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纠结
    李皮特和卫康交谈的时候,张子安硬着头皮再次看了看这份地图,按照现代地图上的比例尺来判断,所谓的魔鬼之海那片区域并不大,在古代地图上的形状像是一片洼地或谷地,如果李皮特他们一切顺利,一进一出最多只需要两天时间。

    科考队在魔鬼之海的外围可以利用这两天时间寻找原始埃及猫的踪迹。

    听上去不错。

    但是……

    这也意味着两支要暂时分开了。

    实话实说,现在科考队人心不齐、素质堪忧,事事都仰仗着李皮特的队伍,就像是一个需要保姆照顾的小孩子,并不是李皮特需要科考队,而是科考队需要李皮特。

    李皮特的队伍深入魔鬼之海,若是没出什么事倒还好,万一出了事……科考队只能自行离开沙漠了。

    几天时间的相处,他对李皮特的队员有所了解,他们除了在休息时总是喜欢聊些神秘主义的话题之外,其他方面都无可指摘,比卫康的四大弟子靠谱多了,只有让他羡慕的份儿。

    如果科教队自行离开沙漠,难度恐怕相当大。

    卫康已经默认了李皮特的提议,纳巴里还想再说,被李皮特抢先说道:“纳巴里先生,如果你惧怕进入魔鬼之海,没关系,你可以留在外面跟科考队一起等我们出来。”

    纳巴里明显被激怒了,提高音量说道:“我不是忍心看着你们去送死!你们不知道魔鬼之海有多么可怕!”

    在卫康和李皮特看来,纳巴里的眼界是很窄的,换句话说就是没见过世面,无论他把魔鬼之海描述得再可怕,也不过是夸夸其谈而已。

    “李皮特先生,如果你们没有按计划走出来,怎么办?”

    张子安突然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李皮特轻松地反问道:“杰夫,你认为我们会在魔鬼之海里遭遇危险,比如……遇到魔鬼?”

    他的队员们轻笑出声。

    “我是说,我们得考虑这种可能。”张子安不为所动,“物资有限,科考队不能在外面无限期地等下去,得有个时间限制。”

    李皮特和他的队员们交谈了几句,伸出三根手指,“三天。你们在外面等我们三天,如果我们进入魔鬼之海72小时后还没有出来,你们就先行离开吧。”

    一路上,李皮特的队员们虽然也有士气低落的时候,但从未对此行的目标产生过怀疑和动摇,即使听到纳巴里把魔鬼之海形容得非常可怕,他们也一笑置之。

    纳巴里费尽口舌还想再劝,但无论是卫康还是李皮特都已下定决心,倒是卫康的几个弟子听得惴惴不安,如果有可能,他们宁愿现在就打道回府,回归以前唾弃的日常生活,他们已经受够了这片倒霉的沙漠。

    张子安心里是最纠结的,一方面他倾向于留在外面和科考队待在一起,这样更安全,毕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另一方面,他也考虑跟着李皮特他们一起进入魔鬼之海。

    他偷瞟一眼菲娜,只见它眯缝着眼睛,目光灼灼地眺望着魔鬼之海所在的方向。

    即使他选择留在外面,看样子菲娜也会进去,而他肯定不放心让菲娜自己去冒险。

    另外,车里那尊猫神雕像的问题还没解决,如果魔鬼之海里真的有一座不被世人所知的金字塔,倒是个安置猫神雕像的好所在。

    帮助李皮特他们,其实也是在帮自己,因为离开沙漠时,科考队还要仰仗着李皮特他们。

    从地图上估计,离魔鬼之海大约还有一天半左右的行程,张子安还有一天半的时间可以纠结。

    纳巴里见他们心意已定,叹了口气,放弃了劝说,嘴里喃喃地向神祈祷。

    吃过午饭,到了下午3点,阳光的强度有所降低,车队继续出发。

    离目的地越近,也就意味着离回家的日期越近,虽然骄阳依旧,但大部分人的情绪都比较高涨。

    纳巴里按照李皮特的要求,带领队伍偏离了古驼道,向未知的沙漠深处进发。

    从现在开始,就连纳巴里也不确定前方到底有什么东西,这条路他只是几十年前跟父亲走过一次,但沙漠里的路,别说是几十年前,就算几十天前可能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时间慢慢流逝,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太阳西斜,天色也由亮转暗,到了傍晚。

    开着最前头的纳巴里把车停下,通过对讲机告诉张子安,前方又出现一片高大的沙丘,请他下车用无人机察看情况。

    其他队员们听到对话,也纷纷停车,伸着懒腰下车走动,两三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也有人饶有兴致地谈论着对魔鬼之海的猜测。

    时间不早了,估计翻过这片沙丘就可以扎营,再加上高温消退,大家的心情更加惬意,仿佛周五傍晚快下班时的感觉。

    张子安操纵无人机升空,这件事他做过了不少次,已经成为例行公事,每次都圆满完成任务,队员们见得多了,也失去了旁观的兴趣。

    奈赫贝特飞到沙脊上空,先来了个360度全景俯瞰,把影像实时传输到遥控器的屏幕上,这样可以粗略估计一下哪边的地势较低,按照经验来说,地势较低的那边往往坡度也较缓。

    傍晚的光线不是很好,被阳光照到的地方还算明亮,但照不到的地方却很暗,明暗反差十分强烈。

    来自西边的夕阳对视线的影响太强,张子安微调奈赫贝特的高度和拍摄角度,尽量减少夕阳的干扰。

    360度全景拍摄到一半的时候,遥控器屏幕上突然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等张子安再看时却又不闪了。

    “奇怪,什么东西?”

    他反转摇杆,操纵奈赫贝特以反方向转回去。

    又是一闪。

    这次不会有错,是沙脊背面的远处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他让奈赫贝特原处悬停,把摄像机对准那个方向,调整焦距,把画面放大。

    一个模糊的黑点出现在画面中,由于光线太暗,即使焦距已拉至最远,依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