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先生,到了。”

    出租车缓缓停在路边,司机出声提醒道。

    “嗯?哦,谢谢!多少钱?”

    张子安猛然回过神来。

    他注意到自己是坐在一辆车况一般的出租车里,后座,驾驶位的司机师傅身上传来淡淡的烟味,正通过后视镜看着他。

    一定是连续几日晚上伏案赶工,有些疲倦,所以一个晃神就像是过去了很久,以至于坐火车的过程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印象,像是电影里的蒙太奇手法一样切换了场景,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出现在这里。

    没办法,当初他可能是鬼迷心窍了,听信了boss的鬼话,怀揣每个年轻人都有的激情与梦想,加入一家初创公司。结果进了公司才发现,所谓的初创公司,就是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工作量每天都很大,挣的钱却寥寥无几,维系工作热情的全靠那虚无缥缈不知何时能有实际价值的期权……

    和他同时入职公司的不少同事受不了这种生活,都离职了,而他则想的是,反正还年轻,又没女朋友,拼一拼吧,也许公司某天做大做强,就能实现财富自由了。

    他用手机扫了司机递来的二码维付款,再次道谢,请司机打开后备厢,然后下了车,取出行李箱。

    出租车远去。

    没错。

    是这里。

    中华路。

    奇缘宠物店。

    他抬头盯着宠物店的招牌,又扫视几眼身前身后,确定是这里没错。

    随即他又轻笑,怎么会有错呢?滨海市又不是特别大的城市,出租车司机一般不会拉错地方。

    很多店铺门口都立着促销的宣传牌,打算利用黄金周冲一波销量,就连他家宠物店门口也立着“黄金周宠物洗澡八折优惠”的牌子。

    想到明天开始就是长达七天的漫长假期,虽然其中四天都是置换过来的,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但街上无论男女老少都是一派轻松惬意的样子,要么回家与家人团聚,要么像他一样拖着行李箱,利用长假外出旅游。

    哗啦。

    宠物店旁边那间挂着“中华路鞋店”的店铺门被推开了,谷奶奶絮絮叨叨地说道:“小涛子,不是奶奶我说你,你不能总拖欠着卫生费和管理费不交,别家的店都交了,就你总拖着,这不是让奶奶我为难吗?”

    比张子安大几岁的谢涛一脸人穷气短的样子,点头哈腰送谷奶奶出门,“好,好,下次我一定不拖欠了,谷奶奶您慢走……”

    他们两个这时注意到拖着行李箱的张子安,惊喜地同时叫道:“哟!是小安子啊,回来啦?”

    “嗯,回来了。”张子安笑道,“谷奶奶,涛哥,你们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好,都好。”谷奶奶笑吟吟地点头,“回来了就多住几天,你爸你妈早就想你了。不说了,奶奶我还要去其他店铺催费,你坐了半天火车,肯定累了,赶紧回家歇着吧。”

    “谷奶奶您慢走……”

    张子安目送谷奶奶转身离开,肩膀就被谢涛亲昵地搂住了。

    “嘿,小安子,咱们哥俩儿好久没见了吧,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聚聚!哪天晚上咱们一起出去喝几杯,说定了啊!”

    两家店铺紧挨着,两个人也是从小一起长大,虽然长大后因为各自求学和工作有些生疏了,但感情基础依然存在。

    “好,不过我可喝不了几杯。”张子安笑着点头。

    谢涛突然压低了声音,带着满足的笑容说道:“对了,咱们哥俩儿不见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是除了我家里人以外第一个知道的——我有女朋友了,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是吗?那恭喜啊!喝喜酒的时候一定要记得通知我!”张子安替自己这位好兄弟感到由衷的高兴。

    “少不了你的!”谢涛用拳头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你小子也要抓紧时间了啊!我和你嫂子也等着喝你的喜酒!”

