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神秘的黑影
    沙漠深处人迹罕至,有闪光并不一定意味着就是人类活动的踪迹,夕阳的斜射如果照在特定形状的岩石上同样会形成反光,所以张子安看到反光时先是激动了一下,马上又强行稳住心情。

    不过,周围一片沙海,突兀地冒出一块岩石也挺奇怪的。

    其他队员大都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也有人趁机走到远处方便,还有比较宅的就待在车里没动,戴上耳机看视频玩游戏,只有纳巴里注意到无人机的运行有些一反常态,悬停在空中半响没动,而平时的它早就沿着沙脊开始平飞了。

    纳巴里初次看到无人机的飞行时非常震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小的金属制品居然能像猎鹰一样自由翱翔于天空中。同时,他也对能操纵无人机飞行的张子安感到佩服,在他看来这无异于神迹。

    其他人对无人机的飞行早已见怪不怪,纳巴里却在无人机每次飞行时都怀着虔诚的敬意盯着它起飞和降落。

    傍晚的阳光照在无人机的银白色金属外壳,令它像启明星一样闪闪发光。

    他不懂这些高科技东西,所以心中虽有疑虑,但并未开口催促张子安,而是盯着无人机耐心等待。

    除了纳巴里之外,李皮特虽然没有一直紧盯无人机的动向,却敏锐地感觉出来这次侦查的时间显得稍长。

    “杰夫,找到合适的翻越地点了吗?”李皮特通过对讲机问道。

    张子安拿起对讲机,“李皮特先生,卫康教授,纳巴里先生,你们最好过来看一下。”

    为了时刻保持联络,避免意外情况发生,大家即使去方便的时候也会携带对讲机,除了个别戴着耳机听音乐看电影的人之外,大家都听到了张子安的话。

    他们都不是傻瓜,马上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异样的味道,显然是无人机发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因此,不仅是张子安点到的那三人,其他人也都闻讯而至。

    “发生什么事了?”

    李皮特他们来到张子安的车边。

    张子安把遥控器屏幕指给他们看,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

    纳巴里眯缝着眼睛盯着那团小黑点,疑惑地说道:“难道是一头野骆驼?”

    这倒是一种可能,不管是天生的野骆驼还是驼队失散的骆驼,但依然有两个疑问,一是骆驼会反光吗?二是这团黑点似乎一动不动,即使是骆驼,可能也是死骆驼。

    李皮特摘下茶色水晶眼镜,仔细看了看,“我看着倒像是一座房子。”

    这个猜测更离谱,沙漠中怎么可能有一栋单独的房子?就算是有,恐怕也是一栋无人敢进的鬼屋。

    “飞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卫康提议道。

    张子安点头,“我也这么想,打算控制无人机向那边飞,查看究竟。”

    “注意遥控距离,适可而止,不要让无人机失控。”卫康提醒道。

    “好。”

    张子安见他们没有反对,控制奈赫贝特向黑点方向飞去。

    几个人的脑袋全扎在小小的屏幕前,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听得到。

    其他人则围在外圈,把听到的信息口耳相传给其他人,神秘的黑点激发了他们的兴趣与热情,纷纷猜测黑点到底是什么。

    随着无人机的接近,黑点在屏幕上慢慢放大,但是太阳的光线也在不断变暗,因此依然挺模糊的。

    滴!

    遥控器发出警示性的蜂鸣,提示遥控信号减弱到临界值。

    如果是平坦的沙漠里,遥控距离还能进一步增大,但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高大的沙丘,当无人机越飞越远的时候,连绵不断的沙脊出现在无人机与遥控器的连线上,阻碍了信号的直线传输。

    张子安不敢冒险,马上命令无人机停止前进,转而向高飞,避开沙脊对信号的干扰,令信号强度有所恢复,但代价是离黑点的距离又增大了。

    这时,黑点已经显露出模糊的影子,变成一团黑块。

    平时大家总嫌阳光太强,现在却又无奈地希望太阳落山慢一些,阳光再强一些。

    几个人快把眼睛都凑到遥控器屏幕上了,终于隐约看出黑块的真身。

    “是……是一辆车?”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同时又狐疑地互视。

    没错,那团黑块的样子分明是一辆被黄沙半埋的越野车,而所谓的闪光,不外乎是后视镜、挡风玻璃、车牌、金属部件的反光。

    但问题是,除了他们之外,是谁开车来到这种鸟不拉屎的沙漠深处?

    张子安盯着李皮特的脸,“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看过那份羊皮地图?”

    李皮特略加沉吟,摇头道:“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我得到它之前,它已经辗转流经数人之手,但没人很认真地看待它,也没人研究过羊皮地图标记的地点到底是在哪里……”

    “也许有人研究过,只是你不知道。”张子安说道。

    “这也有可能。”李皮特承认。

    这份古代的羊皮地图显然是N手货了,之前的主人没有发现它的价值,或者没有疯狂到相信这么一份真假未知的地图,因为很可能是古代哪个促狭鬼留给后世的玩笑,也可能是某个熊孩子的恶作剧——李皮特是这么认为的,但也有可能想错了。

    “也可能是其他科考队,或者石油勘探工人。”卫康提出另一种可能。

    纳巴里更赞同卫康的说法,指向西边说道:“有可能是从库夫拉绿洲出发的科考队。”

    库夫拉绿洲位于利比亚境内,是古代走私之路的起点。

    他们这支科考队选择从埃及的锡瓦绿洲出发,其他科考队也可能选择从库夫拉绿洲出发。

    纳巴里是锡瓦绿洲附近最出色的沙漠向导,但他没有狂妄地自称是全撒哈拉沙漠最出色的向导,库夫拉绿洲那边也可能存在同样出色甚至更出色的向导。

    石油勘探工人的可能性也存在——千万不要小看世界石油工业巨头对寻找新油田的渴望。

    比家里有矿更令人羡慕的,绝对是家里有油田。

    想知道真相,光靠猜测是不行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