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盯着这具蛹的空壳,张子安的思维恍惚中又要陷入衔尾蛇般的死循环。

    这到底是不是又一个梦呢?

    庄晓蝶的最后一句话像是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粒种子,正在疯狂地发芽生长。

    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真实,无论是朝夕相处的店员们,还是这具凤蝶蛹的空壳,除了因沉睡而损失了三天时间之外,其他事情都能与沉睡前对得上号。

    精灵们也是如此。

    所以这是回到现实了吗?

    不一定。

    上一次,庄晓蝶选择了他父母还在世的时间点切入,对一些事情的发生时间进行了微调,那是一个没有精灵的梦境。

    但是,汲取了上次的经验和教训,她可能觉得过于美好的梦境反而容易启人疑窦,所以制造了这个一切与现实无异的梦境,甚至模拟出一款能捕捉精灵的游戏以及游戏中的精灵们……

    毫无疑问,她能做到。

    就像是《黑客帝国》里的黑人皮衣男向主角伸出两只手,手心里各有一个红药丸和一个蓝药丸,问主角选择醒来面对真实,还是继续活在程序编织的梦境中——同时也是人们认为的现实中。

    主角选择了前者,选择面对真实,但这种选择对张子安不适用,因为他虽然也选择了真实,但焉知不是一片用红色糖衣包裹着的蓝药丸?

    有人怀疑所谓的人类世界只不过更高等级的文明所编写的一款程序,这种怀疑恐怕很难证明或者证伪,因为大家都生活在这款程序里,都是梦中人,没有黑人皮衣男这样的梦外之人向主角递出解梦的药丸。

    张子安叹了口气,摇摇头,不再思考这种伤脑筋却永远无法得到答案的问题,继续想下去可能就疯了,还是把这种问题留给科学家和哲学家们思考吧,反正他们不怕秃顶。

    至于他,他只能告诉自己,无论是回到了现实,还是进入了另一个梦中梦,抑或生活在外星人的程序里,都要把人生过得更加精彩,努力让自己和伙伴们都得到幸福,如此方不负百年的人生。

    “店长哥哥,早上好!”

    张子安闻声回头,看到小芹菜穿着短袖短裤站在身后,也仰着脑袋盯着蛹的空壳,如果不是梳着两支小辫子,简直就是个活泼好动的假小子。

    “早上好啊,小芹菜,你不是放假了吗?”他居高临下瞅了瞅她身后,果然没背书包。

    “要去学校照顾仓鼠,今天轮到我了。”她清脆地回答。

    “哦……那啥,那个许壮壮最近还调皮不?”他问道。

    小芹菜想了想,“好像没看到他欸!”

    好吧,看来那只熊孩子被毛毛虫蛰得不轻,并且借此机会向父母磨到了请假条。

    “啊,店长哥哥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呀?他们说你去寻找梦中的白富美了……白富美是啥?”小芹菜好奇地问道。

    张子安:“……”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在背后败坏我的形象,我饶不了他!

    “店长先生早啊。”

    “店长早。”

    好在鲁怡云与蒋飞飞的出现替他解了围,否则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向小学生解释啥是白富美……

    “早,你们怎么一起来了?”他赶紧岔开话题。

    “我请小云带着我去她那个小区看房子,看中了一间,正在搬家,昨天就住在那里了,以后来打工也方便。”蒋飞飞解释道。

    “哦。”张子安点头,“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蒋飞飞叹了口气,整个人就像失去灵魂的咸鱼一样委顿下来,“感兴趣的工作,和能找到的工作,完全是两回事啊……”

    张子安感同身受,确实是这样的,这也是几乎每个大学毕业生所面临的困境,但是他爱莫能助,毕竟他只是个宠物店老板。

    鲁怡云打完招呼之后,就一直盯着张子安看,直到他察觉她的视线,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吗?不认识我了?还是说……你昨天做噩梦了?”

    她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哦,昨晚好像确实做梦了,但我醒来就忘了……那个,我想说的是,刚才我走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有只很漂亮的蝴蝶落到你脖子后面了……”

    蝴蝶?

    张子安的神经对这个词儿格外敏感,马上转头:“在哪?”

    转完头了,他才想起来,如果是落在自己脖子后面,就算转头也看不见啊!

    但即使如此,他的动作应该会把蝴蝶惊飞吧——假设鲁怡云没看错,真的有一只蝴蝶落在他身上。

    鲁怡云疑惑地歪着头打量他的后颈,“奇怪了……明明看见了,怎么又没了……”

    张子安干脆转身,“是不是在后背的衣服上?”

    “也没有……”鲁怡云推了推又厚又沉的粗框眼镜,“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我也看见了!”小芹菜举手道。

    “咦?你也看见了?”张子安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

    小芹菜点头,“嗯!不过好像再一看又没了!”

    张子安望向蒋飞飞,这三人里一个小学生一个宅女,也就她算是个普通成年人,但她摇头,“我没注意,昨天搬家累得腰酸腿疼。”

    他心里犯嘀咕,但是也没办法,招呼道:“那算了,进店吧,估计是什么东西的反光之类的吧。”

    这时,王乾和李坤也搬着泡沫保温箱回来了,嘴里不停地抱怨大夏天的就没必要用保温箱了吧。

    几人在门口碰上,正要一起进店,王乾突然怪叫一声,“师尊,您这是相亲去了还是招蜂引蝶去了啊?怎么……”

    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怎么什么?你小子别说话只说一半!”张子安真想骂他拉屎怎么不只拉一半,但当着小芹菜不好爆粗口,只能耐着性子追问。

    王乾也是一脸懵逼,“刚才我好像在您身后看见一只怪漂亮的蝴蝶,是用旁光看的……不对,是用余光看的,但仔细一看又没了,真是邪门!”

    张子安嘶地吸了口凉气,只听说有背后灵,没听说有背后蝶的,这特么的是一只……量子态的蝴蝶不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