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大火球术
    陈国地处一隅,国中多江河,便是天然屏障。

    虽然有东南都护府与陈国接壤,然而多年来陈国极少受到大耀的影响。

    加上出云皇帝政令难入各城,各城主自立一方,比起陈国还不如。

    因此陈国可以说没有外敌,两百年来一片太平盛世,国中好美色动人,好美食诱人,好美酒醉人,好奢华享受,好安逸享乐,从上到下,都是如此。

    原先天道殿所排天下高手前百榜单,仅有二人是陈国人,而且排名都不高,从此就可见一斑。

    而大耀吞并出云之后,陈国国君虽然想要进取,可国内早已积弊难反。加上陈国国君也算不上什么明君,对此无可奈何,只得一再派出使节前往大耀,送上贡品,只求不得罪那位女帝。

    若说的形象点,便是小国求全的心思。

    前几个月,大耀派人前来拜会陈国诸多大臣,将大耀的要求说了一遍,倒是说动了一些人。

    毕竟陈国好精致之物,好奢侈华服,大耀的玻璃、镜子、钟表、香料,出云的丝绸玉器宝石,都是他们想要的。

    然而在必须使用大夏纸币上,却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

    在他们看来,纸币要多少有多少,总不如金银来的货真价实。

    何况其中也有极少几人感觉其中不妥,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妥。

    因此朝堂上便争了几个月。

    然而南方都护府一动,陈国上下顿时觉得大难临头。

    虽然陈国境内多江河水路,大耀不擅水战,可出云却不差,只是原本出云各城之间不但松散,很多还素有仇怨,因此才让陈国得了两百多年平静。

    若是出云水军加上大耀的高手,结果可想而知,怕是一年半载就要步上出云的后尘。

    朝堂上下原本争吵不休的局势立刻一统,连连拜访大耀派来的使节,又让这一次呆在帝都好几年没被砍的使节去求见任八千。

    任八千等陈国使节离开,方才失笑。

    这陈国上下,当真是不堪。

    听说这陈国使节还好服用符石粉,实际上和大麻之类的东西差不多。

    而陈国上下多有人喜好这东西,尤其是在世家豪族之中,此物极为常见。

    可见陈国上下之腐朽。

    难怪女帝不待见他们,使节来一个砍一个。

    任八千脑子里都下意识转过是不是给他们送点白色粉末了。

    不过略微一转就将这念头扔掉,这东西不是弄不出来,在大耀就能做出来。

    而且在短期内也能敛得不少财富。

    然而这东西难免会传到其他地方,到了最后就是遗祸无穷。

    反倒是不如养些蝎子,古族喜好蝎管,效果虽然差不多,但却并不上瘾,些许毒性以古族人的体质也没什么危害。

    而且蝎子还能毒药两用,甚至还能食用。

    这东西比起那些白色粉末什么的可好控制多了。

    将陈国使节送走,没过几日便传回消息,陈国答应了原本的要求。

    当即任八千便让人用纸币换取陈国一笔金银,只是这价位浮动就在陈国身上割了一刀。

    随后又让商队调动部分货物前往陈国,如同之前所说,用纸币交易,陈国诸人手中纸币少了,却多了货物,这倒是放下不少心来。

    虽然付出的代价略微高昂,总算换回东西来。虽然有人还觉得其中有问题,可怎么也不明白问题在哪。

    看起来金银换纸币,纸币又换成货物,虽然付出些许代价,但货物在国内转手仍然有利润,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而这时候任八千又出了一手,让陈国必须持有一定数额的纸币。

    这让陈国人心中不满,又不敢不答应。好在这纸币总能换回商品来。

    就这样,任八千轻轻推了两手就从陈国套取了大量金银和利润。

    没错,任八千让陈国必须持有一定额度纸币,换句话说,就是相当于,只是这是不用还的。

    陈国国内倒是有两个学者花了些时间想明白其中的门道,最后只得长叹一声,不对任何人言。

    陈国于大耀就如同肉于砧板,想的再多,也是没用。

    几日后那两个学者便纷纷闭门不出,国事如此,让人心中悲凉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推却一切,忘情于山水。

    ……

    任八千自然不理会那些。

    从陈国和大夏掠夺了大量财富填补国库,任八千除了处理一些日常事务便是潜心修行。

    此时他倒是极为羡慕女帝,什么都不用管,一心清净。

    这摄政王真不是人做的,也不知道以前那么多王侯不好好过日子在那尔虞我诈的争夺什么。

    找罪受么?

