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路上,小雪搜肠刮肚地寻找其他话题,试图令观众们淡忘之前的不快,但效果不佳,总有一些不开眼的把话题拉回来,令她怀疑今天的黄历上是不是写着“忌直播”?

    意外的是,目的地狗肉馆门口围着很多人,像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倒令观众们的兴趣从狗肉本身转移到好奇出什么事了之上。

    小雪付了车费下车,看到围观者的数量真不少,而且以男性为主,一个个伸长脖子踮起脚尖,脸上洋溢着难以形容的饥渴,像是前面发生了某些令他们极感兴趣的事。

    观众们的好奇心愈发强烈,纷纷催促小雪挤进去看看。

    小雪也正有此意,仗着身材纤细灵活嘴巴甜,一声声“叔叔,大爷,借光”,挤得全身都沾满了别人的臭汗味,终于挤进了人群内圈。

    “咦?”

    看到人群当中的那个女人,小雪轻声惊呼,然后一只巴掌从旁边伸过来盖住她的眼睛。

    “小孩子别看!这么伤风败俗的女人!”

    说话并且遮住她眼睛的是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娘,另一只胳膊上提着菜篮子,蓝子里有几捆新鲜蔬菜,像是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正要回家做饭。

    可惜小雪已经看到了。

    倒不是大娘口无遮拦,而是人群当中的那个女人在某种意义上确实算得上“有伤风化”。

    那个女人全身不着寸缕,坦然面对周围人形形色色的目光。

    没错,是不着寸缕,但是在身体的重要部位都涂以浓厚的油彩,而且是那种豹纹的油彩,黄底黑纹如同伪装色,惑乱人们的视觉,所以严格来说……大家明知道她不着寸缕,但其实也看不清什么。

    怪不得……有这么多男人围观。

    这要么是哗众取宠,要么是行为艺术,两者之间的界限很模糊。

    小雪从新闻里见过一些西方人这么做过,当时还暗暗咋舌,心说西方人果然大胆又开放,没想到居然让她在现实中亲眼见到了,而且是在这座民风不是很开放的滨海市。

    从面容和体型上看,那个女人还挺年轻的,大约三十岁上下,一个手拎行李包放在她脚下,里面装着她的衣服和鞋。

    看来,她是穿着正常衣服走到这里,然后突然开始脱衣服,并且最终全部脱光。

    在这个过程中,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围观者,基本上所有注意到她的人全都停下脚步,错愕地注视着她。

    很多人是出于好奇,很多人是出于惊讶和新鲜,也有很多人出于用眼睛免费揩油的目的,很快周围就堵得水泄不通。

    像这样的行为艺术,在目前的中国显然会引起喧哗,即使在国外恐怕也会被指指点点。

    人们纷纷猜测她要干什么,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是不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

    但若说她是精神病人,也不太像,因为她的眼神坚定而清澈,再说这一身高水平的油彩,也不像是精神病人能画出来的。

    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比如遮住小雪眼睛的这位大娘,纯粹是出于义愤而挤进人群,喝令她把衣服穿上,或者想干脆强行给她穿上衣服,但都被她沉默地拒绝了。

    几位大娘变了脸色,开始指着她的鼻子唾骂,骂得很难听,骂她是什么上街勾引野男人的骚狐狸,骂她连祖宗八辈的人都丢光了,骂她不知廉耻,还有住她身上吐唾沫和浓痰的。

    对于这些咒骂,连一些围观者都听不下去了,但她依然故我,唾面自干,脸不变色地默默承受。

    倒是有些思想比较开放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女生,帮她辩解了几句,毕竟她在这里站着又没求别人来看,凭什么骂得这么难听?

    她没说话,年轻女生和大娘们却吵了起来,喧哗声又引来了更多的人。

    就连载小雪过来的出租车司机,也不跑车了,下车踮着脚尖看,全当放松一下前列腺。

    很多人都举着手机拍摄,甚至还蹲下或者把手机举高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而小雪自从看清这个女人是光着身体后,就刻意避免用手机摄像头正对着她。

    从惊鸿一瞥中,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大概也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把狗肉馆忘到一边,七嘴八舌地猜测这个女人搞这种行为艺术的目的。

    她不太可能是精神病人,那么她这么做一定是有目的。

    这时,人群外围有人焦急地喊道:“让一让!让一让!”

    一个白色的身影拼命从外围往里挤。

    人们都想挤进里面看热闹,除了像小雪这样的年轻妹子可能受些优待之外,谁会让路?

    那人挤了半天,挤出一身臭汗,总算挤进来了。

    这是一个中年男性,穿着白中泛着油黄的厨师服,戴着厨师帽,系着沾满油污的围裙,满脸都是油光,手里还拎着一柄长勺,显然是一个刚从厨房里跑出来的大师傅。

    大师傅挤进来之后,没像其他男人一样死盯着女人,而是对着周围的人又鞠躬又作揖,哀求道:“各位,大家别看了!都散了吧!你们围在这里,我们根本没办法做生意啊!”

    附近商铺里的客人全都被吸引出来看热闹,就连商铺里的员工都跑出来了,特别是这些餐饮店,少吃一顿饭或者晚吃一顿饭又饿不死人,但这样的眼福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

    大家注意到,这位大师傅的厨师服胸口还有一个淡蓝色的图文标记,图是一碗冒着香气的肉,底下的文字是——海记狗肉馆。

    这个女人站在狗肉馆门口附近展示她的行为艺术,狗肉馆的生意被首当其冲地影响了。

    无论这个大师傅怎么哀求,除了少数先来的人看够了或者有事离开之外,绝大部分人都根本不理睬他。

    这时,这个女人突然动了,她的目光落在大师傅胸前的标记上,停了一瞬,然后弯下腰,从行李包里取出一卷横幅,高举双臂展开,并且缓缓转身,让周围所有人都能看清楚。

    横幅上面写着:狗是人类的朋友,别吃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