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门口的老奶奶
    吴电工和赵焊工走后,水族馆里暂时没别的事。蒋飞飞和李坤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已经能较好地应付客人,对水族生物的简单常识也能应答如流,不需要张子安时时刻刻留意。

    他回到宠物店,意外地又看到一个熟人站在店里。

    王乾对待其他客人的态度是模仿张子安的高冷,不去主动向客人推销宠物,但唯独对待这位客人,他不敢怠慢,跟在后面小心伺候着。

    鲁怡云也是,平时没有客人结账的时候,她总是自顾自地画画,但此时她眼睛不眨地着那位客人的身影。

    见到张子安进来,王乾愁眉苦脸地向他挤挤眼睛,意思是赶紧把这位客人打发走,万一又在店里犯病就麻烦了。

    这位不是别人,正在前几天在店门口晕倒的褚曼华,她患有糖尿病,上次因为突然低血糖昏迷而引起众人的慌乱,幸好被路过的铃原真衣给救醒,然后被送上救护车。

    当时店里的那条迷你贵宾犬提前嗅出她低血糖的征兆,她也因此而希望能够把它买下来。张子安同意了,但因为她要跟着救护车去医院检查,暂时无法带走迷你贵宾犬,约好了等她情况稳定了再过来。

    王乾和鲁怡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正是因为害怕她又犯低血糖,随时准备抢救。

    总是打盹或者被影迷包围的飞玛斯也发现了她,饶有兴致地凑到她旁边闻了闻,然后失望地甩甩头,它没有闻出什么异常气味。

    褚曼华有些害怕飞玛斯这么大的狗,好在飞玛斯闻了一下就返回原位。

    “狗狗,过来。”

    她蹲下来冲着迷你贵宾犬招手,但迷你贵宾犬似乎已经忘了她,没有理睬她的呼唤,倒是对食盆里吃剩的猫粮很感兴趣,屡次想过去吃几口。

    听到张子安的脚步声,她侧头一看,笑道:“张店长,你好,我来买这条迷你贵宾犬了。”

    由于之前已经说好,张子安便示意鲁怡云给她办理宠物出售手续。

    这时,门口人影一晃,传来嗒嗒嗒的敲击声。

    “哎……那个……我想打听个事可以吗?”

    张子安他们扭头一看,门外站着一位大约八十岁左右的老奶奶,拄着一根竹节拐杖,头发尽是银白,牙齿都不剩下几颗了,脸上皱纹纵横,皮肤又黑又黑。她上身穿着一件深紫色的宽大衣衫,下半身穿的一条黑色宽口裤子,脚上蹬着黑色的布鞋,款式都很旧,但洗得都挺干净,看上去并不邋遢。

    老奶奶右手拄着拐杖,左手用细绳牵着一条博美犬。

    博美犬大约三四个月大,看上去无精打彩,蔫蔫的,不乱跑也不叫。

    张子安与王乾对视,同时在心里暗暗叫苦,怎么今天来的都是老弱病残?

    这位老奶奶偌大年纪,身子骨又并不强壮,像是随时可能摔倒一样,是目前为止来宠物店的顾客里年纪最大的。

    她这么大的年纪独自出门,身边又没有家人或者朋友陪同,令人很是替她担心,以老年人脆弱的骨骼,如果不小心摔倒,很有可能摔骨折。

    张子安他们心里叫苦,但是客人上门,无论如何也要接待,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老人家,您有什么事吗?”张子安快步迎到门口,挥手示意道:“快请进来吧——小心台阶可能滑。”

    “啊,不用啦,我不进去了,我只是想问几句话,站在门口就行了。”老奶奶颤巍巍地摆手道。由于牙齿露风,她咬字不清,讲话不是很清楚,还带着浓厚的口音,张子安很费力地才听明白。

    “您还是进来吧,外面人来人往的,万一撞到您就不太好了。”张子安劝说道。

    由于正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中华路上的行人全都匆匆而行,特别是有些上学快迟到的熊孩子撒开腿一顿猛跑,根本不顾会不会撞到别人。

    “那……那我就进去吧,来,乖乖,跟奶奶进屋。”她轻轻拉了拉博美犬,小步迈开脚步,慢慢踏上台阶,动作缓慢得像机器人,看得令人为她捏把汗。

    张子安向前走了几步,想要搀扶她一把,但胳膊被人拉住了。

    他回头一看,拉住他的是王乾。

    王乾拼命地冲他使眼色,呲牙咧嘴地比划口型,不用问就知道,是在说:师尊,别去扶啊,小心是碰瓷儿讹人的!

    老实说,张子安也有类似的顾虑,毕竟这年头有不少这样的事,但当他看到这条博美犬时,他觉得可能是多虑了,没见过谁带着宠物碰瓷儿的,而且他总是认为——大体而言,喜欢宠物的没有坏人,至少不会坏到骨子里。

    于是,他轻轻摇头,甩掉王乾的胳膊,跨前一步从老奶奶手里接过博美的绳子,搀住她的左臂,说道:“老人家,小心点儿,我扶您进去。”

    “谢谢,谢谢……”老奶奶忙不迭地说道,“年纪大了总是讨人嫌,别人躲都躲不及……”

    张子安扶她走上台阶,冲王乾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搬把椅子过来。

    王乾飞快地搬来一把带靠背的椅子,小心地递过来,然后避之惟恐不及地躲得远远的。

    正在办宠物出售手续的褚曼华和鲁怡云也好奇地望了一眼。

    张子安请老奶奶在椅子上坐下,这才松开手,直起腰,长出一口气,觉得这短短几步比跑一万米还要累得多……

    老奶奶把拐杖横置于大腿上,眯起眼睛打量着宠物店内部,不住地说道:“好,好,这店弄得真漂亮,看着就让人舒坦……这小姑娘也真是俊,油光水滑的小脸……”

    褚曼华和鲁怡云不知道她是在说谁,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老人家,其实我也很俊,脸也很油光水滑,您没发现吗?”张子安指着自己的脸提醒道。

    老奶奶:“……对,我老眼昏花了,才看到。孩子你长得真俊!”

    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张子安终于高兴了,问道:“老人家,您之前说想问什么东西来着?”

    “哦,我想问问关于这条狗的事。”老奶奶爱怜地望着自己的博美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