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朕说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下)
    爵士实际上不是一个爵位,而是一种封号的统称。

    通常对日不落帝国有着重大贡献,或者在各自领域有着杰出地位的人都可以获得。

    梅森爵士便是如此。

    身为下议院的一员,独立党派的重要人物,梅森爵士实际上在许多行业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尤其是近些年日渐抬头的鹰派一员的核心人物之一,与许多军方人员都私交甚密。

    而一次宴会,也是在最近受到各方面打压的鹰派人士的一次私下聚会,包括了保守党、自由党和独立党中的众多人士。

    此时梅森爵士正笑容满面的与几位男子说话,不时抬头看一眼如今的国防大臣——亚德里恩男爵的动向,或者举起酒杯与某个男子遥遥相敬,同时还能一点不差的接上旁边的话语。

    “可惜了杰里米和弗迪南德……”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为了日不落帝国的荣耀!”

    梅森爵士轻轻点头,杰里米和弗迪南德都是党派中的重要一员,虽然他们如今被抓紧了牢狱,不过他们不是没有机会出来。

    毕竟这两位爵士也为国家做了巨大的贡献。

    而那两个人,只要他们活着,那么日不落帝国的荣光就不在。

    谁能想象一个如此强大的国家,竟然会向两个人低头?

    还是在他们给国家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之后!

    正当梅森爵士转着自己心中的念头,突然听到外面似乎传来什么声音。

    好像是什么人的叫声?

    刚转着这样的念头,他似乎又听到了一声叫喊,比刚才的声音更加清晰一点。

    没用他安排人,立刻有人出去查看了。

    然而那人刚走出去,就发出半截惊呼,接着身体向前扑倒,人头滚落,鲜血朝着外面喷洒而出。

    站在门前不远处的一个女子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惊叫,打破了大厅中的平静。

    只见一个穿着像是那个遥远的东方古国几个世纪以前那种宽袍大袖服装的彪壮男子大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残忍狰狞的微笑,手中长刀一挥,女子的惊叫戛然而止。

    鲜血直喷空中。

    “啊——!”

    “来人,保镖呢!”

    “抓住他!可以用枪!”

    大厅内顿时混乱起来。

    距离大厅近的人纷纷向着内部跑去。

    “那小子,看看是哪个?我看这些家伙长的怎么都差不多!”铁言扭头看看身后。

    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探头看了一眼,突然惊声道:“小心!”

    只见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从怀中掏出手枪。

    “动手,死活不论!”梅森爵士高声道,心中发狠,如果这些人在自己的庄园出了什么问题,哪怕自己实力再强,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砰!砰!”

    大厅中闪耀着枪口的火光。

    铁言手中的钢刀转了一个花,就将这些子弹挡下。

    随后嘴一咧:“这几个家伙应该不是目标,那些女人也不是。”

    一个闪身出现在两个保镖身前,手中寒光一闪,两个保镖的顿时从胸口被斩断,鲜血喷洒四周。

    接着又是几个闪身,地上又多了几具尸体。

    大厅中尖叫声不绝于耳,原本一直保持着风度的众多绅士,纷纷露出恐惧的目光,大部分人都拔腿朝着后面跑去。

    只有几个人还能勉强支撑着身体挡在几位女士身前。

    然而铁言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仿佛空气爆炸的声音在大厅中不断响起,朝着其他房间和楼上跑的众人纷纷变成了尸首。

    当铁言再次回到原地之时,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缩在那里,而在他们周围,则是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身。

    没有伤者,没有全尸。

    “你到底是什么人?华国人?你们要做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有人用颤抖的声音喊道。

    场中所有带着满心的恐惧望着那个身材高大雄壮的华人男子,所有人都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然而从进来到现在他都没给众人开口的机会就杀了十几人!

    然而声音落到铁言耳中,完全变成了鸟语。

    “快点,把目标给老子指出来,看看还活着没?不然我怕不小心都砍了!”铁言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鲜血在脚下缓缓流动。

    “砰!”突然一声枪响,只见一个男子手中端着一柄较短的手枪。

    铁言背后镶着一枚子弹,随着他轻微一动,子弹便落到了地上。

    仅仅衣服有一点破损,衣服下面的皮肤有一点发红。

    铁言琢磨琢磨,方才是不是有人又打自己了?随后脸上带着狞笑,闪身穿过人群,一把扣在开枪男子的头上。

    “不要!”带着面具的男子惊呼一声。

    然而在声音响起的同时,铁言手下的头颅如同豆腐一般,瞬间变得粉碎。

    “你说什么?”铁言抬头看去。

    “他,他是国防部长,这次的目标……”带着面具的男子浑身都在颤抖。

    这已经不仅仅是残忍和凶悍了,这简直就是杀神!

