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清晨。

    张子安一睁眼,就看到窗帘下露出一支蓝灰色的尾巴甩来甩去,弗拉基米尔似乎天没亮就起来了,蹲在窗台上向外张望。

    他一翻身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弗拉基米尔从窗帘下探出头,轻巧地跃下窗台,俄罗斯蓝猫那种与英短截然不同的轻灵体型展露无余。

    “今天什么时候出门?我的铁拳已经饥渴难耐!”它握紧一只前爪,兴致高昂。

    “这个先不着急,你确定不需要给你准备睡觉的地方么?”张子安问道。

    昨天夜里睡觉前,张子安本来打算找出一床旧毯子让它临时睡下,然后看它想睡什么样的床,再去网上购买,结果它竟然满不在乎地摆手拒绝,随便找了个位置躺下就睡。

    “不需要。”弗拉基米尔豪爽地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四海为家,天当被,地当床,钢枪是战友,草地是食堂,没什么可穷讲究的,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已经足够,还要什么床?”

    张子安:“……”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他有些担心怠慢了它,没想到它真是的觉得没必要睡在床上,既然它性格直爽,那他也就不为它睡在哪里而担心了。

    “再说,一想到外面还有千千万万的流浪猫在受欺凌、受压迫,我睡在床上也难以心安。”弗拉基米尔又指着外面说道。

    老茶也醒了,正好听见弗拉基米尔的这句话,赞叹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当浮一大白!”

    张子安摇头苦笑,如果它不是在开玩笑,这思想境界的差别简直令他自惭形秽啊,尽管他也知道外面世界上还有很多穷人吃不饱饭睡不安寝,但他该睡觉时还是照样能睡得很好……

    毕竟那些事距离他太遥远了,那些穷人对他来说都是陌生人,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会把拯救全天下的穷苦人当作自己的目标,就像是儒家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他现在就是在独善其身,除非像马爸爸一样有钱的时候才会考虑兼济天下。

    在穷的时候还念念不忘兼济天下的,要么是疯子,要么是中二病,要么就是能改变世界的人……或猫。

    这时,其他精灵也陆续醒来了。在首都逛了好几天,尤其是首都的景点都是占地面积广阔的那种,精灵们都挺累,昨晚睡得早,今天自然也醒得早。

    π连蹦带跳地冲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就跳上椅子开始打字。

    弗拉基米尔听到打字声,轻而易举地跳到写字台上,把脸凑近屏幕,盯着屏幕上的Word文档问道:“昨天晚上我就想问,你一直坐在电脑干什么?写小说吗?”

    π吓了一跳,紧张而局促地点点头,“吱吱。”

    张子安替它说道:“它叫π,正在网上写连载小说,虽然它不会说话,但它可以通过打字交流。”

    π比较害羞,而且对自己不能说话有些自卑,昨天晚上大家围着弗拉基米尔七嘴八舌地问话,唯独它默默坐在电脑前打字。

    弗拉基米尔惊讶地微微张开嘴,肃然起敬地说道:“写小说吗?好厉害!”

    π不好意思地打字道:写的不太好。

    “不不,能写小说已经很厉害了!”弗拉基米尔认真地说道,“我尊敬每一个作家,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张子安:“……”这话好像听小学老师说过,不过源头是哪里忘了,反正应该不是小学老师原创的。

    说起来他还挺佩服弗拉基米尔,一开口就引用名人名言。

    π更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的赞美。

    “加油吧,等你完成这部小说,我会好好拜读的。”弗拉基米尔鼓励道,“不过你要注意身体,不要总坐着不动,要注意休息,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不要损害自己的健康——小说家总是想关心‘人的命运’,却忘了关心自己的命运,这是他们的悲剧所在。你不要走上前人的老路。”

    π听得有些懵,不过还是点头答应,因为张子安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没有这么引经据典。

    “但是,”弗拉基米尔语气一转,变得严厉,“但是现在很多人类失去了高尚的灵魂,变得卑鄙无耻,肆意欺凌比他们弱小的生物,对于这样的反动派,我们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它的言语固然慷慨激昂,问题是在场的精灵们有的听不懂,有的不在意。

    菲娜打了个呵欠,揉揉睡意朦胧的眼睛,“本宫也觉得,有些人类已经认不清自己的位置,竟敢试图在猫族头上动土,必须加以惩戒!”