    “八字还没一撇呢……”张子安无奈地自嘲。

    他的视线越过谢涛的身体,落到鞋店的招牌上,问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谢涛明显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我先走了,你赶紧进家吧。”

    并非张子安想故意扫兴,他是真心替这位好兄弟着想才问的,因为既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肯定是正需要钱的时候。

    但是谢涛的心思已经飘走了,满脑子都是即将大婚的喜悦。

    望着谢涛匆匆远去的背影,张子安微微叹息,恋爱中的男人啊……

    乡音,乡情,他心中的些许不确定感终于消失了,这确实是滨海市,怎么会有错呢?

    他拉着行李箱往家门口走了几步,突然眼角的余光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东西。

    蝴蝶。

    一只像是刚从蛹里钻出来的蝴蝶,忽闪着翅膀,摇摇晃晃地从旁边一家店铺门口起飞。

    它憧憬着天空,哪怕被屋顶上方紊乱的气流吹得飘摇不定,依然努力地飞向天空。

    他带着对生命的敬意,视线追逐着蝴蝶。

    明天就是十一了,这可能是本地今年最后一波羽化的蝴蝶……能赶在进一步冷下来之前破蛹而出,真不容易,好顽强的生命力。

    他心中洋溢着温暖,嘴边不由地露出了微笑。

    走到宠物店门口,他隔着玻璃看到父母熟悉的身影,父亲正在收拾东西,而母亲正站在收银台旁边与一位顾客交谈。

    幼猫和幼犬们都关在展示柜里,墙上还挂着一排铁笼子,里面养着几只常见的鹦鹉。

    收银台对面还有一个扁圆形的鱼缸,一对红草金在水草间追逐嬉戏——店里不卖鱼,养这对不值钱的红草金只是为了图个吉利。

    收银台上没有电脑,因为父母不太会操作电脑,习惯于用纸笔记账,又不想额外花钱雇人,只放着两张微信和支付宝的收款码。

    隔着玻璃门,他突然迟疑起来,心中产生一股莫名的违和感,像是隔着屏幕观察其他人的生活。

    正在与顾客交谈的母亲视线一转,看到了呆立在门外的他,惊喜地对他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赶紧进来。

    他的迟疑瞬间被击溃了,像是无法抗拒般,下意识地推门而入。

    “回来啦?坐车累了吧?快上楼去歇会儿。”母亲笑着上下打量着他——不是面对顾客那种职业性的笑容,而是但是碍于顾客在旁边,不方便过多的交谈。

    “上楼吧,一会儿就做饭。”父亲手里握着清理宠物粪便用的小铲子,直起身子,捶了捶腰。

    他看得清清楚楚,母亲鬓角的白发与过度操劳而干裂的双手,父亲额头的皱纹和泛白的胡茬儿,还有他们无比熟悉的声音与透着喜悦的眼神……

    如此的真实,如此的……令人怀念。

    “我……不累。”

    他把行李箱推到墙角,挽起袖子想接过小铲子,“我来吧。”

    “不用,不用,你上楼歇着去!”父亲大手一挥,把小铲子藏到身后。

    “我真不累……”他辩解道。

    “不累也去一边歇着,你又不会干,帮忙也是添乱。”父亲不由分说地把他按到躺椅上。

    他拗不过父亲,只得乖乖地坐着,因为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怎么让他插手过宠物店的日常事务,只让他集中精力学习就行了。

    不过,他坐在椅子上感觉浑身别扭,可能是两个老人忙里忙外而他一个年轻人却像大爷一样坐着看戏的缘故。

    他的视线瞟向猫爬架,猫爬架上空空如也,平时只有结束营业后才会把展示柜里的猫放出来,让它们活动活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期待在猫爬架上看到什么。

    躺椅边也很空,如果趴着条狗,最好是大些的狗,就像是美国老式西部片里,刀头舐血的牛仔金盆洗手之后,带着一条老狗浪迹天涯。

    “下一条新闻……”

    电视机开着,播放着本地新闻,声音比较小,没客人的时候父母之间也没有太多话可聊,开着电视解闷。

    他起身走到电视前,看了几眼新闻,但是没有站在电视的正面,好像已经习惯了把电视正面的位置留给其他人看。

    “那我先上楼了。”

