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体内有生机,帝灿是活的?”女帝带着不可置信,紧紧盯着石室内盘踞的那具人身。

    李元竹和林动脸色都是一变。

    石室中这具人身,给两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两人皆能感觉到从人身体内传来的压迫感,如同火山一般随时都能喷发,将他面前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然而这种压迫感却带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对方体内保存了力量,却没有保存生机。

    然而对方心脏附近巴掌大小的一块区域,却蕴含了淡淡的一丝丝生机,以及如同烈阳一般散发着无数光和热,将一切燃烧、沸腾的庞大气血。

    那一丝丝生机便是隐藏在这庞大的气血之中。

    与正常的人不同,正常人的气血便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生机,蕴含在每一滴鲜血,每一个细胞当中。

    然而面前这具身体中的生机却很少,只有一丝丝,在那如同烈阳一般的庞大气血中游离,如同一只鱼在水中游动,用这一丝丝生机去激活那一团庞大的气血,使其不会如同正常生物那样在死亡之后让气血消散。

    震动女帝的便是这一丝丝生机。

    任八千完全愣住了。

    活的?

    要知道人族被驱赶到这里,足有五千年左右。

    也就是说,这帝灿活了五千年?

    “咚!”仿佛在天际炸响一记沉闷的鼓声,砸在众人心头。

    这是——来自于前方那具身体内的心跳声。

    随着这一声心跳,那庞大的气血如同开闸的河水,带着滚滚的冲刷声流遍帝灿全身,转遍全身后再次回到体内心口。

    这次连身体其他部分也散发出一丝丝生机,仿佛活过来一般。

    让女帝下意识就站到任八千身前,小心戒备。

    不过随着时间,这一丝丝生机又在逐渐消散。

    帝灿的躯体又恢复成那充满了死气的样子,唯有一丝丝生机和庞大的气血盘桓在心口处那一小片空间。

    石室门口众人静默无言,紧紧盯着帝灿,不知如今是进是退。

    “什么情况?人皇真的还活着?”任八千小心问道。

    “是,体内还有一丝生机,一团气血尽收于一处。”女帝也放轻了声音。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给上柱香烧点纸,就说咱们是来祭拜人皇的?”任八千脑子里开始跑马车,这情况实在太惊人了。

    如果对方醒来发现自己等人是来掀他的棺材板,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林教主,你祖师棺材里没说这情况?人皇正常可以活多久?”任八千忍不住问道。

    前面半句话林动懒得理他,不过倒是回答了后半句。“不知道!不过肯定活不了五千年。”

    任八千仔细打量盘坐的帝灿,从外表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岁,身躯雄壮,面容威严。体外是一套灰黑色金属盔甲,前身仿佛一颗异兽的头颅,下方是战裙,哪怕经过几千年也没有沾染丝毫灰尘,散发着幽幽光芒。

    在他手边则是一把巨大的双刃战斧,斧面如同门板一般。

    看起来这位人皇如同古族一般,以修体魄为主。

    在任八千看来,古族和其他国家主要就是体修和魂修的区别。

    前者主精血,壮体魄。后者主精气,壮神魂。

    而帝灿一看就是走的体修的路子。

    而帝灿的右手轻触地面,仔细看能发现地面上用手指写着八个字。

    “以我残躯,佑我人族!”

    看到这八个字,任八千如同被击中了心灵,难言的复杂情绪从心底升起,仿佛看到了人族的血战,看到了人族的皇者护佑着千千万万人族,看到了数千年前人族的悲歌。

    这八个字的分量与其中包含的情感,让他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从这八个字,就能明白面前之人。

    女帝目光闪动,同样被这八个字击中了心灵。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称得上是人族的皇者吧。

    自己比他,还是稍微差上那么一点点。

    朝着对方躬身一礼,弯下腰与脊梁,这是古族最大的礼节。

    人皇留下的这八个字给她上了最大的一课。

    “人皇已经死了。”女帝仿佛明白了什么,幽幽说道。口中却将帝灿的名字换成了人皇二字。

    “这是他留下的残躯。”

    说完话,女帝上前三步,周围突然一暗,自己仿佛站在一片虚无之中。

    而在她面前三丈外,站立着一个身穿盔甲,负手而立的雄壮男子,双目如同星空一般,好像在看她,又好像在看着什么其他的东西。

    “后辈,我的残躯,尚可一用,助你一臂之力。”帝灿口中说道。

    “机缘在灵剑山。”

    仅仅两句话,帝灿的身形便化作无数光点,涌入女帝识海,无数的来自帝灿的知识涌入女帝的记忆之中。

    女帝感觉自己如同飘荡在大海之上,被风暴席卷。

    不知道过了多久,暴风平息,海波平静,她才恢复过来,便感觉一个熟悉的人在拽自己。

    “陛下,陛下?”

    女帝扭头一看,仍然是那个石室,身边是任八千,脸色有些焦急,看到自己看过去才松了口气。

    林动和李元竹也在看着自己。

    “我站了多久?”女帝询问道。

    “一盏茶的功夫。”任八千吐口气,方才女帝上前三步后就突然呆立在那,足足五分钟,吓了他一跳。

    “到底发生什么了?”

    女帝揉了揉额头:“我得到了人皇遗留下来的一些东西。”

    转身看向帝灿,又是躬身一礼。

    随后手掌放在帝灿额头,按照帝灿留给自己的那些知识中的内容,震动识海形成一定频率与帝灿的这具身躯连接在一起。

    用了片刻的功夫,女帝感觉自己和帝灿的躯体之间仿佛连了几条线一般。

    随着女帝心神一动,帝灿突然动了动手指。

    动作虽然极小,却瞒不过众人,顿时吓了一跳。

    女帝知道自己目前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按照脑海中的东西,自己需要花一些时日才能真正控制帝灿的身体。

    随后女帝冲着众人摆摆手“不要紧张。”

    看着帝灿的躯体,女帝带着敬佩缓缓开口:“人皇知道在这放逐之地越久,人族实力越低,越难以对抗异族。因此他燃烧神魂,将自己的躯体炼成兵器,最高能达到他七成实力,可以动用三次。”

    随着女帝的话语,其他三人愣了愣,看着盘坐在那的人皇,再看看地面上的八个字,无不动容。

    以我残躯,护我人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