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毛毛虫
    张子安真没想到,这个小胖墩是在盯着一只毛毛虫看。

    一般人对毛毛虫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吧?起码绝大多数妹子应该如此,就算是汉子恐怕也不愿意多看一眼,毕竟很恶心啊。

    “你在看毛虫虫?”为了确认,他问道。

    小胖墩点了点头,没说话,仿佛不屑于回答。

    “你对这只肥虫子感兴趣?”张子安故意换了个问法。

    小胖墩狠狠剜了他一眼,“当着矬人别说短话,当着胖子别说肥!”

    “好吧,那你对这只不瘦的毛毛虫感兴趣?”

    “你才对毛毛虫感兴趣!这么恶心,谁会感兴趣!”小胖墩被他烦得不行,“我们的傻叉老师留下了观察作业,让我们观察毛毛虫变得蛾子的过程,然后还要写份观察报告,不然你以为我闲得?”

    相比于观察30天的月亮或者数1亿粒米,这个作业其实还是挺正常的,毕竟毛毛虫变成蛾子的过程要经历数个阶段,卵、幼虫、茧、成虫,不同阶段之间的形态差异非常大,变化过程非常神奇,不仅可以提高观察力,还能让孩子提升对于大千世界的兴趣。

    这显然是一份长期作业,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时间长短依不同种类的幼虫而有所区别,但至少也要个把月,除非家长心疼孩子而替孩子捉刀。

    家长代劳孩子的作业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这种对素质教育很有意义的作业,但凡有一定思考能力的家长都应该明白,再说刚才小胖墩的爹已经明白说过了,让小胖墩自己完成观察作业。

    其实这只毛毛虫在毛毛虫大家族里算是好看的:首先它不怎么肥,以毛毛虫的标准衡量,只能算是丰盈;其次它很绿,是那种古天乐绿,由于身体呈半透明状态,绿得很通透,像是一块翡翠;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它身上没有特别恶心的长毛,顶多只有一层很短、几乎看不见的绒毛。

    一对芝麻大小的黑眼睛长在它头顶的两侧,整体而言头大身体小,某种意义上还挺萌的。

    “切!混蛋老爸把我的手机没收了,不然拍几张照片就行了。”小胖墩一边腹诽自己的老爹,一边拿出纸笔,试图把这只毛毛虫的形象转化为文字记录。

    不过,小胖墩的语文水平大概不怎么样,憋了半天只憋出几个字——这是一只绿色的毛毛虫。

    他自己也觉得丢人,写的时候还用手遮掩着,生怕张子安看见嘲笑他。

    光这几个字,用来当观察作业肯定不行,估计会被老师当众宣读,然后引来全班同学的哈哈大笑,他丢不起这个脸,会英名扫地的。

    但是他肚子里的墨水就这么点儿,再怎么倒也倒不出来,谁让他经常在上语文课的时候悄悄玩手机游戏呢。

    小胖墩捂住自己的作文本,回头狠狠瞪着张子安,意思是:你怎么还不走?你那小破店不做生意了?

    张子安憋住笔,没有与小胖墩对视,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只毛毛虫在毛毛虫大家族里算是好看的,首先它不怎么肥……”

    他把自己刚才观察的心得有条不紊地说出来。

    小胖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心说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怎么开始自言自语了?愣了一会儿,他突然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很合适的观察记录吗?简直再合适不过了!反正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些描述文字。

    “等……等一下!慢点儿说!我还没记下来!”他慌张地奋笔疾书,可惜一开头的东西他没注意听,只能从一半的时候开始写。

    他已经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写字了,但即使如此也跟不上张子安正常说话的速度。好几个字他想不起来怎么写,只能用拼音暂时代替,错字就更多了。

    “古天乐绿是啥东西?古天乐不是黑的吗?”

    “翡翠怎么写?”

    他一边写一边嚷嚷,浑然不为自己之前的嚣张态度而脸红,既然没有道歉也没有道谢,仿佛张子安帮他是理所应当的。

    张子安不动声色,有求必应,不仅放缓了语速,重新说了一遍,还耐心地解释古天乐为什么是绿的,以及翡翠这两个字是上非下羽和上羽下卒——然后小胖墩写成了上飞下雨和上雨下足。

    “没了?”

    张子安不说话了之后,小胖墩抬头问道。

    “没了。”

    张子安答道,毕竟他肚子里的墨水也就这些,再怎么样也比这个小胖墩强多了。

    “啧,有点儿少,最好再凑点儿。”

    小胖墩还不甚满意,挠挠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这虫子能吃不?”

    张子安:“……”

    “不能?”小胖墩见他迟疑不答,又追问道。

    “大概是……能吧。”张子安勉强答道。

    “什么味儿?”小胖墩又问。

    张子安竖起大拇指,“鸡肉味儿,嘎嘣儿脆!”

    小胖墩怀疑地又看了一眼毛毛虫,舔了舔嘴唇,这看起来软乎乎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脆的?

    谨慎起见,他又在末尾补充了一句:这只毛毛虫可以吃,吃起来像鸡肉。

    好不容易写完了,小胖墩数了数字数,满意地说道:“180字左右,还行吧!多记录几次说不定能得个高分,然后让我爸给我换新手机!”

    他越想越美,咧开嘴露出大板牙嘿嘿直乐,仿佛看到老师把他的观察记录当作范文来朗读的样子,然后引来男同学们的嫉恨和几个漂亮女同学的星星眼。

    “你还挺厉害嘛。”他不知道道谢,反而揶揄地瞟着张子安,“是不是店里没生意就在这里观察虫子?”

    张子安耸耸肩,没说什么。

    “对了,既然你这么厉害,那这只毛毛虫是什么蛾子的幼虫,你知道不?”小胖墩指着毛虫虫问道。

    “知道,是凤蝶的幼虫。”张子安淡定地答道。

    小胖墩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啥的幼虫?”

    “凤蝶。”张子安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小胖墩茫然地眨着眼睛,“可老师让记录的是蛾子。”

    张子安点头,“我知道,我故意的。”

    报复成功,简直不要太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