    铁言微微愣下,眼中凶光直冒,脸上带着残忍的狰狞:“你不早说!”

    “我,我说了……”带着面具的青年此时想哭的心都有,我说的没你杀得快啊!

    铁言臊眉耷眼,心中琢磨着目标被自己一巴掌捏死了,怕是要挨打。

    一边臊眉耷眼的在那心中发苦,自叹倒霉,希望陛下下手轻点,手中的长刀化作一道道寒芒。

    反正目标都死了,其他人也杀了吧!

    一对青年男女正缩在草丛中瑟瑟发抖,远处一个一身盔甲看不清相貌的女子弹了弹手指,指尖滴落的鲜血如同利箭一般在泥土之中打了一个孔洞。

    而在她脚下,则是两具尸体,胸口都破开一个大洞,心脏被捏碎。

    心折做完这一切后看了看手指,没有丝毫血迹,这才推了推眼镜,将目光投向另一个方向,两只小虫子……

    ……

    “陛下,不用杀进去。”任八千看着白金汉宫门前穿着红色制服的卫兵,拉着女帝的胳膊道。

    “哦?”

    “从空中走吧。”任八千指指上方。

    白金汉宫前面连着一个广场,如果杀了卫兵,广场上来往的行人和便衣必然会发现。

    自己等人可是要不惊动其他人,隐蔽行动。

    提着任八千,身形一动,便出现在百米高空,脚下如同行走一般迈步,一步便能跨越上百米,几乎一个呼吸间两人便落在房顶,发现这个建筑实际上是个回字形,中间是花园,而在后面和两边各有一排建筑。

    “应该是那里!”任八千指着其中一个阳台道。

    随后狂风扑面而来,等停下时已到了阳台。

    任八千扭头往下方看了一眼,只见下面的侍卫没有任何察觉,这才推开阳台门而入。

    “谁?”一个女子惊呼出声。

    “来……!”房间中是两个女子,其中一个穿着睡衣,三十余岁,正坐在书桌前看着什么。

    而另外一个看样子像是保镖,刚要高声喊人,任八千一步迈过去掐住她的脸。“如果不想你的主子死太快,安静点。”

    任八千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连对敌人的保镖都这么和善。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穿着睡衣的女子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手枪,正指着女帝。

    “女王的卧室竟然还放着手枪?”任八千扭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三十左右,褐色的头发盘在脑后,眼睛是黑色,相貌么,差强人意,脸有点大。

    不得不说,日不落帝国皇室的相貌都挺一般。说句姣好都是夸奖了。

    女王只见身前人影一闪,手上一轻,手中的枪已经不见了踪影。

    女帝抓住她的脖子将她拎起来,细细打量两眼。“这就是女王?”

    “总不能和你比,你太难为她了。”任八千觉得手中捏着的保镖麻烦,她已经踢了自己好几脚了,一脚蹬在裤裆上,一脚蹬在咽喉,还想着用双腿盘到自己手臂和脖子上绞断。

    女王都在自己手里,她竟然还敢反抗?胆子真是不小。

    省得麻烦,任八千在她后脑勺上一敲。

    从电视上看,这里敲一下,能敲晕。

    至于真假就不清楚了,反正手里的人是软下来了。

    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会不会变成植物人,反正任八千手底下一点逼数都没有。

    “陛下松手吧,我看她快断气了!咱们不是来杀人的!”任八千看着女帝手中挣扎的女王。

    “那咱们是来做什么的?”女帝冷冷道,手一松,女王顿时落到地上,捂着脖子不住的大口喘气。

    “来做什么,取决于他们的表现和回答。”

    任八千拎了两张椅子,自己一张,女帝一张。

    这才好整以暇的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你们是谁?”女王一脸惊慌的抬头问道。

    “你不再想想?要我提醒你么?我提醒的话,代价很高的。”任八千一脸的和善。

    女王仔细看清两人的面孔,女帝的红衣,任八千的光头,还有那超高的反光度,瞳孔顿时一缩,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你们!你们还活着!”

    “你很希望我们死?”任八千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和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不但想了,而且做了!”任八千俯下身,将脸凑过去。

    然后被女帝一脚蹬一边。

    任八千从地上跳起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又踢我?”

    “凑那么近干嘛?”

    任八千呲牙咧嘴半天,才哼哼着口中念念有词:“爱是宽容,爱是忍耐,爱是包容,爱是充满希望……”

    “打是亲骂是爱!”女帝冷不丁来一句。

    任八千倒抽一口凉气:“哪个王八蛋说的?”

    女帝眉毛都竖起来:“你曾经说的!”

    “没错!”任八千果断道。

    女王坐在地上看着陷入吃醋和内讧的两人,一脸的惊慌和茫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