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沙丘脱困
    现代科技给了人们无与伦比的便利,也令世界变成“地球村”,但某些区域依然令人谈虎色变,比如深海,比如雪山之巅,比如沙漠深处。

    不少人进过沙漠,甚至穿越过沙漠,但往往都是遵循被验证过的、较为安全的路线,沿途有城市、有绿洲、有补给点,甚至是开车沿着沙漠里的公路“穿越”沙漠的,全程还被媒体跟拍,跟作秀差不多。

    然而,张子安他们的队伍是沿着一条恐怕几百年没人使用过的古代走私之路进入沙漠深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禁区。

    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虽然他们带了卫星电话,但万一出了事,不能指望效率低下的埃及官方来营救,那跟等死没什么区别——另外有一说一,这里到底还是不是埃及境内都要打个问号,说不定他们已经不知不觉越过了埃及和利比亚的国界线。

    出了事,只能自救。

    怕什么来什么,包括张子安在内的车队成员听到有车辆抛锚的呼叫,心里先是一紧,然后在安全地带刹车,等车完全停下来就跳下车,纷纷跑向车队的后方。

    10号车是谁开的?

    由于两支队伍只是刚刚会合,彼此都面生得很,再加上车队的顺序是两支队伍混排的,大部分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10号的驾驶者是谁。

    不管是谁,总之要先去看看情况。

    张子安让菲娜和飞玛斯在车里等,他跟随众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后跑。

    不用跑得很近,他们就看到一辆越野车不偏不倚地抛锚在沙脊上,发动机还在运转,前后轮扬起大量沙尘,但就是挪不动地方,就像是四脚朝天的乌龟。

    纳巴里见多识广,皱了皱眉,说道:“油门小了,前轮过去了,后轮没过去,正好被沙脊顶住底盘,把车架起来了,前后轮吃不到力……还好,问题不大。”

    这时,跑得近的人已经认出来了,10号车的驾驶者是杜学涛,他被困住之后大窘,急得满头大汗,死命地扭方向盘和踩油门想要自己脱困,但无济于事。

    “熄火!先熄火!”

    其他人挥着胳膊向他吆喝道,不敢靠得太近,因为大家看出这种情况很危险,现在轮胎吃不到力,但如果车辆重心移动导致前轮或者后轮突然吃到力了,油门踩得这么深,车就可能一下子猛蹿出去,撞到人或者撞到其他车都有可能。

    发动机的咆哮声掩盖住大家的喊声,大家心里捏着一把汗,心说这杜学涛也太愣了,大概是觉得向别人求助很丢人吧。

    “小杜!你逞什么能?赶紧熄火!立刻!马上!”

    还好卫康教授及时赶到,通过对讲机骂了一顿杜学涛,让他赶紧熄火,不能蛮干,他这才颓然松开油门,关闭发动机。

    杜学涛沮丧地打开车门,从车里跳下来。

    但是他忘了,自己正处于尖尖的沙脊上,而沙脊上的沙子是最轻、最细、最容易滑动的,他的双脚刚一着地就失去了平衡,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整个人打着滚儿翻落沙丘。

    离得近的人怕他摔伤,赶紧冲到沙丘脚下拦住他。

    “咳!咳!”

    被人从沙子里刨出来的时候,杜学涛已经成了个沙人,由于他出了很多汗,满头满脸满身蘸满了沙子。

    他把嘴一张,舌头上都是沙子。

    “眼睛……我的眼睛……”他含混不清地叫道。

    众人吓了一跳,以为他的眼睛在翻落过程中受伤甚至失明了,那情况就麻烦了,可能要中断行程把他送回锡瓦绿洲,然后送回大城市治疗。

    张子安弯腰捏住露出一点儿的眼镜腿,把整副眼镜从沙子里拽出来,吹掉沙子递给杜学涛,“别急,你的眼镜在这儿呢!”

    杜学涛高度近视,失去眼镜跟失去眼睛没什么两样,心里慌得一逼。

    拿回眼镜之后,他心里才算多少安定了,重新戴上眼镜,望着众人惭愧地说道:“对不起……”

    “这不是道歉的时候,你身体怎么样?有哪里受伤没?”女侦探拿着急救箱跑到他身边,为他检查伤势。

    幸好沙子软,杜学涛身材削瘦体重轻,从那么高的沙丘沿着斜坡滚下来,居然没有受到明显的外伤,只是吓得心慌气短脸色惨白。

    “准备牵引绳,把这辆车拖下来。”李皮特赶到现场,指挥道。

    拖车,必须要先把牵引绳挂在被拖的车辆上。

    这座沙丘比较高,杜学涛心里没底,脚下发软,给的是常规力道的油门,所以车卡在沙脊上。

    因为是自己这边的人,张子安和高恪自告奋勇,带上牵引绳一同爬上沙丘去救援。

    沙子很松软,一脚踩下去就能没过整只脚,鞋里迅速灌满了滚烫的沙子,变得沉重无比,就像是绑了灼热的铅块。

    不仅如此,沙子还是流动的,像是有生命一样,一有细微的震动就哗哗往下滑,上三步往往要退两步,爬一座沙丘跟爬一座小山差不多。

    张子安和高恪累得气喘如牛,这才爬上了沙脊,底下的人纷纷提醒他们从侧面接近,不要从车的正面或者背面接近,因为沙子滑落太剧烈的话,车也有跟着滑下来的可能。

    他们小心谨慎走到车边,关上之前杜学涛打开的车门,探着身子把牵引绳挂上拖车钩,接着退后几步,冲下面打了个OK的手势。

    其他人远远退开,空出一块场地。

    另一辆越野车缓缓拉动牵引绳,等绳子绷得笔直,绳子上传来反作用力时,被困住的10号车终于动了。

    这时候拖车不能松劲,反而要加大油门,拖着10号车加速下滑,否则任由10号车自由滑落的话,很可能失去平衡侧翻。

    等把10号车拖下来,确认人车都平安无事,还能正常行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本来今天还能前进一段路程,但被这突发事件耽搁了不少时间,李皮特见天色已晚,太阳即将落山,不适合继续前进了,下达原地扎营的命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