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无形之箭
    接下来的日子,无论女帝等人,还是任八千,都一直沉浸在修行当中。

    女帝等人所在之处元气充足,原本卡在关隘的众人纷纷感觉瓶颈松动,而没凝聚神兵的众人在山中不时往来交流,互相讨教,或是向凝聚神兵的众人相请教。

    以往在大夏,众人划地而居,除了少数好友互相交换心得,哪有这样的机会众多高手一同交流?更不用说凝聚神兵与未凝聚神兵两者一天一地,少有能向其请教的机会。

    何况就算是讨教别人也不会多多说,许多经验都是门中之秘,代代相传。

    然而此时却不一样,异族乃是人族大敌,众人孤悬于人族居所之外,摒弃门户之见,若有人请教,多能满意而回。因此短时间内众人皆有收获,纷纷着手凝聚神兵。

    甚至有数人师门之中没有凝聚神兵之法,在这些日子的讨教中从别人口中获得些许秘法,只是发誓不得外传。否则他们还不知多久才能踏出这一步来。

    几个月一晃而过,山上众人也沉静下来,除了偶尔寻找食物去取水源,少有外出。

    ……

    任八千这些日子也磨练出三枚无形之箭。

    这原本就是地胎境之前的对敌手段,如今任八千达到地胎境后再返身修炼,更加快捷。

    且之前修行如意观时身死不知多少次,神识远比常人坚韧得多。

    因此修行速度极快,短短几个月就凝出这三枚无形之箭来,随着任八千意念一动,其中一枚无形之箭就脱体而出,不见任何异状,在空中盘旋一圈后又回到识海之内。

    这三枚无形之箭只攻人神识,对现世物体一概不影响,看不见摸不到,哪怕打到什么地方也一穿而过,不留半点痕迹。

    不过接下来凝聚出五行各一物体的手段,便能凝虚为实,有如实质一般,攻击现实之物了。

    “这万法古卷,倒是一环扣一环。先修行如意观,身死无数次,神魂凝练,接下来养神,凝聚无形之箭,算是水到渠成。

    而之前养神之时需要观想五行,互相生衍变化,转而再凝聚五行,无中生有。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创出这样的功法来,在地球各种神话中也没有与之相关的传闻,应该与地球没有太大关联。

    如此一步步修行下去,与大夏众多武者和古族都不相同。

    大夏武者都以自身原本修炼的兵器招式为根本,神兵和开天地域都是延伸或者辅助,两者并行。

    而古族则是只修血肉与肉身斗战的法门,神魂与肉体凝练为一,丝毫不涉及到神魂修行。

    而这套功法,则是完全排除了肉身战斗这一方面,以神魂为基础开发出一切变化。

    若是以剑宗气宗比喻,古族便是剑宗,而大夏武者则是剑宗气宗兼修,自己这则是纯粹的气宗。

    任八千思索片刻,略有所得,想要试试那无形之箭的威力,便让人将心折叫来。

    心中盘算,古族虽然不修神魂,但神魂与肉身凝练为一,轻易也撼动不得。

    而且心折是至尊天的实力,大出自己一个大境界来,应当未必能将她如何。

    “殿下!”一身盔甲的心折大步跨入殿中,抱拳见礼。“不知道殿下找我有什么事?”

    “我练了一门攻击的法门,试试威力如何。”任八千直言道。

    心折闻言倒是一愣,昭亲王达到地胎后这些日子倒是用功修行,不过倒没见他练什么拳脚兵刃,每日只是在那凝神,或躺或卧,自己几次见到他,他都没有察觉,仿佛呆了一般。

    “好!”心折当即应下,心中暗暗思索,若是昭亲王出手毫无威力,自己是不是要装一下……这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内心却是失笑,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莫名其妙。

    心折脑中还转着念头,不见任八千有任何动作,心折突然觉得脑中被什么尖锐的东西一刺,仿佛在脑中扎出一个空洞来,心神飘飘荡荡,一时回不过神来。

    好半响心神才回归本体,只觉得剧痛从脑中传来,脸上忍不住露出痛楚的神色。

    好在这种剧痛只维持了数息,那痛楚便渐渐减弱,不过未曾消退,始终有头痛之感。

    心折心中吃了一惊,两者距离有十丈,之前没有任何感觉就中了招。虽然持续时间不长,可这时候若是有人对自己出手,哪怕是实力比自己弱上一截,自己也难以抵御。

    任八千见心折反应不小,心中有些喜悦,看样是有效果。

    随后问了下心折的感受,心折便如实说了一遍。

    任八千沉思,对至尊天有这样的效果,不知道对神轮武者会怎么样。不过神轮武者已经修炼神识,想必效果是不如对古族的。

    不过自己差了一个大境界都能造成这样的攻击,让心折足足失神痛楚了七八息,若是面对实力相差不大之倍,效果应该更好一些。

    而且这时间自己若是有把手弩,或者有近身搏杀之法,想必不难杀掉对方。

    更重要是在十丈之外,随心意而动,意动便中,外人难以察觉,完全无法躲避。

    看来这无形之箭不单单是在神轮前用来护身的手段,哪怕神轮之后,只要这无形之箭的威力随之增长,也可以对同级造成极大的威胁。

    任八千在思索之时,心折心中也在回思方才的感受,总觉得有哪里有些奇怪,除了疼痛之外,似乎还有些其他。

    等候片刻见任八千想要开口,便道:“殿下能不能再出手一次?我想再试一试。”

    “这是攻击神魂之法,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任八千道。神识乃是人身根本,人之所在,若是有了损伤便麻烦了。

    “我古族神魂肉身凝练如意,之前虽然有些许痛楚,不过片刻就若有若无,并没有什么损伤。殿下再出手一次,休息一夜也便好了,应该是无碍。”心折对此倒是颇有自信。

    任八千见她这么说,便点头应下了。“那你准备好了!”

    “殿下请动手!”

    任八千心意一动,第二枚无形之箭脱体而出,瞬间即中。

    只见心折双眼失神,面上些许潮红,身形在那晃了一晃,双腿微微扭动,一瞬间后脸上又变为痛楚之色。

    见到这一幕,任八千心中开始觉得有些古怪。

    心折半响回过神来,心中终于知道自己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感觉是从哪而来了……

    便是那中了之后,那神魂离体飘飘荡荡一般的感觉。

    和触电实验时的某些感觉极为相像!

    心中回味些许,方才醒悟自己还在殿上,抬头便看到任八千那略有些古怪的目光,身上顿时觉得很不自在。

    当即抱拳道:“殿下若是无事,我便退下了。殿下若要再找人尝试,便让人唤我。”

    “好!”任八千点头,见心折退出大殿,心中越发觉得古怪起来。

    这无形之箭还有这样的功效?

    还是心折体质异于常人?

    看样还要找别人试试才行。

    任八千对这万法古卷中的法门兴趣极大,修行热情也比以前高出许多,不像以前女帝逼着磨练斗战之法。

    想来这条路倒是极适合自己。

    如今识海中还有一枚无形之箭,这种无形之箭用一枚少一枚,需要用一天才能再磨出一枚来。

    若是三枚都用掉,便要三天才能全都磨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