    任八千坐在大殿之中,手指一挑,指尖上就多了一团火焰,在指尖上跳动不已。

    说是火焰,实际上说火苗更正确一些,和打火机点燃的火苗差不多。

    “这火焰自我神魂而生,与我如同一体,倒是不会烧到我。”任八千感觉火焰上传来的丝丝温度,将一张纸放在火苗上,瞬间便点燃,和真实的火焰没有什么分别。

    随着任八千心念一动,那火焰便凭空而灭。

    “凝聚出一丝火焰只是迈出了这一步,起码要凝聚出一个火球才行!”任八千自语道。他还没忘了自己当初五火球神教的大愿呢。

    这凝聚五行之法,比起那无形之箭倒是有一桩好处,不用如同无形之箭那样置于识海,用一个少一个,需要重新从神魂中磨练而出。

    这是因为那无形之箭便是由他神魂而成。

    而这五行之法却不一样,以神观,以心凝,转虚为实之时又凝合了空气中的元气形成,可以随想随出。

    不过这么做倒是会让神魂疲惫,若是疲倦到一定程度,便如同法师没了蓝条一样,只能抡棍子打人了。

    反倒是那无形之箭,存于识海,对自己毫无影响。哪怕自己疲惫到极致,连一个小火苗都凝实不出来,只要识海中还有无形之箭在,便能使用出来。

    “说起来这转虚凝实需要元气,若是在元气充足之地,凝实效果应该能更好一些。”任八千将那块最大的元晶拿出来。

    元晶是随便取的名字,简单易上口,比三元化碳之类的可容易理解多了。

    稍等片刻,任八千神识观想,心随神动,指尖再次腾起一团火焰,比起方才的火苗可大得多,起码大了一倍。

    证明了自己的猜想,任八千便又将那元晶收起来,进入识海中的宇宙。

    随着进入地胎,诸多地气随着修炼进入识海,那片宇宙也略有变化。

    虽然变化不大,但任八千能感觉到这个宇宙沉凝了些许,而且更加灵动。只是始终无法出现活物。

    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可能。

    任八千却不知道,他识海中还真有一只活物,几年来一他识海中迷路……

    只是他识海中宇宙范围太大,现在都没有察觉到这点。

    几个月后,任八千手中出现一团拳头大小的赤红色火球,火焰成球形转动不息,又升腾而起。

    现在任八千遇到的问题便是,怎么将火球扔出去。

    他刚刚已经尝试过如同无形之箭那样,心随意动,然而却没有效果。

    这让他觉得其中应该有什么诀窍自己没掌握到。

    花了半响,尝试了各种方法后,任八千干脆如同投掷一般将火球扔了出去,火球脱手而出,直接砸在远处门上,火球突然爆开,将门上炸出一个洞来。

    任八千一脸古怪:“莫非这火球是这么用的?怎么想都不可能。要是这样,全力扔出上百个,自己胳膊都要发酸。从来没见过有人扔火球扔到自己胳膊酸的……想要当法师还得先有个好身体?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是自己没弄明白的。”

    接下来几个月任八千一边修行一边实验,始终没找到其中的缘由,最后倒是练出了直球、曲线球、落叶球、圆月弯刀等种种投法……

    “我如今便是去打职业棒球也够了。”任八千心中自嘲,身体扭动,开口道:“看我大火球术!”

    火球脱手而出,在空中上下左右漂浮不定,仿佛能随风飘走一般。

    然而最后却是刚好落到五十米外木靶的中央,直接将木靶上炸的漆黑一片。

    这木板是用一种极为坚硬的木头制成,倒是能承受火球的攻击力。

    然而这些都没鸟用,最重要的,则是任八千现在还得把火球扔出去才行……

    任八千觉得自己再练下去,最后便是投掷铁球,投掷木球,投掷土球,投掷水球……

    “真TM扯淡啊!”任八千幽幽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