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领养的途径
    宠物领养的水很深,乱象由来已久,其中的猫腻一点儿不比宠物销售行业少,甚至部分人还站在“公益”和“爱心”的道德至高点上对不符合他们心目中爱宠标准的人横加指责。

    更可笑的是,有人住着出租屋,从路边捡了一只猫,带回家用国产猫粮喂了几天,觉得麻烦不想养了,就在网上发帖找人领养,一开口就要求领养者有房有车手持身份证拍照每天要喂进口猫粮,否则就是不爱猫……双重标准玩得很溜儿!

    有的领养机构每天用国产猫粮喂猫,同样要求领养者用进口猫粮喂,理由是“如果猫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干嘛要让你领养?”

    至于上门回访发现领养者有任何一处细节做得不到位,轻则骂个狗血淋头,重则强行将宠物收回甚至罚款。

    这不像是领养宠物,倒像是领了个爹回来……

    诚然,有些人免费领养了宠物之后并不尽心尽力养,但因此就无上限地提高领养门槛无异于因噎废食。

    小庄不仅去了A家和B家,还去了C家和D家,这些领养机构都是他从微博上找到的,对领养者的要求一个比一个严苛,还不允许领养者提出异议,多看了几眼品种猫就会被骂嫌贫爱富。

    他诉苦道:“我并不是看不起土猫,我之前根本连什么是土猫什么是品种猫都分不出来,还天真地以为橘猫也是品种猫……但我就是觉得品种猫比土猫漂亮啊,倒不是说比所有土猫都漂亮,起码那几家领养机构里的土猫我都看不上眼。我就是想给婷婷领养一只漂亮的、看得顺眼的,难道这也有错?”

    “你没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张子安说道,“我卖宠物时一向很强调眼缘,所谓眼缘就是看得顺眼。强扭的瓜不甜,为了献爱心而强行领养一只自己并不喜欢的宠物回家,一定会在心里留下疙瘩。更何况,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看着不喜欢的土猫,也许有别人喜欢,没必要强求。”

    小庄摇头,“从这几家领养机构里出来,我就彻底打消了领养宠物的念头,所以刚才婷婷说要领养猫,我的反应才那么大……我打算在情人节之前干脆自己买一只猫送给婷婷,就说是领养回来的。”

    婷婷感动地说:“小庄,对不起,刚才我误会了你……”

    “其实吧,想要领养宠物,并不一定非要在微博上找。”张子安建议道:“微博上那些领养机构良莠不齐,就算是很正经的机构,由于每天要接待很多领养者的咨询,工作人员难免心烦,店大欺客,还不如去本地论坛的宠物版块找找,经常有以个人为名义发帖寻求领养的……不过外地或者全国性的论坛最好别去,那里面有些宣称免费领养的实际会趁讹诈你一大笔邮费。”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更简单的办法,如果对样貌和毛色完全不挑剔,就是想养只猫,那还不如去老式小区里或者公园里捡流浪猫,有时候还会捡到品种猫呢。不过流浪猫在带回家之前需要先带去宠物医院注射疫苗和驱虫,特别是家里本来就有猫的,我听说有人捡了流浪猫回家,结果把猫瘟传染给家里其他猫,导致损失惨重。”

    “流浪猫倒是经常见,但流浪狗很少见啊,流浪狗要么被流浪动物管理中心捉走了,要么被人抓去炖了,想领养狗的话,是不是只能去找那些领养机构了?”有人问道。

    张子安想了想,“也未必。领养狗的话,可以去一些科研单位或者医学院试试。”

    他想到了铃原真衣和她的Snoopy,说道:“科研单位和医学院经常会用比格犬做实验,七岁后的比格犬就能退休了,有时候甚至不到七岁,这些比格犬都可以申请领养。警犬虽然也可以申请领养,但门槛太高,一般人领养不到,不如去关注一下这些单位的微博或者公众号,试试领养比格犬。”

    “实验用的啊……”那人面露犹疑,对实验用的比格犬心存忌讳,担心它们身上会带着病菌,或者养不了几天就死了。

    张子安看出了他的心思,劝慰道:“放心,既然放出来供人领养,肯定不会带病的。比格犬几乎是宠物犬里最健康的犬种,而且科研单位和医学院用的比格犬血统非常纯,比普通犬舍和宠物店里的比格犬要纯得多,真要买的话可能要两三万一条,往往一放出领养消息就被人抢着领养了,根本就是手慢无!至于寿命问题也不用太担心,能活着退休的比格犬一般经历的是不那么恶劣的实验条件,所以往往还能活很久。”

    “猫呢?”有人又问,“有没有做实验的猫?”

    “也有。”张子安肯定地回答,“只是不如比格犬那么普遍和常见。”

    圣母妹子如斗败的公鸡一样颓然,刚才的气势消了大半,不过依然恨恨地瞪了张子安一眼,“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你是个黑心宠物贩子的事实!”

    张子安耸耸肩表示,狗咬你一口,你还能去咬狗一口?

    小庄叹了口气,“算了,婷婷,咱们走吧,想养猫的话去买一只吧,不用费那么大劲来领养。”

    他一直在说话,饭菜几乎没动,而婷婷的饭菜也只吃了一半左右,都凉了。

    “可是……”婷婷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店里的那只三花。

    她是兴冲冲地冲着领养这只三花而来的,本以为领养很简单,但从男朋友那里知道了领养手续繁杂又不近人情,顿时如冷水泼头,不过她还是想试一试。

    “老板娘。”她叫过李大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领养您这里的猫,需要什么手续吗?”

    李大娘在围裙上抹抹手,摇头说:“我不知道啊,这不归我管。”

    “您……不知道?”婷婷诧异道,“不是您的猫吗?您不管谁管?”

    李大娘指了指张子安,“因为这些猫都是张大师带来的,具体什么样的领养手续,要由他说了算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