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黑熊是红木森林里的顶级食肉动物,无论是郊狼还是美洲狮都不是黑熊的对手,唯一能跟黑熊分庭抗礼的只有如今已经很少见的狼群。

    黑熊喜欢干净,不会在自己的窝里排泄,总是把窝收拾得很干净,看上去像个摇篮,但即使如此也无法骗过其他动物的嗅觉以及精明的猎人。

    马鹿群可能也察觉到有黑熊在附近出没,但天色已黑,它们夜间视力不佳,而这里又紧邻溪水,白天吃过盐之后,它们渴求水源,所以打算冒险在这里过夜。

    张子安也是同样的考虑,黑熊已经离开一两天了,未必今夜会回来,而他的帐篷已经支好,黑灯瞎火的连夜逃跑也不是个事,熬过今晚,明天再远离此处。

    不过今天晚上就要严加戒备了。

    北美黑熊是最大的黑熊,比中国很多城市动物园里常见的亚洲黑熊体型大不少,而且侵略性较强,不是动物园里那些被人养熟了的、懒洋洋的黑熊可比。

    野生黑熊一巴掌下去,无论是人是狗还是马鹿,都被钢钩般的利爪撕得皮开肉绽,失去抵抗能力,而熊的牙齿咬合力巨大,能轻易咬断人的小臂和小腿。

    张子安再三叮咛精灵们,一旦黑熊出现,千万不要上去硬碰硬,黑熊皮糙肉厚,被抓几下咬几下只当是挠痒痒,但如果被它咬中或者拍中一下,至少半条命就被没了。

    飞玛斯深有同感,它在梦境世界里与老茶曾在荒山中并肩作战,保护来往的客商免受狼群的威胁,并把狼群赶入深山,但这是因为狼很聪明,当它们认为作战的损失大于收益时,就会明智地选择撤退。熊却不一样,熊一旦受伤反而会激发野性,不顾性命地冲上来拼命,就像是脑子里长满肌肉的莽汉。

    接下来,烧水、做饭、休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要时常抬头看一眼黑暗的树林。

    飞玛斯自告奋勇睡在帐篷外面,它要负责看守篝火,如果篝火有熄灭的迹象,就要喊醒张子安添加木柴或者助燃剂。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即使钻进睡袋躺下,张子安也是睁着眼睛的,如果翻身侧躺,还会看到另外几双一眨一眨的晶亮眼眸。

    就连理查德这个睁眼瞎也不敢闭眼,就像一个明知危机迫在眉睫却只能听天由命的盲人——张子安只希望它别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吓得屎尿齐流。

    就这样撑过了前半夜,合衣而睡的张子安中间起来添了一次木柴,帐篷外又湿又冷,还弥漫着雾气,飞玛斯守在火堆旁倒是还好。

    马鹿群停留在溪水边一片草地上,或站或卧,幼鹿们把腿叠在腹下趴着睡,领头的公鹿却只是站着假寐,听到动静还睁眼看了一下张子安的方向。

    头顶的横枝上,斑点猫头鹰睁着探照灯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巡视着周围。

    他添完木柴就继续回帐篷里。

    后半夜,原本认为会清醒一整晚的他,眼皮开始打架,一是因为白天的劳累,二是因为不自觉地放松了心情,潜意识里认为离天亮不太远了,几小时的时间一晃即过。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突然被嘹亮的吼声惊醒,是飞玛斯在叫,近在咫尺,意在示警。

    他的身体本能地想跳起来,但睡袋限制了他的行动,身体只坐起来一半。

    帐篷里的精灵们也全都醒了,π吱吱叫着往角落里缩,理查德嘎嘎尖叫着乱飞乱撞,乱成一团。

    他顾不上从睡袋里脱身,先把帐篷的拉链接下来,让菲娜、老茶和弗拉基米尔它们先离开帐篷,不能被熊来个堵窝掏。

    等它们冲出帐篷,他才连滚带爬地从睡袋中钻出来。

    天还没亮,篝火已经很弱了,飞玛斯冲着鹿群所在的方向不断狂吠。

    鹿群也在叫,公鹿的叫声洪亮,母鹿的叫声尖锐,草地上影影绰绰,所有鹿都在摸黑乱跑。

    张子安拧亮战术手电,一道雪亮而高度集中的光束划破黑暗,笔直地照向树林里,锁定了一个深黑色的庞大身影。

    果然是一头成年雄性黑熊,目测体重将近400斤,是不折不扣的森林杀手。

    黑熊嘴里喷着白气,利用鹿群在夜间视力不佳的弱点,从下风头发动了袭击,吼声震天。

    别看黑熊体重大,跑起来一点儿也不慢,无论遇到荆棘还是树枝挡路,都直接冲过去,倒是鹿群在黑暗中慌不择路,被黑熊赶往树林更密集的方向,也就是帐篷的方向,树林越密越不利于鹿的逃跑。

    特别是那头领头的公鹿,它为了保护母鹿和幼鹿,摇晃着头顶上虬枝般的鹿角,勇敢地留下来与黑熊对峙——如果对手是单个的郊狼、狼或者美洲狮,它都有一战之力,就算获胜也不无可能,但对手是雄性成年黑熊,它的抵抗只是螳臂当车。

    “快躲开!藏到树后面!”张子安喊道。

    他不是对公鹿喊,反正公鹿听不懂他说话,他是在对精灵们喊,因为受惊的鹿群正在向帐篷这边狂奔,如果被一头母鹿或者幼鹿撞到,至少是骨折,说不定直接被撞晕然后被践踏;如果是被一头长角的年轻公鹿撞到……恐怕当场就会被开膛破肚。

    喊完之后,他就以身作则地一个箭步蹿到最近的一棵树后,利用树干挡住自己的身体,还顺便拉上了π和理查德。

    其他精灵们反应更迅速、动作更灵敏,它们明白了即将面临的危险,纷纷躲到树后或者直接蹿上树,躲避这波来自鹿群的冲击。

    狂奔的鹿群踩熄了篝火,踢翻了帐篷,还好没有踩中背包,否则无人机也报废了。

    鹿群过境之后,张子安从树后探出脑袋,望向黑熊的方向。

    领头的公鹿掩护鹿群逃跑成功,它自知不是黑熊的对手,再拖下去死路一条,于是转身也往这边跑。

    由于篝火被踩熄了,树林里唯一的照明就是张子安的手电光束。

    公鹿刚跑了几步,却听到咔擦一声,它高大的鹿角与低矮的树枝绞在一起。

    它一声悲鸣,仰面栽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