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收服
    江宁及时脱身,处置极为妥当,堵了任八千拿江家杀鸡儆猴的路,倒是让他多看了一眼。

    拿了都护府呈上来的各地情报,诸多世家中,江家算是较为安稳的,虽然也有跋扈之人,总体而言还算规矩,也没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不过倒是有几个世家自觉傍上朝中重臣,行止复发,惹得多地怨声载道。虽说他们仗着势力也多有掩饰,可如何逃脱后卫都尉府的眼线?却是将一桩桩罪行全都记录下来。

    两日后任八千便将几家罪状扔到诸多朝臣面前。

    其中有两家是攀附上秦川,还有一家则是攀上了太府司卿谷岳。

    “不过是出云人欺压出云人而已。”秦川弄明白原委,捋着胡须不以为意。

    “出云百姓也是陛下子民,勾结府军,肆意妄为,置国法于无物,若是任由他们如此,以何治国?”任八千冷哼一声道。

    秦川闻言也不好多说,这些攀附之人只是帮他们赚取一些钱财,论内心诸多大臣还是看不上他们的。

    朝中诸臣还未沾染上奢侈习性,对于钱财虽然也喜欢,却不至于为此太东干戈。

    只是任八千拿依附秦川的两个世家开刀,让他多少有些抹不开面子,可这些世家本身就是出自任八千的授意,让他一时也不好出言反对,心中琢磨着是不是干脆撒泼,把今天的朝会给搅了。

    反正他也是滚刀肉一条,这事儿干的轻车熟路,谁也拿他没辙。

    任八千知道他心中所想,扬声道:“这些世家在外行走多用你们名声,若是为非作歹,你们也让天下人所看轻厌恶,得不偿失,日后你们要多做管制才是。

    何况国法治国,何时何处都是如此,否则何以治天下百姓?

    这三家证据确凿,白石大人,便要治安司动手以正视听了。”

    秦川见他这么说,知道撒泼也没用了,心下多少有些郁闷。

    ……

    又两个月,女帝当初定下的半年之期已到,女帝带领众人也适时抵达曲夏成。

    群山之中建立城池,自然大不到哪去,就是几万人都难以供养,山中山寨多是数千人而已,万人已经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寨子了。

    曲夏城中三万人,也是靠了周围许多山寨每半月送上物资,这才能养上这些人,其中有士卒五千,山民两万五,每半年才有商队千里迢迢从外界来到此处,多是交易那些珍惜的物资,如珍惜矿石、草药、幼兽等物,送来的也是糖、盐等稀缺物资。

    如兽皮之类在外界能卖上大价钱的货物,除非极其珍惜,否则都烂在山野之间。

    实在是因为山中运输艰难,商队起码要一年才能进来,往返一趟就要接近两年的时间,所能携带的货物也不多。

    女帝到此后见此处随处可见各寨山民,城中氛围热闹,心中颇为欣慰。

    原本六万大山中可没有这样的景象。虽然比不得外界城池,可在连绵群山中已是难得。

    这曲夏城作为南方都护府在此处的重城,不但有着支援补给兵点和探索周围的要务,也给这六万大山中带来了极大的变化。

    到了城中都护府中,女帝先是询问了如今状况,之后便直接开口:“时限已至,那些至尊天武者,有多少人到来?”

    “已有二十二人前来城中听命,如今已知道陛下到来,正等着陛下召见。”溪万崖禀报道。

    女帝冷笑一声:“这些人还真是胆大妄为,哪怕朕亲自来此,他们也敢如此轻慢,真以为朕不会将他们如何?”

    五十四人,只到了二十二个,还不到一半,这还是女帝亲自到场的情况下,可见这些人凶戾成性,自高自大,连自己调派都敢无视。

    既然如此,还留这些人有何用?

    女帝冷笑一声便问道:“马红玉等人可在?”

    “他们一十九人在城中住不来,如今在城外三十里的曲夏山左右休养。可要将他们唤来?”

