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教堂吃柠檬
    教堂这种西洋建筑,虽然在国内大城市也不鲜见,但无论是规模、气势、设计或者历史沉淀都没办法跟欧美比,甚至可能还包括一些近代史上的屈辱历史。第一次出国去欧美旅游的人,看到宏伟的教堂会觉得新鲜又激动,去得多也就那样了,毕竟大多数教堂都是大同小异。

    不过,旧金山恩典大教堂算是教堂中的一个另类,因为这个教堂很开放,并非是指敞开大门迎客来的那种开放,而是说这个教堂与旧金山这座城市一样非常具有包容性,一反人们通常观念里的科学与宗教针锋相对的常识,你甚至能在这座教堂里看到联合国壁画、看到艾滋病礼拜堂、甚至还能看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公式……

    恩典大教堂并非只向基督徒开放,无论你信仰的是何种宗教,无论你信不信教,都可以自由地入内祈祷——重要的不是向哪个宗教里的哪个神祈祷,重要的是祈祷本身,以及由祈祷而获得的心灵上的安宁。

    所以这是一座无关信仰的教堂。

    正是这种开放、包容且与时俱进的态度,令这座教堂成为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信仰者的一座圣地。

    除了思想上的开放之外,教堂本身也很开放,大部分区域都可以任由游客参观,不过因为今天有人在这里举办婚礼,所以部分区域要留给新婚夫妇举办仪式。

    当张子安开车缓缓停在门口附近时,正好看到那对新人相携走出教堂,于是目瞪口呆,因为那对新人……是两个妹子,尽管一人穿着男式礼服,另一人穿着婚纱,但仍然能看出是两个妹子,而且都挺漂亮。

    这种在中国估计会登上新闻的场面,在这里只是稀松平常,两个妹子的亲友们满面笑容地为她们洒上鲜花、送去衷心的祝福。

    “喵喵喵!百合美!百合妙!百合无限好!”雪狮子兴奋起来。

    “只是生不了。”张子安顺口吐槽道。

    雪狮子瞪了他一眼,“陛下,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咱们今天也在这里举办仪式如何?”

    理查德用翅膀拍拍张子安的脑袋,安慰道:“天底下的男性单身狗又多了两条,其中一条可能就是你……不过没关系,奇变偶不变,取向看性腺,不如你和另一条……”

    张子安挥手把它拍飞,“什么乱七八槽的!”

    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新的精灵,不是为了吃柠檬的!

    略加分析就知道,光团所笼罩的诺布山附近,最有可能存在精灵的就是这座教堂,从各种意义上都是如此,可能性远远大于其他建筑物。

    唯一的问题是,他刚看见教堂时,心里猜测会不会是一只跟基督教有关的精灵,但是一想到恩典教堂是一座包容而开放的另类教堂,他心里又不那么确定了,因为这里会向持有各种信仰的人敞开大门。

    他打开车门下车,装作没见过世面的游客,拿起手机对着两个妹子的婚礼现场拍摄,实则在寻找精灵的踪迹。

    现场像他一样看热闹的游客或者本地人不止他一个,来自比较保守国家的游客更是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激动地指指点点,相比之下,他在围观者里并不显眼,不过问题是教堂的主入口被婚礼人群占用,他暂时进不去。

    手机扫过教堂门口的人群,他突然一怔,像是从人群里看到一个熟人的身影,赶紧又把镜头拉回去。

    出现在人群里的那个人,穿着一身普通的西服,所以他一开始没注意到,此时仔细一看,那不是克里斯·杨神父吗?

    自从在飞机上邂逅并分别,他以为没机会再遇到这位华裔神父,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当然,在梦里见的那次不算在内。

    细想一下也不意外,神父出现在教堂附近不是很正常吗?这也算是本职工作了。

    不过,杨神父并不似飞机上那么淡定从容,而是挤在人群里东张西望,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像是在寻找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张子安果断决定,既然遇到就不能放过,也许杨神父能帮他混进教堂。

    “杨神父!”

    他放下手机,闪过来来去去的行人和游客,向杨神父挥手打招呼并快步走过去。

    英文环境中突然听到汉语普通话,而且是在叫自己的名字,杨神父也是一怔,因为他此时穿着便服,能认出他的肯定是熟人,至少是近期见过的人。

    “杨神父,你好,还记得我吗?”

    张子安走到旁边套近乎,指着自己的脸笑着问道。

    “当然!张先生在旧金山玩得还愉快吗?”

    杨神父并不是敷衍,而是真的认出了张子安,微笑挥手回应,他和张子安在飞机上相谈很是投机,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正有急事,他还是很乐意多说几句。

    “托你的福,玩得还不错,而且我前两天还看见郊狼了,果然跟你说的差不多,郊狼一点儿都不怕人,甚至还会攻击人牵着的宠物狗。”

    张子安察言观色,看出杨神父心里有事不想多谈,但他也有事,不能就这么放走在场唯一的熟人,只能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简单地描述周菁晨跑时差点被郊狼袭击的经过。

    杨神父礼貌而得体地接了几句话,心思不在这里,眼睛不时地扫向四周,即使郊狼的话题也没把他的心思引回来。

    “这里可真热闹啊!啧,两个漂亮妹子凑成一对了,真是……唉!这让我怎么说呢?不患寡而患不均啊!”张子安长吁短叹,这倒并不是装出来的,顺便把话题转到教堂本身,“杨神父,你是来这里……视察工作还是看望同事的?或者是主持婚礼?那两个妹子你认识不?她们有没有多余的闺蜜可以介绍给我?”

    杨神父略加沉吟,摇头道:“都不是,我也是碰巧来到这里的。”

    他不想撒谎,但事情的真相又不能随便跟张子安讲,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如此敷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