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爬树
    弗拉基米尔抒发完心中的感慨,突然向张子安问道:“你觉得世界上有神吗?”

    “这个嘛……有时候觉得有,有时候觉得没有;有时候觉得应该有,有时候觉得没有也无所谓。”张子安如实答道,其实也这是大部分人的共同心态。

    他想起《宠物猎人》游戏的制作者,又补充道:“我觉得冥冥之中可能有什么更高级的存在吧,但那不一定是神。”

    弗拉基米尔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子安不知道自己鼓励它是对是错,但是他觉得它的努力确实起到了成效,令一盘散沙般的流浪猫初步团结起来,集中力量干大事。

    “说到天性,你刚才问这只小猫为什么爬上树之后自己下不来,对吧?”他把话题拉回最开始的问题。

    “嗯,所以我觉得它是不是恐高呢?但是恐高的话,它又怎么会爬到那么高?”弗拉基米尔带着强烈的求知欲点头,“难道这是也跟猫只对人喵喵叫类似的天性?”

    并不是所有人都养过猫,而在养过猫的人里,大部分人也就养一只猫,就算是养两只以上猫的,也很少去注意猫之间的互动,尤其是当养猫者不在场时它们之间的互动。简单来说,当没有人类在场时,猫彼此之间基本不会喵喵叫,因为没必要彼此卖萌,就算叫也不会有吃的送上来……

    喵喵叫简直像是猫专门为了取悦人类而进化出的某种技能一样,而且不得不承认,这项进化毫无疑问是超级成功的,让人类心甘情愿地沦为铲屎官,这大概是达尔文的阴谋吧。

    “稍等一下。”

    张子安回到店里,看到店员们也吃完饭了,正在盘点货物和收拾物品,他上到二楼储物间,找到一把折叠梯子扛下来。

    店员们见他扛梯子往外走有些莫名其妙,他则如实解释道有一只小猫困在树上了。

    他扛着梯子重新来到树下,把梯子支起来,摇了摇确认稳固,攀到梯子的顶端,拨开碍事的树枝和树叶,向黄白小猫伸出手。

    小猫有些害怕,毕竟它是一只流浪猫,跟人没怎么近距离接触过,也没有母猫教给它如何与人类打交道。它瑟缩起身体想躲开,但狭窄的树杈间无处可躲,最后还是被张子安双手夹住它的腋下,把它抱了下来。

    “为什么它能上树,却下不来?你仔细看看它的爪子。”

    张子安提起它的一只前爪让弗拉基米尔看。

    他屈指如钩,比划道:“猫科动物的爪子,也包括其他动物的爪子,绝大部分都弯钩形的,屈向掌心,这是为捕猎的需要,防止猎物逃脱,以及在攀爬和跳跃时固定身体。”

    弗拉基米尔又抬起自己的一只前爪低头看了看,点头表示认同。

    “这样造型的爪子,往上爬树时是很方便的,所以这只小猫很轻易地就爬到了高处,即使它以前可能根本没有爬过树……但是呢,当它想从树上下来时,就有问题了。”张子安冲着树努努嘴,“弗拉基米尔你可以自己试一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

    弗拉基米尔不假思索地蹿到树边,探出利爪三下两下便爬上了树。

    “现在下来吧。”张子安强调道,“注意,不要用跳的,而是要慢慢爬下树。”

    弗拉基米尔马上便敏锐地察觉到问题所在。

    它也经常蹿树越墙爬高,但是它倚仗着身体灵活,总是爬到最高处之后直接跳下来,如果实在太高,就在稍矮之处借一下力,像跳台阶一样转折着跳下来。以它的火爆脾气,从来没有过慢慢走下来的先例。

    此时它试着从树上慢慢往下爬,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得别扭。

    张子安在树下提醒道:“你是头上脚下爬上去的,要爬下来,依然要头上脚下,倒退着下来,只有这样,你的爪子才能扒住树干和树皮。”

    弗拉基米尔依言调转身体,像是把爬上树时的动作录下来然后倒放一样,慢慢又倒退着爬下树。

    “很别扭。”它浑身不自在地说道,“还是直接跳下来舒服。”

    “那当然,不过像这样的小猫是不敢直接跳的。”张子安把黄白小猫放到地上,刚才他搬梯子的时候顺便往兜里揣了一罐猫粮罐头,打开之后推到它面前。

    黄白小猫本来想跑,但是闻到猫罐头里鱼肉的香味,还是忍不住凑过来,闻了闻之后就把脸扎进罐头里,呼噜呼噜地开吃。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弗拉基米尔问道。

