空向下一压。“生孩子还是做不到的,不过能让你其他方面变得和女人一样。女人能做的,你也能做,女人能享受的,你也能享受!简而言之,就是让你真正变成一个女人,除了不能生孩子。”

    “殿下真不是骗奴家?”宁彩尘脸上激动和怀疑交错出现,这种事,怎么可能做到?

    “骗你做什么?我是要让你去给我做事,答应你的自然能给你办到,不然怎么能让手下人安心做事?不过代价就是,你再也不能回到这片土地上。当然,如果你事情做好了,我可以帮你收集一些养剑池的材料,让你能够养剑,延长寿命,起码和普通人寿命相差不多。”

    还没等任八千问“你愿不愿意”,宁彩尘就急冲冲道:“奴家愿意,奴家自然是愿意的!”

    仿佛生怕对方反悔一般。

    “以后不要后悔才好。”任八千淡淡道。

    “绝不后悔!殿下不知道顶着这样一副不男不女的身子是什么样的滋味!只要能让我真正变成女人,无论前方是什么,我都绝不后悔!”

    任八千打量两眼宁彩尘。对于宁彩尘,地球也许是更好的去处。

    他去了就不可能再回来,这样自己能够完全掌控,因为他别无选择。

    而且就实力来说,有灵剑在手的宁彩尘也一点不弱,甚至比普通地轮还要强大。

    心性智慧上面,宁彩尘也是不错。

    自己所要付出的,不过是送她走一趟泰王国而已。

    “准备一下吧,这里的东西都没什么必要了,晚上到皇宫前,我会让人带你进去。”

    “殿下,你要送奴家去哪?做什么?”宁彩尘这才询问道。方才他连任八千要他做什么都没问,就直接答应下来,可见泰王国三日游对他的吸引力。

    “远离大夏和大耀,听殿下的口气也不是陈国,那会是什么地方?”

    “现在你不需要知道太多,我可以告诉你,任务并不难。而且那里的生活比这里要舒服的多。”任八千笑了笑,起身往外走。“到时带着你的灵剑,是叫绿珠吧?”

    “奴家知道了。”

    将人选定下来,也就没事了。接下来就是定女帝的“亲属”了。毕竟就女帝自己,有点太不像话。

    红武、铜震野那帮王八蛋就算了,没一个好东西,只要有一个,这婚非被他们搅合了不可。

    实际上能选的就那么几个,心折,林巧乐,青鸢红鸾。

    如今又多了个宁彩尘。

    虽然没有长辈,但也能勉强糊弄过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