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它能隐约感觉到,命中注定的敌人似乎在就在这里,等待它去战斗。

    它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但它相信当它见到对方时,一定能够认出来——另外,绝不是犬吠声传来方向的那些乌合之众。

    它的毛发还没有完全晒干,湿乎乎地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好心情全被破坏了。

    于是,它大步跑动起来,向犬吠声传来的方向,它要给那些不知好歹的小赤佬一点儿颜色看看。

    一个驾驶铲车的职工注意到不远处狂奔而过的这道白影,对另一个正在驾驶轧路机的职工喊道:“看!又来一条流浪狗!以前好像没见过这条!”

    后者瞥了一眼,不屑地喊道:“看样子像是刚从家里跑出来的,瞧那小身板,我敢打赌,这狗在填埋场活不过三天!你赌不赌?”

    “算了,不赌了,这个月工资发下来还要去相亲呢。”前者摇头拒绝了,因为他也觉得这条体型单薄的狗来到这里肯定会被欺负,如果见风使舵认个老大兴许还能活下来,否则估计只有活活饿死的份儿。

    白狗没有注意他们在说什么,径自向前跑,小心地避开地面上暴露在外的碎玻璃、截断的钢筋和压瘪的易拉罐。垃圾填埋场的异味令它阵阵反胃,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狗聚集在这种破烂地方。

    它跑着跑着,突然听到附近一声狂吠,似乎是冲着它来的。

    果然,一条又脏又臭的野狗出现在白狗面前,身上挂着烂菜叶子,肩头还有一处被锋利的物体划开的伤口,伤口里翻出鲜红的血肉。

    十几只苍蝇在野狗身边嗡嗡地飞来飞去,不时落在它的眼皮上、后背上以及伤口处,而它只是随意抖抖身体甩甩尾巴,暂时赶走苍蝇,不过片刻之后它们又会落下。

    白狗疑惑地驻足,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拦下自己。

    “汪!”

    野狗亮出脏兮兮的獠牙,冲它发出一声狂吠,随着声音喷出的还有口臭,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白狗。

    “是要拦路抢劫?对不起,我没什么可给你的。”白狗摇头,“趁我还没发脾气之前,你赶紧滚吧。”

    野狗被白狗轻蔑的态度激怒了,它本以为这条体型单薄的白狗很好欺负,只要吓唬一下,就能把白狗收为小弟,至少也会吓得白狗伏地求饶,夹着尾巴跑掉。

    它猛冲过去,张开嘴就要咬白狗。

    白狗不躲不闪,只是嫌恶地微微扭头,像是被野狗的味道熏得不行。

    直到野狗冲到近在咫尺的距离,它才不慌不忙地把头一低,气沉丹田,腰腹发力,低吼一声:“我顶!”

    它如出膛的炮弹般迎击野狗,却采用了犬类极为罕见的攻击方式——用脑袋去顶敌人。

    这条野狗只是野狗群里一条籍籍无名的小角色,即使如此也干过很多次架,有输有赢,有单挑有混战,但从没见过哪条狗用头来顶自己。

    野狗本来是想咬白狗的脖子,脖子对大部分动物来说都是致命的,一旦被敌人咬住就很难翻身。但白狗这一低头,恰好用脑袋保护住最脆弱的脖子,令野狗的牙齿咬了个空。

    不仅如果,白狗的脑袋重重撞在野狗的胸口,几乎令野狗像是被铁锤击中一样,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离地而起,在空中翻了个几个跟头,然后像破麻袋一样摔在地上,半响挣扎着站不起来。

    野狗的眼神心有不甘:你……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警告过你了。”白狗鄙夷地一瞥,“下次拦路之前,先看好你要拦的是谁!”

    说完,它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把这条野狗甩在身后。

    短暂的插曲没有耗费它太多时间,片刻之后,它来到土狗团与獒犬组对峙的现场。

    等它赶到的时候,混种罗威纳与巨獒之间的战斗已经一触即发,双方的眼神之间简直快要迸射出火花。

    白狗闲庭信步般溜达,竟然往混种罗威纳与巨獒的中间插过去,像是根本没把这两条凶神恶煞般的狗以及其他助威的流浪狗放在眼里。

    在土狗团看来,这条新冒出的白狗大概是属于獒犬组的,而在獒犬组看来又恰好相反。

    于是,在场每条狗都对白狗亮出獠牙,汪汪狂吠,意思是:别来碍事!滚回你那边儿去!再敢往前走就分分钟咬死你!

    “汪希匹!”白狗叱骂道,“你们这帮小赤佬和猪头三竟敢冲我吼?给你们一个机会把你们的臭嘴闭上!”

    群狗愣了一下,不知道它哪里来的底气居然如此嚣张,不怕它们一拥而上把它撕成碎片吗?

    “呜汪!”

    混种罗威纳被激怒了,它离白狗最近,以猛虎下山之势向白狗扑过去,打算先把这条不知死活的白狗秒杀,就当是一碟开胃小菜,吃完之后小菜之后再吃正餐,去跟老对手玩命。

    “我顶!”

    白狗故伎重施,缩脖低头,避开敌人的利齿,脑袋从混种罗威纳的两条前腿间穿入,不偏不倚地顶在敌人的胸口上。

    混种罗威纳被撞飞了,但它比那条野狗强一些,落到地上之后踉跄倒退数步才不支倒地。它感觉自己肺里的空气被急剧压缩,顺着喉咙被挤出体外,而胸骨和胸肌受到重击之后迟迟没有恢复原状,令它像窒息一样难受。

    土狗团的成员们难以置信地交替注视白狗与混种罗威纳,自家的老大……输了?而且输得这么干脆,连一个照面都没撑过去?

    不仅它们震惊,对面的獒犬组也顿时鸦雀无声。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没有谁比獒犬组的成员们更清楚这条混种罗威纳的战斗力,它以前欺负和咬伤过好几条獒犬组的成员,令它们敢怒不敢言,但不可一世的它居然就这么被秒了?

    再望向白狗的眼光,已然充满敬畏,这样的眼光以往是四大头领独享的。

    这条突然出现的白狗,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