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善泳者溺于水
    周菁抬头的时候,正好与暴躁的鲍勃对上视线,心里不禁有些慌了。

    这只大海龟挥舞着短小的四肢游荡在她的正上方,乌黑的眼睛饶有兴致地盯着她打量。

    稍远处的水里,艾比也在挥舞双手,试图吸引暴躁的鲍勃的注意——她尽力了,之前也成功地把它引走,但它又调头游回来了。野生动物的想法很难捉摸,在海中她只能靠动作而不是声音,而且又不能太过靠近它,这就更难办了。

    周菁低头,看到鱼尾后面被咬破一道缺口。

    那条海鳝鬼头鬼脑地游在她的鱼尾旁边,伺机而动。

    刚才那一口只是试探性质的,入口的滋味很奇怪,海鳝依然在观察这个体型大得出奇的家伙,无论她是活的还是死的,它都不介意从她身上叼几块肉吃。

    其实这时候周菁还有足够的时间,只要她能保持镇静,选择正确的方位逃跑,有很大的机会全身而退。

    但是没几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镇静,就算是自由潜水的资深人士,双腿被套上笨重的鱼尾,恐怕也不能像平时那般处变不惊。

    周菁也慌了,脑子里乱成一片,后悔不应该执意在生理期下水,后悔不应该把工作看得比命重要,后悔没能及时发现这条海鳝,后悔……

    她后悔很多事,最后悔的就是,她不应该自信心膨胀,以往在生理期潜水没出过问题,不代表每次都不会出问题,这是个概率问题,就像是用一把装了一颗子弹的左轮枪玩俄罗斯轮盘赌,谁也不会永远幸运下去。

    善泳者溺于水,海中不比陆地,任何一次疏忽或者意外都可能导致灭顶之灾。

    这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想到很多人和很多事,像走马灯一样闪过。

    大脑感受到危机,分泌了大量激素以应对敌人,激素令她反应速度加快,令她的肌肉可以发挥更大的力量,这些在陆地上很有用,但大脑并不知道她是在水里,激素令她更快更强的同时,也令她消耗了更多的氧气。

    她的肺像是在被火烤,而身体其他部位冷得像冰。

    不不不!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她已经无法冷静地判断,依靠直觉选择了一个方向,用尽全力甩动鱼尾,向那边逃离。

    她的动作幅度过猛,庞大的鱼尾引起的水流冲击在缸底,激起大量泥沙,令海水变得浑浊。

    海鳝被她的动作激怒了,闪电般地激射而出,猛地一口向她咬来。

    她奋力扭动腰肢,于千钧一发之际躲过这一口,令海鳝咬了个空,心里刚产生些许欣喜,突然感觉鱼尾一沉。

    回头看去,只见暴躁的鲍勃叼住她的鱼尾末端,黑眼睛里没有丝毫恶意,像是在跟她开玩笑,只是她实在经不起这种玩笑。

    她刚才躲开了海鳝,却把鱼尾送到了海龟的嘴边,暴躁的鲍勃对送上门的东西无法拒绝,尽管不清楚是什么东西,探头就是一口。

    暴躁的鲍勃有小磨盘那么大,体重至少一百公斤,被这家伙坠在鱼尾上,像是坠上了一块大石头,她就算有再大的力气也甩不动鱼尾了。

    艾比知道周菁遇到麻烦了,不过她自己的处境也不妙,刚才打耳压和引走海龟的过程中消耗了很多体力与氧气,明智的选择是先浮上去换气,然后再潜下来帮忙——即使合她们两人之力,也未必能甩脱海龟,它只要不松口,她俩几乎没有任何办法,更何况旁边还有一条凶残的海鳝在虎视眈眈。

    但是上浮换气再下潜游到周菁旁边,至少半分钟过去了,周菁不一定能再撑半分钟。

    救人要量力而为,她现在贸然去救人,很可能把自己的命也搭上。

    她犹豫了一两秒,脑海里交替闪过她儿子与周菁的脸,试想如果是换位处之,周菁会不会去救她?

    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不等事到临头,谁也不知道答案。

    最后她一咬牙,还是决定潜下去救周菁,她心知这是在犯傻,她们两个只是同事,不是朋友,但她希望如果将来自己身处险境,周菁也能拼命来救她。

    她头下脚上,用最快的速度向周菁游过去,并且准确地抓住周菁的手,然后调转方向,使劲把周菁往上拉。

    周菁现在脑海里已一片混沌,视野已经模糊,双眼极度外凸,肺憋得快要爆炸了。她的内心仿佛有魔鬼在耳语——只要张开嘴,就不用受这种折磨了。

    手被艾比抓住,神智不清的周菁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用尽一切力量紧握不放。

    艾比非但没把周菁拉上来,自己反而被周菁胡乱挣扎的动作拉得往下沉。不祥的预想充斥于艾比的脑海,但周菁抓握的力量奇大,指甲都深深嵌进她的皮肤里,这时再想挣脱周菁的手已经不可能。

    宝贝,对不起……妈妈爱你……

    艾比绝望地向自己的儿子默默告别。

    她后悔了,应该残忍一些、明智一些,不应该逞英雄,但是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氧而造成了幻视,她好像看到不远处有一团奇异的光影在高速游动,那团光影像是某种透明的东西在海水中穿梭,就像是海水空了一块,但充斥其中的又不是空气,而是类似于玻璃的东西,由于透光率与海水不同而在边缘处产生了光线的折射,所以才能被隐约看到。

    更令人诧异的是,那团光影隐约像是人型,后半部却又像是鱼的身体,速度如风驰电掣,向海水缸的上方进水管道高速移动,海水都被这团光影搅得激荡不定。

    人是不可能在海水中以这种速度游动的,除非是抱着一根鱼雷。

    一连串的气泡从周菁的嘴和鼻子里咕嘟冒出,缺氧已经令她的大脑无法完全掌控身体。

    艾比瞪大眼睛,努力保持残余的神智,她已经能感到周菁手上传来的力量有所减弱,也许可以甩脱周菁的手——这样做也许会令她的余生都受到良心的谴责,但她现在只想活下去,见到自己的儿子。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上方高速俯冲下来,从距离艾比只有一米多远的水中掠过。

    是潜水员吗?

    潜水员们发现了她们两个遇到危险,赶来救她们了?

    不,不可能,潜水员们已经移动到其他位置清洁缸壁,这是例行工作,他们又没戴着通讯耳麦,不可能得知消息。

    艾比看到了另一条美人鱼,有着洁白如雪的皮肤和绿如海藻的长发,美得恍若天使,还有一条健壮而灵活的颀长鱼尾。

    怎么回事?

    这是谁?

    艾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知道海洋馆里没有第三个美人鱼扮演者,而且准备的人鱼服也只有两套,不过她迟钝的大脑已经无法多做思考,只见这条新出现的美人鱼根本没有减速,在水中调转180度,宽大的鱼尾重重抽在暴躁的鲍勃身上,力量之大令这只大海龟失去了知觉,像炮弹一样重重击在海底。

    咚的一声闷响,龟壳先是击中礁石,连礁石都都撞碎了,又撞进海沙里,溅起大量的泥沙和石屑,海中一片混沌。

    紧接着,一只有力的手掌住了艾比另一只手,带着她和周菁快速上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