    他笑道:“我毕竟是开宠物店的啊,这是常识,而且我看过很多这样的猫,爬上高处却被困住了,不会自己下来,如果没有母猫教它们的话。”

    这只黄白色的小猫大概很早就与母亲分开了,它母亲没来得及教给它攀爬和上树的技巧,它只能自己在流浪的过程中慢慢摸索,或者等它长大了,就干脆像弗拉基米尔一样跳下来。

    人爬上高处之后,知道应该头上脚下再原路爬下来,但猫科动物并不习惯后退,即使从高处下来时,也总是想头下脚上,但是它们的爪子造型决定了它们只能头上脚下,慢慢往下挪屁股,否则钩不住树皮。

    黄白小猫想爬下树,但发现爪子钩不住树,总是要往下滑落,它又不敢跳,于是被困在树上。

    张子安凝视着远处回忆道:“小时候父母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是说很久很久以前,猫是森林里最厉害的动物,连体型比猫大得多的老虎都要拜猫为师,向猫学习觅食、打架、生存的本领。猫治学严谨,教学有方,老虎也学得很认真,几乎学会了猫的所有本领。老虎居心不良,学会本领之后就要在森林里称王称霸,甚至还想把猫吃掉,但是猫其实早有防备,故意没教给老虎怎么爬树,等老虎来吃它时,就爬到很高的树上,令老虎在树下干瞪眼。后来人们根据这个故事还编了一个歇后语,猫教老虎——留一手。”

    这个故事流传很广,而且衍生出各种不同的版本,但主要情节是相同的。

    弗拉基米尔认真而且很感兴趣地听着。

    张子安笑了笑,说道:“我当时听了这个故事,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上树有什么难的,为什么还非要猫来教?猫能上去,难道那么大个子的老虎却上不去?但事实上确实是需要教的,否则上去之后就可能会被困住,即使是万兽之王的老虎也一样,毕竟老虎也是猫科动物。编这个故事的人不是纯粹瞎编,起码是仔细观察过生活。”

    弗拉基米尔恍然,“很有意思的故事。以后我遇到有猫被困在高处时,就可以给它们示范一下怎么爬下来,不用特意回去找你搬梯子。”

    “师尊!”

    “店长,我们收拾完了,先回家了啊!店门没锁。”

    店员们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发现张子安还没回来,走出店外,看到他站在稍远处的一棵树下,便向他扬声喊道。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张子安也挥手回应。

    店员们结伴离开,还是如往常一样先送鲁怡云回到出租屋,剩下三人再一起回学校宿舍。

    弗拉基米尔转头看了看街道的远处,对张子安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去做,像平时一样给我留个窗户缝就行。”

    “好,你也小心点儿,不要逞强,如果遇上搞不定的事,可以回来找我们帮忙。”张子安还是蛮担心它在夜里会不会独自遭遇猫神雕像,即使它信心百倍,但毕竟猫神雕像不好对付。

    它微微一笑,“放心吧,死亡不属于喵喵主义者。”

    说完,它迈开轻快的步伐转身离去。

    “对了,还有一件事。”张子安略微提高音量,对着它的背影说道:“弗拉基米尔,如果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即使你犯了什么错误,我和大家也会尽力帮你弥补的!”

    弗拉基米尔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而是举起一只前爪表示知道了。

    “还有,如果可能的话,尽量早些回来。”张子安最后补充道。

    它这次不置可否,没有停顿,笔直地向远处的黑暗里跑去。

    不知什么时候,老茶出现在张子安的旁边,捋着胡须眯着眼睛注视弗拉基米尔远去的背影,缓缓说道:“果然是一辈新猫换旧猫,老朽拼上老命也只能解救数只猫,在飞玛斯的帮助下顶多也只能解救数千只猫,而弗拉基米尔却能解救千千万万只猫……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侠客了。”

    张子安笑道:“茶老爷子您太谦虚了,这世界上也不需要侠客,但侠义精神是永恒不灭的,只有心存侠义,人人都是侠客。”

    老茶欣慰地点点头,悠然神往。

    弗拉基米尔在快跑出视野时突然停下来,它在暮色阴影里转过身,声音遥遥飘来。

    “我觉得你错了,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神!就算是神出现在我面前,我也要让他尝尝喵喵主义铁拳的滋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