    “晚上在城中设宴,派人请他们来。你先将那些至尊天武者的名单和方位给朕,再将那二十二人唤上来。”女帝沉吟一下道。

    片刻后,二十二个穿着兽皮,面相狰狞凶恶的男女进入府中,一个个粗野不堪,但身上气血充盈之极,浑身散发凶戾杀气,行走之间四处张望,丝毫没有恭敬之色。

    毕竟至尊天级高手,哪怕在六万大山中也足以占据一地,被人所敬仰,心气也极高。加上自幼都在山野之中争命,经历无数厮杀,凶蛮好斗,嗜血成性。

    虽是听从女帝之命而来,也只是遵了几十年前签订的古族共主而已。

    心中却并未有多在意。单单一旨圣卷便想要他们听命,那是绝无可能。

    虽然是来到此处,可女帝想要调动他们,也颇为不易。

    然而见了女帝当面,众人原本大咧咧的神色顿时一变,一双双带着惊疑的目光紧紧盯在女帝身上。

    “就没人教教你们见了朕后该有的礼数么?”女帝目光向下一扫,口中轻哼一声。

    女帝血气翻涌,如同火炉,哪怕在十数丈之外都觉得浑身气血翻腾,被女帝气血所引动。如潮汐一般,翻腾不息。

    身周气息更是如渊如海,弥天盖地向众人笼罩下来。

    众人神色顿时大变。

    那气息往身上一压,如托山举月之重,让众人身子顿时一矮。

    溪万崖在一边压住体内翻腾气血,心中感叹,早就听闻陛下已突破,没想到实力竟然拿精进如此,自己已难以望其项背了。

    单单引动气血,再以气息压人,便能一举镇住这些桀骜不驯的凶人。

    女帝气息一触即收,仿若鲸吞,回收自己体内,那翻腾气血也平息下去。

    然而众多凶人皆是神色一紧。

    女帝虽然未动手,方才展露实力已经远胜众人。古族以实力为尊,女帝展现的实力已能让他们不敢造次。

    “陛下是突破了那一步,达到了先皇那一步?”有一曲乱长发,胸口带着狰狞刺青,脖子上挂着一串骨链的凶人忍不住询问道。

    众人目光皆是闪烁,虽然心中猜到,可仍然想听女帝确认。

    至于他们口中的先皇,则是大耀第一任皇帝。

    当年崖蓬曾从六万大山深处的山寨中扯出一支大军,建国后又带着当年百战精兵进入六万大山中不知所踪,至尊天武者有两百年寿命,这些人有不少都是见过崖蓬。

    此时发现女帝给众人的压迫感比起当年崖蓬再来之时给众人带来的压迫感也丝毫不差。

    他们这些年固然精进许多,可女帝一突破就有长生天中阶的实力,比起崖蓬当年带着大军来此之时的实力更强。

    女帝冷哼一声,开口道:“以后你等在朕麾下听令,不得阳奉阴违。若有违令,朕饶不得你们。若是做得好,朕也不吝惜赏赐。至于朕的实力,日后你们自然知晓。”

    众人脸色变了几变,互看一眼,纷纷低头应是。

    面前这女娃既然有这等强大的实力,足以压下众人,又有古族共主的身份,众人自然听令。

    女帝见此方才点头:“先退下去吧,晚上府中有晚宴招待诸位,明日你们便要去做些事情。”

    当晚诸多古族凶人与马红玉等高手全都赴宴,加上天道殿众人,中间三方差点又是一场冲突。

    不过在女帝压制之下,最后倒是平安无事。

    第二日女帝便将二十二个凶人喊来,以二人一组,分成十一队前往女帝选定的十一个位置,直接对那些未来的凶人动手。

    “若是他们俯首就擒,还可饶他们一条性命。若有反抗,格杀勿论!溪万崖,你调动十一个百人队随诸位,给其带路。”女帝沉声道。

    这周围高手,这些凶人可比溪万崖手下士卒还要熟悉。

    可女帝却是摆明了让这些士卒同往监视,免得有人出工不出力,让那些人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