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水下录音
    张子安吹干了头发,跟顾客交谈了几句,让李坤和蒋飞飞回到隔壁照应生意,自己上了二楼。

    顾客的赏鲸提议挺不错的,但如果浅海这边有一头喜怒无常的巨鲸就另当别论,天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在船边,万一把船掀翻给顾客带来危险就麻烦了。

    他敲了敲门,稍等之后进入洗手间。

    世华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身上的水真的是鲸鱼喷的?”

    “嗯,我又遇到了那头巨鲸,差点被它把船弄翻了。”张子安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将湿衣服扔进洗衣篓,打算攒多了一起洗。

    “怎么回事?你没把我的歌放给它听?”世华狐疑地皱眉,其他东西她不敢断言,但她对自己的歌声是很有自信的,她用歌声与鲸鱼交流时从没遇到问题。

    “当然放了,但似乎没有效果,而且起了反作用。”张子安如实答道,“奇怪的是,你的歌声对小须鲸是有效的,但对那头巨鲸却无效,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世华无辜地眨眨眼睛,除了白鲸是白的以外,她分不清其他鲸鱼的种类,就算他说是小须鲸什么的,她也不知道是哪种鲸鱼。

    张子安把今天出海的经过挑重要的给她讲了一遍,然后总结道:“目前,你的歌声只对两种鲸播放过,一种有效,另一种无效,我也想多找几种鲸鱼增加样本,但很遗憾找不到。现在的问题是,这件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你的歌声里存在瑕疵,要么是那头鲸有问题。你觉得是哪种呢?”

    “不可能!我的歌声绝对没问题!一定是你打开的姿势不对!”她惟恐他怪罪,赶紧提前推卸责任。

    张子安以手扶额,“如果暂时排除姿势问题呢?”

    “那……那就是那头鲸有问题!对!它大概是个聋子!”世华眼珠一转,恍然大悟般说道:“人有聋子,鲸也有聋子啊!”

    说完之后她还沾沾自喜,一副“我好聪明”的样子。

    张子安:“……鲸里面可能确实有聋子,不过这头巨鲸应该不会是聋子,因为我觉得它正是因为听到你的歌声才被吸引过来的。”

    世华一愣,“不可能!听到我的歌声之后,它不可能再攻击你!”

    “我的意思是,它确实听到了你的歌声,但是由于某些咱们目前不知道的原因,它没有听懂或者没有理解你的歌声。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张子安耐心地解释道,“记得我问过你的吧?是不是所有鲸类都能听懂你的歌声?如果听不懂的话,会不会产生误会?”

    如果是以前,世华会对这个问题不假思索地给出肯定的回答,但如今她倒并不是那么确定了,因为如果巨鲸没问题,那问题就出在她的歌声本身,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这点。

    她努力回忆了一下,说道:“大部分鲸应该能听得懂吧?至少……德国附近的鲸都可以听懂,我听到它们的歌声就能学会,如果听不到就没办法了。到达滨海市以后,这附近海里的鲸歌我也能听懂……也许那头巨鲸来自偏远乡下吧!”

    鲸的低频声波能传很远,但也不是无限远,依海水状况的不同最多可以传播数千公里,诞生于北欧附近的世华只能听到那个范围内的鲸歌。

    “那你现在能听到那头巨鲸的声音么?”张子安又问。

    “不行,现在附近的鲸太多了,就像一千只鸭子在叫,我根本分不出来谁是谁。我平时只能努力不去听,把那些声音当成风声雨声之类的背景,否则就听不到你们的说话了。”世华摇头道。

    原来是这样啊……张子安试想了一下,听力范围太大确实也是很辛苦,连一些不想听到的声音也能听得见,如果是普通人可能早就疯了,也亏得世华脑子是一根筋。

    虽然现在鲸类数量大幅减少,但几千公里范围内,怕不是有成千上万头鲸,其中不乏巨鲸,就像成千上万人同时在说话一样,想从中挑选出特定的一头,无异于大海捞针。

    “明白了,那我换个问题——如果你听到那头巨鲸的歌声,能不能理解并试着和它对话?”张子安抛出另一个提前准备好的问题。

    “呃……”世华苦恼地抓抓头发,不确定地说道:“我没有刻意学过,都是不知不觉间学会的……大概是能吧。”

    “好吧,那就由我来想办法搞来那头鲸的歌声。”张子安点头,表示自己没问题了。

    “等一下!”

    他正待离开洗手间,就被世华叫住了。

    “你打算怎么弄到巨鲸的歌声?”世华注意到他手机下面压着的防水袋,“难道你要把手机放到水里录音?”

    “当然不是。防水袋只能防止日常淋溅,真要放到水下就不一定能防水了……再说,就算防水袋能起到防水效果,但它本身也会阻碍声音的传播,令声音产生失真,那样录了等于白录。”张子安摇头道。

    “那……”

    “想在水下录音,只能去寻找专业的器材,是一种名为‘水下拾音器’的高精度录音设备。”他进一步解释道。

    “哦哈哈,原来是水下拾音器啊……”世华不懂装懂,“这东西也能在网上买到?跟你在网上买船一样?”

    “这个从网上买不到,即使是万能的淘宝也没有。”张子安遗憾地耸耸肩。

    “那怎么办?”她又问。

    “不过我认识一个人,他是滨海大学生物系的副教授,经常去野外考察什么的,我觉得他那里应该有。我打算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能不能拿出来借我用用。”张子安有相当的把握,堂堂的生物系里肯定有这种专业器材,就是不确定能不能借出来。

    “我……我来打吧!我还没打通过电话呢!”世华兴致勃勃地央求道。

    这倒是无所谓,谁打都一样,反正现在有求于她,正好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愿望。

    张子安痛快地答应她的请求,解锁手机屏幕,却露出了尚未关闭的直播app界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