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第二次生命
    萨利姆的开场白成功地吸引了观众们的好奇,为什么他说这是自己重获新生的第二天呢?

    视频中的萨利姆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半转身指向身后的棚屋与篝火,以及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的族人,“这是我所在的部落,这些都是我的亲戚和朋友。目前我们部落停留在锡瓦绿洲附近,并且会一直在这里停留到冬天,如果你们想来拜访,我和我的族人非常欢迎。冬天,我们又会启程迁徙,不知道会走向哪里。”

    萨利姆是用英语说的,张子安为视频添加了字幕,让英语不佳者也能听懂。

    贝都因人独特的生活方式进一步吸引了观众们的兴趣,有些观众对贝都因人有所耳闻,但大部分人是头一次听说这个特立独行的民族。

    萨利姆悠闲地踱着步子,带着视频拍摄者和观众们在部落村子里随意而行。

    一望无际的戈壁、十几米深的石井、熊熊燃烧的篝火、四面透风的棚屋、安贫乐道固守传统的少数民族、正在反刍的单峰驼,抽水烟壶的男人、烙大饼的蒙面妇女、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还有那令人惊叹的纯净星空,这一切都是造不了假的,造假的代价未免太大。

    观众们目不转睛地看着,除了极个别的水军还在叫嚣之外,大家都把其他的事忘到脑后,弹幕中尽是对这片原始美景的惊叹。

    萨利姆展示这些,并不单纯是为了让观众惊叹,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言外之意是:如果有怀疑,尽管来查证。

    他停下脚步,再次语出惊人,“我,是部落的背叛者。”

    观众们已经完全被这段视频吸引了,萨利姆说的每句话都仿佛能扣动他们的心弦。

    接着,萨利姆解释道:“之前,我不喜欢部落,讨厌日复一日过着原始的生活,我向往大城市,逃离部落去大城市打工,并且渴望有一天能定居在大城市里——当然,也许在你们看来,马赫鲁港不算大城市。”

    他的话引起了很多来自农村和小地方的观众的共鸣,他们都像他一样,想要逃离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为了能够挣到更多的钱,背井离乡前往大城市打工,宁愿付出比当地居民多几倍的艰辛,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在大城市里买房,定居在大城市,让自己的孩子跟大城市的孩子过上同样幸福的生活。

    他们与萨利姆之间,并无本质的区别。

    萨利姆展颜一笑,“除了打工挣钱之外,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冲浪,只要能从黑心老板那里得到假期,哪怕只有半天,我也会借车驶往海边,去练习冲浪。昨天,我也去冲浪了,那是一片因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的浴室而闻名的空旷海滩。”

    观众们被他的话拉回现实,猜出他就是救人事件的主角,聚精会神地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去那片海滩好几次,之前每次都很顺利,我从不知道海面之下还蕴藏着未知的危险。”他神色一凛,呼吸也变得困难,再次回忆起那惊心动魄的瞬间。

    “突然起了风暴,一种撒哈拉沙漠中特有的风暴,叫作哈麦丹风,这种风不算很厉害,但特别影响视线。难得的假期,我还没有尽兴,不想就这么回去,于是就想找片平静的海面等风暴过去。我找到了,开开心心地划着冲浪板游过去,然后……我被卷入了离岸流。”他的脸孔因为痛苦而扭曲,回忆濒死体验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张子安在编辑视频的时候插入了对离岸流的解释字幕,以及那片海滩在数年前也曾淹死过四名中国留学生的事实与相关的报导。

    观众们看得暗暗揪心,替那四名中国留学生惋惜。

    细碎的拼图正在重新组合成事件的真相。

    萨利姆摇头反省道:“我不熟悉大海,犯了两个错误,一是不应该游向陌生水域,二是不应该抛弃冲浪板……我跳进大海,试图自己游回来,但离岸流像是魔鬼一样抓住我的双脚,把我往水底下拖……我挣扎了,也反抗了,但无济于事,海水没过了我的脖子、下巴、嘴和鼻子,我沉下去了……”

    他困难地吞咽着唾沫,“如果你们要问我当时在想什么,我后悔,我不甘心,我向神祈祷,我想活下去,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我还想看到更远的世界……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有人知道我来到这片海滩,直到很久之后,我的家人才会得知我的死讯,却连我的尸体都找不到,我不会按照传统埋骨黄沙,而是葬身大海……”

    萨利姆的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憧憬,甚至压过了回忆的恐惧,“就在这时,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我的头顶,身材苗条而柔软,胸前有什么东西在闪光,我想那应该是天使,天使来接我了,我终于可以摆脱痛苦了……她向我伸出手,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已身在天堂。”

    他盯着镜头说道:“我后来才知道,救我的人是来自中国的一位网络主播,她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跟她的容貌一样美丽,叫作世华。”

    得到萨利姆亲口证实,世华的支持者们顿时扬眉吐气,衷心地为世华而骄傲。

    “她和友人来到这片海滩直播,她的友人猜测我可能遭遇了危险,但他不会游泳,就通知了擅长游泳的世华……之后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真神在上,我发誓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萨利姆郑重地发誓。

    虽然中国社会的主流是无神论,但只要有常识的人都清楚,对于这些信奉宗教的少数民族而言,向神发誓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不是开玩笑的。

    萨利姆说到这里,语气转为愤慨,瞪着眼睛怒视着镜头,“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世华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以为自己永远没有机会报答,但是,若非她的友人通知我,我不敢相信这样一位天使般纯洁美丽的姑娘竟然在中国的网络上受到了丧心病狂的污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