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世华没白看韩剧,多少懂得一些韩文,即使她不认识上这个字,但至少明白这个字是韩文,毕竟韩文是很有特点的文字,像汉字和日文一样很容易辨认。

    以前张子安跟她讲过,说东北亚这一带,主要是韩国和扶桑在搏杀鲸鱼,唯一的区别是,韩国是偷着捕杀,然后声称是误捕,而扶桑是明目张胆地捕杀,然后声称是为了科学研究。这两个国家都有吃鲸肉的传统,鲸肉在其国内市场价格较贵,很多人愿意为尝鲜而买单。

    当时听了之后,世华拒绝相信,因为她看了很多韩剧,但每一部韩剧里的演员都是俊美而优雅,首尔的街道兴盛繁华,与捏起一片鲸肉送进嘴里大嚼的形象完全不沾边,她怀疑是张子安在骗她,因为从菲娜那里她知道张子安总喜欢信口忽悠。

    如果是吃鱼肉,世华没什么感觉,但鲸对她的意义并不相同,也许是因为她就是半鱼哺乳动物的存在,相比于人,她其实更接近于鲸。

    鲸和海豚里海洋里智商最高的哺乳动物,相比于鱼类,鲸和海豚有智商有感情,有自己的语言,会社会协作,对人类有天生的友善,是人类在海洋里的天然盟友。

    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人类明明有那么多东西可以吃,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难道真的差那一口鲸肉?

    最关键的是,虽然人类听不到,但她的耳中日夜萦绕着鲸的歌声与细语,这些声音都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鲸通过低频声波的彼此交流,她能听到它们彼此表达爱意,听到它们为了保护家人和族群而向其他同类传递海中猛兽与捕鲸船来袭的讯息,听到母亲呼唤孩子,听到丈夫呼唤妻子,听到雄性浑厚的低音,听到雌性婉转的呢喃……这一切都令她仿佛时刻置身于万千鲸群之中,有时候甚至梦到自己也是一头鲸,可以毫不疲惫地在海中万里遨游。

    对于她来说,鲸的意义是不同的。

    那头在寒冷的波罗的海里陪伴她良久的白鲸,在她诞生于这个世界之后最孤独无助的时候用身体来温暖她的伙伴,会不会有一天也被摆上餐桌分而食之?

    张子安见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随时可能呕吐出来,赶紧给她拿过个脸盆备用。

    “喂,我说,你没事吧?”他问道。

    她嘴唇紧闭,只是摇摇头,不敢说话,因为她害怕只要一张嘴就会吐出来。

    张子安在旁边等着,等了有十来分钟,她的脸色才慢慢缓和,但是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之前白里透红的颜色。

    “所以说,刺伤那头小须鲸的,真的是韩国渔民吗?”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

    他没有回答,权当是默认。

    证据就摆在面前,不可能造假。这支鱼叉不是新制的,被长期摩挲而光滑的手柄与生着铁锈的倒刺,至少使用了超过十年,鲸血的独特味道从木柄里散发出来,挥之不去。

    什么人会在鱼叉上刻下自己的姓氏呢?一定是捕鱼世家才会带着炫耀意味地这么做。

    张子安拿起鱼叉,用塑料布将其重新包裹,因为他觉得世华再盯着它看下去肯定会很难受。

    世华艰难地说道:“你拍摄的那头巨鲸,难道也被鱼叉刺伤了?”

    “我不知道,我无法肯定,必须要近距离亲眼看一下才能确定——它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这种体型的鱼叉对它来说并不致命,但是如果是更大的、专门用来捕杀巨鲸的鱼叉……那拖下去它恐怕凶多吉少。”张子安如实答道。

    “好吧……我明白了。”世华吞咽着口水,像是要压制住涌上胸口的反胃,“那就开始录吧。”

    “不是那么着急,等你休息一下再录也可以。”张子安见她脸色实在是难看,连清脆曼妙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于是劝说道。

    “我要录。”

    她抬眼盯着他,声音不高,却异常坚决。

    不仅如此,她眼神里充斥着对她来说极为少见的刚毅,像是两团湛蓝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这是我唯一能为它做的事了。”她又说道。

    张子安似乎被她的情绪所感染,胸中也涌起难以言喻的冲动。

    “好吧,那就录吧。”

    他拿起手机,不过在启动录音功能之前,先把购物车里最贵的一款带电动马达的冲锋艇结账付款,同时付款的还有救生衣和救生圈,然后小小肉疼了一下。

    但是,他总觉得如果这时候打退堂鼓,会被这个总是像白痴一样的美人鱼给比下去,连她都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又有什么可迟疑的?

    “歌声的内容就是——你受伤了吗?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不会伤害你。这样就行了吧?”她确认道。

    “嗯,这样就行了。”他点头。

    张子安怕干扰她唱歌,正想调头走出浴室,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又停下脚步问道:“对了,你的歌声,是所有鲸都能听得懂吧?”

    “为什么这么问?”她愣了一下,不解地反问。

    “因为离得太远,我看不清那头鲸是什么种类。”张子安解释道,“所以我想确认一下,你的歌声,是……通用的,还是有针对性的?”

    世华还真被问住了,她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这个……我也说不好,我一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耳中就萦绕着鲸的歌声,所以自然而然就学会了……但是,不同种类的鲸歌应该是有所区别的,有的声音高,有的声音低,还有的带有口音,就像是人类的方言。不过你放心吧,基本上所有种类的鲸歌我都会唱,大不了将同样的意思重复几遍就可以了。”

    她表现得自信满满,张子安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想了想没有其他问题,就离开浴室,顺手给她关上门。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若有似无的歌声,时而消失,时而出现,音调徘徊在人耳能听到的频率边缘,直到差不多半小时后,歌声才完全消失。

    世华完成了她的录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