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通缉令
    入夜。

    除了餐饮业店铺还在坚持营业以外,附近的其他店铺陆续打烊,奇缘宠物店也不例外。

    店员们收拾完卫生,把东西归置整齐,便三五成群地离开了。

    在家里窝了一冬又一春的男女老幼们吃完晚饭,纷纷出门溜达或者遛狗,这时节气温合适又没什么蚊子,正是夜间散步的好时机。

    出门溜达的不止是人类,昼伏夜出的动物们也开始了活动。

    尽管是在中等城市的市区里,喜欢在夜间活动的动物可不少,经常在晚间出门遛狗的人可能有体会,自家的狗会突然兴奋起来,拼命拉着主人向某个方向跑去,对着草丛或者花坛狂吠不止,如果拨开草丛与花叶,往往会发现某种小动物正在瑟瑟发抖,比如刺猬、松鼠、野兔等等。

    当然,有这种本事的狗一般是中大型猎犬,像吉娃娃、博美之类的小型玩赏犬就别指望了。

    就在奇缘宠物店不远,两个熟人在外面遇上了,不禁开始攀谈,其中一个人带着一条成年金毛,但是没拴绳子,毕竟金毛咬人的案例几乎没有。两人热情的攀谈中,金毛好像嗅到了什么,撒腿就往一条小巷里奔去。

    听闻春节期间这附近有人套狗,它的主人急忙想喊住它,但兴奋的金毛却忽略了主人的喊声,一头扎进小巷,对着隐蔽角落里的一条流浪小猫呼呼地喷着鼻息。

    作为对狗宝具的金毛,体内流淌着猎犬的血液,对其他小动物也有很强的攻击性,如果有主人拉着还好,像这样自由放养的状态,经常给主人叼回意外的“惊喜”。

    此时它就盯着这只黄白色的小猫不停地狂吠,琢磨着用什么样的姿势把猫叼回去献给主人——当然,它是不会像猫妈妈那样温柔的。

    奇怪的是,这只黄白小猫没有流露出害怕的意思,只是看了它一眼,然后试着往墙上蹿。

    金毛正要张嘴去叼,突然风向一变,它察觉气味有异,赶紧抬头一看,只见墙头上亮着十几双满月般的眼睛,正居高临下地盯着它的动作,如果换个地方,估计会被认为是某位上古之神复活了。

    主人刚追到小巷口,就见金毛夹着尾巴呜咽地跑出来,绕着主人的腿求安慰。

    它的主人纳闷不已,不知道它遇到什么情况,不过看看光线昏暗的小巷,还是决定不追究了,毕竟好奇心害死猫。

    这片区域的平房以及二层小楼的屋顶上,此时聚集了上百只流浪猫,若是正常情况下,它们早已吵闹得不可开交,但此时它们异常安静,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声音,即使是屋顶下的居民也没有察觉。

    弗拉基米尔扫视着流浪猫代表们的脸,每次会议都会增加一些陌生的新面孔,这意味着流浪猫的力量和势力范围又扩大了。

    喵喵之火,正在燎原。

    不过,随着势力范围的扩大,通讯问题遭遇了严重的瓶颈,即时通讯无异于奢望,只能加倍扩大通讯喵的队伍,尽力保持信息的通畅。

    “今天,我要跟大家通报一件事情。”它开口说道,“我有一个朋友,是一个对流浪猫的处境深感同情的国际主义战士,它遇到了极度不公的待遇!”

    流浪猫们静静地听着,一双双眼睛忽明忽暗。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反动学术权威,对我这个朋友发动了卑鄙的污蔑和攻击,这不仅是对我朋友的冒犯,也是对所有流浪猫的挑衅!”它握紧一只前爪,愤怒地说道。

    流浪猫们挺直了身体,眼眸中燃烧起愤怒的火焰,为阶级兄弟遭受的苦难而鸣不平。

    弗拉基米尔慷慨激昂地一挥前爪,“我现在正式发布最高通缉令!请你们充分调动麾下流浪猫的主观能动性,最大限度地发挥流浪猫搜集情报的能力,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反动学术权威给我揪出来!”

    流浪猫们群情激愤,打破了保持许久的寂静,嗷嗷叫着纷纷请战。

    屋顶下正在看电视的一家人听到屋顶上传来的动静,嘀咕了一句:“春天都快过了,还闹猫呢。”然后若无其事地把电视音量调大。

    弗拉基米尔满意地点头,等群猫们发泄完情绪,稍微安静下来,又说道:“这次的工作重点,要放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因为按照我的猜想,像那种反动学术权威大概会住在大城市里,过着剥削阶级穷奢极欲的糜烂生活。”

    几只身轻如燕的通讯喵点头表示会负责把这件事向大城市的喵喵支部传达。

    “此外,其他地区的流浪猫也不要放松警惕,毕竟世事无绝对,我们的根是在中小城市和农村,农村包围城市的基本原则不能动摇!”弗拉基米尔又补充道。

    有流浪猫代表提出疑问——什么是反动学术权威,长什么样?是不是像比特犬一样面目狰狞?是不是脖子上戴着金链子,身上布满纹身,随身带把刀,从宝马车里出来见谁砍谁?

    就算是找人也要有目标才行,如果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那实在是大海捞针。

    弗拉基米尔摇头,“没那么简单,敌人很狡猾,擅于伪装,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不会轻易露出马脚。”

    它回忆着从电脑屏幕上看到的照片,描述道:“那老头年纪很大,高高瘦瘦,道貌岸然,我看过的几张照片里都穿着老式传统服装……啥是老式传统服装?这个嘛……反正跟年轻人穿的不一样就是了!还有其他疑问吗?”

    如果能给每只流浪猫发一张照片就好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只能广撒网,把一切可疑人物全都揪出来。

    流浪猫们恢复安静,没有其他疑问了。

    “好!”弗拉基米尔满意地露出笑容,继而眼眸中寒光一闪,“现在该是讨论一下猫神雕像的问题了,咱们布下的天罗地网和口袋阵,是时候收网捞鱼了!天连五岭群喵落,地动三河猫爪摇。借问雕像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