    说着,它还冷冷地瞥了张子安一眼。

    张子安插言道:“等一下,弗拉其米尔,你初来乍到,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情况。确实,现在滨海市虐猫事件频发,逐渐向全国蔓延,网络上甚至出现了相关的QQ群,群主在里面设置了全体禁言,然后公然播放虐猫视频取乐……但是,这一切的出现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弗拉基米尔目光如炬,认真地听着。

    张子安继续说道:“以前的时候,大部分地区也偶尔发生过虐猫事件,但都没有这次严重,而且这次是短时间内集中爆发,跟以前的情况截然不同,不能简单地将之归结到人类身上——我这么说并不是给为人类开脱,毕竟虐猫的确实是人类,但这一系列虐猫事件还有一个隐藏的幕后黑手,就是一尊来自古埃及的猫神雕像。”

    “猫神雕像?”弗拉基米尔既惊讶又困惑,“一尊猫神雕像还有这种本事?”

    “这件事说来话长,这尊雕像不是真品,而是一件惟妙惟肖的仿制品,别人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了我。一开始它只是一件普通的陈设品,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突然消失了……”

    张子安把猫神雕像有关的信息告诉弗拉基米尔,包括他和老茶、飞玛斯以及星海追踪到烂尾楼的经过,尽管当时与猫神雕像失之交臂,但通过合理的推测,可以还原出稍早发生的事——猫神雕像藏在暗处冷眼旁观,观察虐猫者如何虐猫取乐。

    “我怀疑,猫神雕像作为一只正在成形的精灵,也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人的心智,令本来就存在心理问题的普通人表现出嗜血残忍的那一面,而虐猫的过程越血腥、越残忍,就令它越强大。”张子安说出自己的推测。

    老茶和飞玛斯认同他的观点,并做了相应的补充。

    “原来如此。”

    作为事件的亲历者,张子安每当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就不由地毛骨悚然,但弗拉基米尔听了之后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朗声笑道:“所以,令你们如临大敌的那尊猫神雕像,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

    张子安:“……”

    他与老茶交换了一下眼色,老茶微微摇头,虽然它很欣赏弗拉基米尔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但刚才的话令它觉得弗拉基米尔有些太狂妄了。

    老茶出于好意,从旁插言道:“千万不可轻敌!那猫神雕像极为凶戾,行踪飘忽而诡异,这样下去势必酿成大祸……最重要的是,它似是介于生与死之间,既非活物,又非死物,如之奈何?”

    “哈哈哈!”弗拉基米尔仰天大笑,然后抬起一只前爪,啪地重重拍在地上,“虽然我没亲眼见过那尊猫神雕像,但我知道,一切反动派都他喵的是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

    张子安也想劝它不要轻敌,就听它又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轻敌的,那尊猫神雕像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有两把刷子……但是呢,所谓斗争的原则,就是从战略上蔑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样才能无往不胜!”

    他打消了劝它的念头,因为他觉得此言有些道理。

    自从猫神雕像肆虐滨海市以来,无论是他还是精灵们,都对神秘诡异的猫神雕像谈虎色变,就连向来是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的老茶也是如此,一谈到猫神雕像就顿感棘手,因为不知道要如何对付这种幽灵一样的怪物——双方还未正式碰面,自己就先挫了几分锐气,换言之就是未战先怯,这是兵家大忌。

    老茶听了也若有所悟。

    并非老茶的水平和觉悟不高,而是老茶一向是独行侠,更擅长以个体层面、战术层面来思考问题,而弗拉基米尔在思考时站得更高,眼光更长远、更广阔,是以军事家一样的目光从战略层面全盘审视问题。

    回想当初,老茶和飞玛斯夜探爱萌宠养殖基地,出于一时义愤,便出手将养殖基地里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宠物们全放了出来,没有考虑如此多的宠物要如何安置,导致其中很多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猫狗,客观上也是目前虐猫事件的导火索。

    如果当时有弗拉基米尔跟着,它肯定会通盘考虑问题,谋定而后动,不会让老茶和飞玛斯匆忙出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