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

    呼——

    “先生们,女士们,早上好!该起床了!还是说你们想留在这里跟那具白骨一起永远睡下去?”

    张子安裹紧他的小毯子睡得正香,就被扩音喇叭的声音吵醒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他脑子懵懵的坐起来,茫然地打量着帐篷内部,一时没清醒过来。

    几秒钟后,他才慢慢找回记忆。

    昨晚睡得很不舒服,沙子踩上去很软,但躺上去又很硬,而且还凹凸起伏不平整,特别是这几天睡惯了酒店里的席梦思软床,即使隔着充气防潮垫依然硌得他的老腰又酸又累,这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最难受的是,白天出了一身汗,不能洗澡,后半夜却又气温骤降,像是入秋,只能把毛毯裹紧,身上粘糊糊的跟毛毯都粘到了一起。这时候就很羡慕身上不会出汗的动物了。

    他拉开帐篷的拉链,外面还黑着,只有东方露出破晓的晨曦,清晨的凉风灌满了帐篷。

    营地像一头初生的幼兽般动了起来,一顶顶帐篷的拉链被拉开,睡眼朦胧的人们陆续从帐篷里钻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半疲倦一半懵逼,只有纳巴里精神奕奕。

    李皮特已经穿戴整齐,拿着扩音器在营地里走来走去,催促大家赶快起床梳洗,如果有哪个帐篷迟迟没有动静,他就不客气地拿扩音器正对着帐篷大吼一声。

    已经爬起来的人们相继走到指定方便地点解决生理问题,然后刷牙、用湿巾擦脸、做早饭,胡乱填饱肚子后就开始拆除帐篷,把防潮垫放气,再把东西都折叠好,捆扎在车顶的铝合金行李架上。

    每天搭帐篷和拆帐篷也要花不少时间,但睡帐篷至少比睡车里要好,因为车里都装载着油料、物资和设备,根本没地方让你躺下睡。

    人们的动作有快有慢,就拿大号来说,有人蹲下来3分钟解决战斗,有人便秘一蹲就是十几分钟,最后腿蹲麻了都站不起来。

    李皮特一边看表一边不停地催促,谁太过磨叽就被他连声呵斥,连何荷也不例外,都快被他骂哭了,就像一条兢兢业业的牧羊犬在放牧一群绵羊。

    一支经验不足素质不佳的探险队伍里总要有人扮黑脸,通常由位高权重者来充当这个得罪人的角色。

    张子安都不敢想象,如果科考队这几个人单独组队进入沙漠,每天早上估计要花1个小时起床,磨磨叽叽走不了多远又要歇息了。

    没用多少时间,营地里除了一些生活垃圾和凌乱的脚印以外,已经空无一物。

    每个人都进入自己的越野车,按照李皮特的指令检查车况。

    太阳终于从东方的地平线上露头,释放出万千道橙色的利剑,沙丘形成的阴影随着太阳的升起而缓缓移动。

    沙漠中的日出非常壮观,一轮磅礴的红日像是点燃了野火,整个大地都在燃烧。沙子表面被风吹成的涟漪在斜射的朝阳下毫发毕现,宛如金色的水波。

    大家纷纷举起手机,把这罕见的一幕记录下来。

    不过他们没多少时间观赏,日出的同时李皮特也下达了出发的命令,必须在热起来之前尽量多赶路。

    实际上,当阳光照到大家皮肤的时候,哪怕仅仅是朝阳,大家的身体就敏锐地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

    沙漠里的太阳,从来跟“温柔”一词是不沾边的。

    13辆越野车轰鸣着陆续出发,在纳巴里的带领下,时而向西,时而向南。

    跟昨天不同的是,今天的车队不再是一字长蛇阵,而是三四辆车并排而行,形成一个方阵。

    东方的太阳在他们身后逐渐升高,阳光仿佛在追赶着他们。

    想起昨天被烈日支配的恐惧,每个人都感受到紧迫和压力,祈祷时间过得慢一点儿,让他们多赶一些路。

    气温迅速升高。

    没过多久,无论他们是否愿意,酷热再次来袭。

    按照昨天商量好的方法,这次每遇到较高的沙丘时,车队都会停下来,所有驾驶者下车,徒步爬上沙丘,然后分成两队,沿着沙脊向两侧行走,寻找坡度平缓的位置翻越沙丘。

    昨天大家只是热,并不累,但今天要爬沙丘,天气又热,大家就累成了狗。

    张子安昨天就已经体会到了,爬沙丘比想象中要难得多,走三步滑落两步倒在其次,主要是沙子往鞋里灌,两只鞋灌满了沙子跟灌满了铅差不多沉重。

    队伍在出发前考虑到了可能需要徒步在沙子上行走,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两三副雪套,此时倒正好派上用场。

    雪套是为了在雪地里行走用的,但在沙漠里行走同样适用,形状类似于绑腿,用魔术贴固定小腿上,下端遮住鞋帮,上端一直延长到膝盖,这样除非沙子能没过膝盖,否则就能很大程度上解决鞋里灌沙子的问题。

    尽管解决了鞋里灌沙子的问题,在骄阳下翻越沙丘依然很耗体力。

    遇到第一座沙丘,大家勉强爬上去了,沿着沙脊找到坡度平缓的位置,然后留下一个人,其他人走下去沙丘,回到车边,再开车去那个位置翻越沙丘——这个流程固然安全,但又耗时间又耗体力。

    遇到第二座沙丘时,大家就怨声载道了,表示这样到不了目的地就会累死,还不如像昨天一样直接开车冲上去碰碰运气。

    虽然主要是科考队的成员们在抱怨,李皮特的队员们没有附和,但他们脸上也流露出信心不足的表情,皱眉抹汗不发一语。

    碰运气肯定是不行的,他们没有多少容错的空间,每一辆车以及车里的物资都很宝贵,任何一辆车出现故障而瘫痪在沙漠里都可能导致行动失败。

    卫康费尽口舌劝大家尽量坚持一下,李皮特板着脸,准备采取强硬的态度驳回一切反对意见。

    张子安在理性上支持李皮特的做法,但在感性上他也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们毕竟不是军队,不是任何事情都能靠命令来解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