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升官
    除了蒋飞飞进店工作的时间比较晚,没有亲眼见过猫神雕像,对丢失的猫神雕像只是略有耳闻之外,其他三个店员都是店内元老,目睹了猫神雕像从被小雪当礼物送来直至神秘失踪的全过程。

    以前他们对猫神雕像并不在意,以为这只是张子安又一次标新立异的行径,毕竟其他店铺一般为了图吉利而在店门口摆一头黄铜牛,唯独张子安摆一只青铜猫。

    后来,当猫神雕像失踪后,张子安开出高价悬赏,提供有效线索者可以在店内任选一只宠物,他们才隐约觉得这尊猫神雕像可能不一般,但具体不一般在哪,他们并不清楚。

    另外就是,猫神雕像的失踪太过离奇,店铺明明没有失窃的迹象,而且还有战天守夜,它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如此重视它的张子安却没有选择报警,这些细节都令他们感觉有些怪。

    现在,失踪数月的雕像被重新找到,但样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变得惨兮兮的,他们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原来那只。

    王乾看到雕像左下巴上的凹陷,伸出自己的拳头比划了一下,纳闷地说道:“这怎么像是被拳头打的?不过这拳头也太小了,连小孩子的拳头都比这个大吧……”

    李坤说道:“你别犯傻了,哪有拳头能把实心的青铜雕像打成这样?泰森都做不到!依我看,这分明像是浇铸时一体成型的!”

    鲁怡云和蒋飞飞近距离打量着失而复得的猫神雕像,也是面露诧异,与王乾李坤产生了相同的疑问。

    “店长先生,这雕像是怎么找回来的?”她问道。

    张子安没办法如实解释,只得找个借口敷衍道:“这个吧……昨天晚上你们下班离开之后,突然有人加我好友,发来信息,说在绿地附近发现一尊疑似的雕像,让我过去看看——像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你们也知道,都是冲着悬赏来的,但我琢磨着反正离得近,过去看一眼又不会怀孕。然后我就过去了,一看还真是咱们丢的雕像,我本来打算等你们上班来再一起搬回去,但又怕夜长梦多再丢了,于是就自己连夜弄回来,折腾了一夜,累得我腰酸腿痛。”

    四位店员听得半信半疑,王乾更是忍不住说道:“师尊,您折腾了一夜,腰酸腿痛,这个我信。”

    张子安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

    “那人是谁?什么时候来领奖赏呢?”鲁怡云问道,“如果店长你不在的时候那人过来领赏,我怕弄错了。”

    所谓的领赏人当然是不存在的,张子安也舍不得真找个人来领赏,于是敷衍道:“那人说不用了,他不喜欢宠物,也不想养宠物,只是道听途说了这件事,又恰好看见疑似的雕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通知我一声……我把雕像捡回来之后,给他发了个红包作为感谢。”

    这个回答并不能令店员们完全消除疑问,但从逻辑上是讲得通的,毕竟确实有人不喜欢宠物,或者受到客观条件的制约不能养宠物,对他们来说,任选一只宠物还不如红包来得有吸引力。

    弗拉基米尔听得暗暗点头,真不愧它钦点的战略忽悠局局长,这张嘴就来的本事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嘎嘎!本大爷刚刚听说,你这个白痴居然升官了?”

    理查德跳到张子安的肩头,聒噪大叫道。

    张子安想抓住它的鸟嘴让它闭嘴,却又被它逃掉了。

    “升官?难道店长你升入省政协了?”蒋飞飞一听,以为张子安真的平步青云了。

    “嘎嘎!那倒不是,他刚刚被提升为战忽局局长,你们以后可以称呼他为——局座大人!”理查德飞到高处,冲大家嬉皮笑脸地说道。

    “不不!”王乾耿直地摆手,“世界上有且只有一个张局座,为我国国防事业做出过无数重大的贡献!”

    “那你们可以叫他——张菊坐!”理查德吟诵道,“停车坐菊枫林晚,屁股红于二月花!”

    张子安早已开始四处寻找鸡毛掸子,准备狠狠抽它一顿。

    理查德昨天夜里饱饱地睡了一觉,而张子安彻夜未眠,精力没法跟它比,追了几下抽不到就暂时放过了它。

    店员们也都看出张子安很疲惫,没有再追问猫神雕像的事,让他上楼去休息,由他们来负责楼下的事务就行,如果遇到处理不了的事再打电话叫他。

    张子安确实很需要补觉,困得眼睛快睁不开了,也就没有推辞。

    菲娜、雪狮子和老茶趴在自己常待的位置上各自补觉。

    回到二楼,张子安看到星海也在睡觉,觉得有些纳闷,因为他昨夜出门的时候没有叫上星海,难道是他们在楼下讲话吵到它了?

    他放轻脚步,坐到床边,脱下外套。

    其实他很想就这样倒头就睡,睡到午饭时再起来,但他看到π已经起床了,坐在电脑前神思不属地发呆,似乎根本没察觉他进来,于是又起身走到书桌边,低声问道:“π……有什么新消息没?”

    屏幕上是一篇空白的Word文档,只写了个章节数,正文一个字没写。

    π猛然回过神,慌张地摇摇头,把手放到键盘上,想装出努力打字的样子,但是它写了删,删了写,文档正文里却只留下“清晨,张子安”这寥寥数个字。

    它心里有事,无法沉浸在文字之中,心被填得满满的,更无法沉下心来想剧情。

    看到它那强颜欢笑的神情,张子安知道不用多问,这个层级的斗争已经不是他这个小市民能够参与和改变的了,除了静等之外,好像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弗拉基米尔也回到二楼,打个呵欠也想睡觉。

    突然,它好像听到了什么,强打精神跳上窗台,向外望去。

    温度适宜,和风习习,二楼的窗户都是从早开到晚,方便通风。

    一只优雅的白猫蹲坐在街道对面的墙头,看到弗拉基米尔,便向它招了招爪子,意思是有新情报向它汇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