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who怕who
    张子安觉得弗拉基米尔挺有意思,经常在出场前先吟首诗。

    听到吟诗之后,他知道自己没必要出手了,循声抬头望去,只见小区的供气管道上蹲着弗拉基米尔,比较意外的是旁边还蹲着另外几只猫——有一只灰的、有一只三花,还有一只鼻子下方是黑的,像是长了希特勒式的小胡子,模样滑稽搞笑。

    这三只猫灰头土脸,猫毛蓬乱,好几撮毛都黏在一起打了绺儿,看样子都是附近徘徊的流浪猫。

    它们和弗拉基米尔并排蹲在供气管道上,低头盯着下面的众人。

    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小白猫求助似的向它们喵喵叫。

    其他人虽然听不懂弗拉基米尔的诗词,但都听到了它的叫声,也看到了供气管道上的四只猫。

    “哈哈!这下有意思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流浪猫!我还以为小区里的流浪猫都被我打绝了,没想到还剩下几条漏网之猫!”刘勇辉哈哈大笑,把球棒藏到身后,从牛仔裤的屁股兜里掏出一个塑料自封袋,从袋里又摸索出几条小鱼干,对着弗拉基米尔它们挥了挥,“来,下来吃小鱼干。”

    刘文英盯着那几只猫,担心它们真的被小鱼干诱惑而跳下来。

    虽然她的毛毛是被流浪猫抓伤之后感染了狂犬病,而且有一段时间她也很恨抓伤毛毛的流浪猫,甚至亲手拎着球棒在小区里寻觅它,以防再有其他家猫被抓伤。但是毕竟冤有头债有主,怎么能滥杀无辜呢?

    最关键的是,这几只猫都不像是感染了狂犬病的猫啊!

    自从毛毛出事之后,她从张子安那里得知,感染了狂犬病之后往往会有畏光怕风的表现,而现在是大中午,太阳光正强,小风也嗖嗖地吹,但这几只猫并不在意。

    于是她好心提醒道:“阿辉啊,你看那只蓝猫的毛挺顺溜儿,不像是流浪猫,可能是别人家里养的猫跑出来了,你要是打死了,小心人家来找你,让你赔钱……”

    “怕啥?它身上连个项圈都没有,谁能证明它是家里养的?再说家里养的猫跑出来以后就是流浪猫了,没毛病!”刘勇辉满不在乎地说道。

    张子安不言不语,已经启动了看戏模式,唯一的顾虑就是要不要提前叫救护车……

    弗拉基米尔似笑非笑地盯着刘勇辉,轻轻一跃,从供气管道上跳到地面,像是真的被小鱼干吸引一样慢慢接近。

    张子安不得不承认,它的戏还挺多,那种既紧张不安又垂涎欲滴的样子被精准地演绎出来,几乎不亚于飞玛斯的演技,只不过它眼神中那种毫不掩饰的戏谑意味还是令他有些出戏,但前提是他知道它是在戏耍刘勇辉,否则可能也看不出来。

    刘勇辉就被它的演技骗到了,把小鱼干在它面前晃了晃,又向仍然蹲在供气管道上的另外三只猫晃了晃,说道:“快叫你的同伴也一起下来啊,小鱼干要多少有多少!管够!”

    弗拉基米尔冷笑,回头冲另外三只猫说道:“喵了个咪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另外三只猫像是得到命令一样,纷纷从供气管道上跳下来,默默地以半月形将刘勇辉围在当中。

    刘勇辉把那只小白猫堵在了角落里,现在他也被这三只猫堵在了角落里。

    “哎?”

    包括弗拉基米尔在内的四只猫的举动令刘文英倍感诧异,因为它们这种训练有素的表现并不像是普通猫,她不禁怀疑是不是张子安训练的它们……但是也不对,这些猫寒酸的样子确实是如假包换的流浪猫。

    刘勇辉也察觉到这四只猫的举动有些诡异,与他之前打死过的那些流浪猫截然不同,它们瞪着他的眼神中像是充满了仇恨。

    它们这是要……复仇?

    但是他不怕,他手上有那么多条猫命,就算它们成精了,也只不过是猫而已,能把他怎么样?还不是一棍子抡死一只?

    “呵呵,行,你们想玩是吧……”他色厉内荏地嘿嘿一笑,把装有小鱼干的塑料袋往地上一扔,悄悄从身后抽出金属球棒,打算等流浪猫们抢食的时候趁机下手。

    结果他没想到,弗拉基米尔不屑一顾地挥爪把塑料袋扫到了一边,其他三只猫本能地被小鱼干的气味所吸引,但是坚持着没有离开原位。

    刘勇辉看出来了,这只蓝猫是领头的,他听说过狗群里有狗王,狼群里有狼王,但还真不知道猫里面也有领头,这也算是新鲜事了。

    “你……”他像是刚才指张子安一样,用球棒一指弗拉基米尔。

    “你妹!”

    还不等他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弗拉基米尔闪电般地探出前爪,又是一爪子拍在球棒的侧面。

    刘勇辉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力量击中了球棒,令他的手腕骨痛欲折,再也握不住球棒。

    “哎呀!”

    他捂着手腕呲牙咧嘴,疼得直冒冷汗,球棒也脱手而出,咣当一声摔落在地,还骨碌碌滚出一段距离。

    弗拉基米尔举爪高呼道:“东风吹,战鼓擂,当今世界谁怕谁?同志喵,冲啊!”

    张子安:“……”

    另外三只猫得到它的号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发出凄厉的叫声,从不同的角度和方位冲着刘勇辉猛扑过去——三花顺着腿爬到他腰间,对短袖汗衫与低腰牛仔裤之间露出来的肉膘很感兴趣,探出爪子刷刷就是两下;灰猫冲他光着的手臂上来就是一爪子,抓得鲜血淋漓;而小胡子猫从背后跳到他的肩膀上,抱住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头发和脑袋又抓又咬。

    刘勇辉根本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以往的流浪猫遇到他之后连逃都来不及。

    他右腕剧痛,猝不及防之下,只得用左手护住脸,其他的地方反正皮糙肉厚,被挠几下也死不了。

    他大幅度晃动身体,拼命甩掉身上的那三只猫,慌不择路地拔腿就跑。

    比身体上的疼痛更令他不安的是——这几只猫不会真的感染了狂犬病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