    反正楼下帮不上忙,还不如赶紧把行李放好,然后帮忙洗菜做饭。

    他拎起行李箱来到二楼。

    二楼静悄悄的,来自一楼的猫叫犬吠像是隔着很遥远的距离。

    反正只是在家待七天,他没有带回太多东西,把换洗的衣物放进自己卧室的衣柜里,又把笔记本电脑放到起居室的书桌上,并且顺手把盖子打开,这样只要按一下开关,电脑就能启动了。

    不过这样做有什么必要呢?他想了想,还是把盖子合上了。

    咣。

    起风了。

    敞开的窗户被风吹得咣咣作响。

    他关上窗户,一开始没有关紧上锁,这样如果有谁被关在外面了,只要从外面扒拉一下就能打开窗户。

    他不禁哑然失笑,随即回过味儿来——从窗户进来的,除了小偷还能有谁呢?

    很快就天黑了,为免夜里忘锁窗户导致进贼,还是现在就关紧上锁吧。

    收拾完东西,他想洗把脸,走到卫生间门口,抬手想敲门,但是转念一想,父母都在楼下,卫生间里不可能有人,于是推门而入,视线下意识地望向浴缸。

    浴缸清洗太麻烦,平时不怎么使用,此时里面放着一些杂物,一滴水都没有。

    洗完脸,他回到起居室,拉把椅子坐下来,扫视着整个二楼。

    总觉得……似乎丢失了什么很珍贵的东西,却又想不起来。

    心里仿佛空了一块。

    晚饭很丰盛,以三口之家而言有些太过丰盛了,根本吃不完,父母还不断催促他多吃些。

    “妈,咱家二楼……是不是改动过?”他扒了一口饭,含糊地问道。

    “改动?”

    父母彼此探询般对视一眼,同时摇头,“没有啊,你是指什么?”

    “没,就是随便问问。”

    他三口两口把剩下的饭塞进嘴里,“我来刷碗。”

    饭后,父母坐在二楼沙发上看电视。

    他收拾完碗筷,把手擦干,也坐到沙发上。

    母亲挪到他旁边,一脸期待地塞给他一张纸条。

    “这是?”

    纸条上是一串电话号码。

    “刘姨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加个好友聊聊,最好能直接见个面。”母亲说道,像怕他不高兴似的补充道:“不要有什么负担,就当是出去走走,交个朋友……听说这姑娘家世很好,眼光一向很高,如果不行也没啥,咱们再找别的。”

    张子安回家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也没多说啥,点头接过纸条,通过号码添加好友。

    好友申请发过去,过了一会儿对方就接受了。

    他先翻了翻对方的头像和朋友圈,都是风景的照片,看不出什么生活方面的细节,然后试着打字道:你好,我是刘姨介绍的,不知道刘姨跟你提过没有?

    对方的回复来得很快:见面聊吧,明天上午十点,隐雾山顶的雾隐茶楼,怎么样?

    张子安:“……”

    凭心而论,这个妹子给他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很干脆,不拖泥带水,没什么都让男方决定,然后男方决定了自己又在心里暗暗各种不满意……

    不过这雾隐茶楼是怎么回事?隐雾山顶什么时候开了个茶楼?上次回家还没有呢。

    算了,明天是十一,市里到处是人山人海,什么苍蝇馆子都要排队,市郊的隐雾山可能人还没那么多。

    于是他回复道:好,明天见。

    对方没有再说话。

    他放下手机。

    “怎么样?”母亲装作看电视,实则一直在窥视他的脸色。

    “明天上午十点见一面。”他答道。

    “好!太好了!明天早上你多睡会儿,我叫你。”母亲高兴地削起了苹果。

    父亲没说什么,只是端起茶杯欣慰地抿了一口。

    一家三口围坐在沙发上,观看毫无营养的综艺节目,不时爆发出开心的笑声。

    他甚至笑出了眼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