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特色饭
    科考队抵达埃及后的第三个清晨来临了。

    “喵喵喵!你们昨天去贝斯特女神的神庙了?女神漂亮不?胸大不大?”

    一大早雪狮子就聒噪个不停,深深地为昨天没能目睹女神的丰姿而遗憾。

    “根本没见到,那里已经成废墟了。”

    张子安推门而入。

    他刚跑到汗·哈利利市场去买早餐,顺便对拉扎特一家慷慨借车表示感谢,可惜手头除了拼夕夕版凊凉油没什么其他东西能当礼物的。他挺过意不去,暗暗打听了拉扎特家的地址,打算回国以后寄份礼物过来,毕竟咱来自礼仪之邦,不能让科普特人小觑了。

    另外,他去市场的时候倍加小心,鬼鬼祟祟跟做贼差不多,因为他打听了一下,附近的摊主说,他第一天遇到的那几个喝红茶打麻将的当地男人这两天都没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张子安知道他们生的是什么病——君有疾在丁丁,不治将恐深啊!

    “喵喵喵!奴家才不需要其他女神,陛下就是奴家的女神!”雪狮子见菲娜也从露台上进来,立刻表忠心。

    菲娜暂时顾不上雪狮子,它使劲嗅了嗅,紧紧盯着张子安手里拎的东西,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这么香?”

    “好像叫什么kofta的,还有烤鱼。估计你们吃烤鸽子也吃腻了,买些其他的换换口味。”张子安打开袋子开始给精灵们分早餐。

    Kofta是另一道来埃及必点的国民大餐,是用小牛肉或者羊羔肉剁成细碎的肉末,有时也用鸡肉,加入香料和洋葱调味,做成棒状或者丸状,再用铁签子串起来烤,烤好后在盘底铺上西芹或者其他时令蔬菜盛盘端上来,分量极足,辅以薯条或者埃及大饼佐餐,极大满足人们心底对肉的渴望。

    除了理查德之外的精灵们都是肉食动物,闻到kofta的味道就垂涎欲滴,连整天嚷嚷着要吃生牛腩的雪狮子也直擦口水。

    一份kofta什么都不会浪费,理查德吃时令蔬菜,精灵们吃烤肉,至于薯条和大饼……不是还有张子安吗?

    “呸呸呸!这是什么鬼东西?你这臭男人想害死老娘吗?”

    对肉有着狂热追求的雪狮子光吃kofta还不满足,又把魔爪偷偷伸向张子安买来烤鱼,结果它刚吃一口,就像吃了黄连一样皱起了脸,把嘴里的那一口烤鱼又吐掉。

    “我还没给你们分呢,谁让你自己动爪了?”张子安反问道。

    雪狮子不停地吐口水,还跑去洗手间用水龙头冲了冲舌头,看样子苦得不行。

    水把它的脸上和脖子上的长毛弄湿了不少,若是在国内需要马上吹干,不过这是埃及,只要去露台上晒五分钟的太阳就够了。

    菲娜仔细观察了一下烤鱼,疑惑地说道:“这鱼……为何不去鳞?”

    “我也是买了之后才发现的,总不能扔掉。”张子安无奈地说,“谁知道埃及的烤鱼居然不去鳞……”

    这烤鱼除了不去鳞以外,卖相也不怎么样,像是烤糊了一样,表皮和尾鳍都已经烤成了焦黑色,放在国内恐怕会被挑剔的食客当场退餐,但这就是埃及的特色,烹制食物的火候都偏大。

    精灵们都对这烤鱼没什么兴趣,还不如李大爷做的烤鱼好吃,所以消灭这份烤鱼的任务就落在张子安头上。

    埃及当地人吃烤鱼一般是配炒饭,只有张子安是大饼薯条配烤鱼,中不中,洋不洋,还挺苦,早知道就多买一份kofta了。

    没办法,自己买的饭,含着泪也要吃,否则对不起花的钱。

    精灵们风卷残云一样吃完早饭,各自躺着消食,张子安把残羹冷炙收拾进垃圾桶里,省得让客户服务员以为这里被洗劫过。

    菲娜又跑到露台上,沐浴着清晨的阳光消食。

    雪狮子跟在菲娜身后,一早一晚是它能与阳光接触的仅有时段。

    昨天从贝斯特神庙废墟回来之后,菲娜独自沉思的时间更多了,在夜里眺望着尼罗河的夜景久久发呆。

    但是,悲伤并没有击倒它,正如张子安料想的那样,它拥有坚强的内心,发泄完积蓄已久的情绪之后已经恢复了冷静,像是想通了什么事。

    他没有贸然追问它在想什么,以及从废墟里如痴似狂的原因,反正就算问,它也不会说。停留在埃及的时间还很长,他还有的是时间去揣摩圣意。

    “今天的人似乎少了很多。”

    老茶眺望大街,发现无论是行人还是车辆都比昨天大为减少。

    “嗯,因为埃及的斋月已经从昨天傍晚开始了,大部分当地人都停留在家中,减少外出。”

    张子安抬手指向天空,天上还有一轮极细极淡的新月,即将淹没在太阳的光芒里,这是斋月开始的标志。

    “这对咱们有什么影响?”飞玛斯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吧,我觉得反而是一件好事。”张子安说道。就算那几个把凊凉油当成印度神油的当地男人回过味来,饿得头昏眼花的他们估计既追不上他也打不过他。

    “阿——则——安!快过来!”

    世华尖锐的嗓音从浴室方向传来,尖锐得令张子安浑身都觉得刺痒,跟听了指甲挠玻璃的声音差不多。

    为了以防隔壁的客人投诉,他快步从露台来到浴室,问道:“有什么事?”

    世华气鼓鼓地叉着腰,“说好的带我去海边直播,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那些魂淡粉丝们总是拿这个讥讽我,还有人编排成了段子,说什么——世华一开口,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埃及’,什么‘五星级酒店’,直播间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具体我记不清了,这是在讽刺我吧?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张子安:“……这还真是讽刺,网上那些宅男特别擅长编这个。”

    她更是气得咬牙切齿,拍击水面泄愤,把水溅得满地都是。

    “那好吧,就今天吧,趁着斋月来临海边人少,咱们今天就去海边,满足你的愿望。”张子安做出决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