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于旅游来说,有个熟悉本地情况的靠谱向导带路还是不错的,可以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可以避免挨坑,总之有百利而无一害,但张子安还是拒绝了杰克,一是有精灵们在场,二是因为时间还多得是,初来一个新地方,自己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去自行探索也挺有乐趣的,就像是玩游戏时不应该一开始就看攻略,那样会减少很多乐趣。

    既然飞玛斯都戴上了护目镜,张子安当然也不能落后,他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副太阳镜戴上,自我感觉帅气度又提高20个百分点。

    “怎么样?去哪里吃?下馆子还是在街头上买点儿?”他征询精灵们的意见。

    “依老朽之见,还是在街头逛逛吧,多接触一下本地的风土人情,诸位以为如何?”老茶率先发言。

    其他精灵没有意见,毕竟下馆子会受到很多限制。

    “那好,咱们去汗·哈利利市场吧,那边应该有很多街头小吃。”张子安拿出旅者必备的地图看了看。

    从四季酒店出发,往东过了桥,再往东北方向走不远,就是开罗最大的集市——汗·哈利利市场,是游客购买纪念品和土特产的好所在。尽管开罗也有豪华商场,里面不乏国际名牌,但开一趟国外还买made in china的东西没必要。

    理查德本来站在张子安的右肩头,这时它感觉阳光强烈,就又跳到他的左肩头,躲在他脑袋的阴影里,叫道:“嘎嘎!本大爷肉……玉蒲团呢?你这白痴没忘带过来吧?”

    “没忘鸟笼,你急个毛线啊!现在又没热到那种程度!”张子安说道,“对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刚才说什么捷克斯洛伐克的……”

    “嘎嘎!本大爷只是听那人叫杰克,所以有感而发!”理查德岔开话题,说道:“你们看这些人,浑身上下裹得也太严实了吧!”

    确实,迎面走来的埃及当地人,在如此高温的天气里却依然穿着很多衣服,相比之下,张子安只穿了长袖衬衣和牛仔裤。特别是,不时还能看到全身上下裹着黑袍的当地女性,除了眼睛和手指之外,看不到身体的任何部位,就连眼睛那里也有一层薄纱。

    这样强烈的阳光,穿白色长袍可以认为是为了防晒,但黑色长袍吸热能力太强,穿着恐怕很不舒服。

    当然,也有很多当地女性穿得没那么保守,只是围了条头巾,而且做工精美的头巾还挺好看的,甚至还有年轻妹子连头巾都不戴,与游客没什么区别。

    张子安低声警告理查德,该闭嘴的时候就要闭嘴,特别是不能去跟这些穿着黑色布卡罩袍的女人开玩笑,男人甚至不能与黑袍女人发生任何肢体接触,否则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卫康在出发前也三令五申,强调必须尊重当地人的风俗,这既是为了礼貌也是为了安全。

    理查德会说阿拉伯语,嘴上又没把门的,很容易因为开玩笑而惹祸上身。

    它见他说话时的神情和语气都非常严肃,知道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遗憾地表示知道了。

    不仅他在观察当地人,当地人也在好奇地观察他。

    黄皮肤黑头发的样貌在当地非常少见,因为埃及并不是中国和日韩的热门旅游目的地,来这里的游客多以欧美人为主,就像是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围观洋人的感觉差不多。更何况他还有一猫一狗同行。

    “这里好脏。”

    过了桥之后,飞玛斯小心地避开脚下的一坨垃圾,而这样的垃圾在前面越来越多。

    菲娜摇了摇耳朵,显然这句话在它听来有些刺耳,就算阔别多年,这里依然是它的故乡,被别人当面说你的家乡好脏,大部分人都不会高兴。

    但事实俱在,它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一句实话,因为这里确实很脏,甚至比两千年前还要脏,空气质量也很差,极端干燥又混着呛人的汽油味道和尾气。

    它蓦然惊觉,原来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它已经渐渐习惯了滨海市那潮湿又略带海腥味的空气,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分明四季,习惯了云卷云舒和风霜雨雪,习惯了宠物店的整洁和消毒水味道……

    在它内心之中,也有些嫌弃这里的脏和乱,并且为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愧——它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再怎么说,这里是它的家乡啊。

    它把头几乎垂到了地面。

    “确实挺脏的,大家走路时都留心脚下。”张子安说道,“这里几乎没人清扫垃圾,又常年不下雨,没办法靠雨水把垃圾冲走,只能越堆越多。”

    飞玛斯无语,“埃及人可真够懒的,居然愿意住在垃圾堆里,连我当年在美国农场里住的狗窝都比这里干净!”

    “懒的是现代埃及人,而不是古代埃及人,别忘了现代埃及人与古代埃及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民族。无论是勤劳努力还是聪明才智,古代埃及人绝对不亚于古代中国人,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古代民族,甚至在很多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否则就不会在其他文明还在吃土的时候,就依靠粗陋的工具建立起令人惊叹的金字塔,以及其他一系列奇迹般的建筑,而金字塔的建造方法之谜迄今没有被彻底破解。”张子安纠正道。

    飞玛斯点头,“金字塔我闻名已久,你说得对,是我失言了。”

    菲娜心中一动。

    对呀!

    为什么要羞愧?

    这里确实是它的家乡,但家乡早已被外族人占据了,外族人把这里糟蹋得一塌糊涂,跟它又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给外族人错误而买单?

    反之,外族人把这里糟蹋得越狠,就越能显示出神国的伟大与辉煌!

    想到这里,屈辱与羞愧一扫而空。

    它悄悄瞟了张子安一眼,这个没什么用的下仆,有时候还挺会说话的。

    于是,它高傲地挺胸昂头,改以批判和怜悯的目光扫视目力所及的一切。

    “这里确实好脏。”它难得地出言附和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