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吃俺老π一棒
    本来说早睡早起早出发,结果昨天夜里因为郊狼的袭击而折腾了半天,把张子安折腾精神了,一直迷迷糊糊,直到天快亮了才真正睡着,感觉像是刚一闭眼,就被外面的鸟鸣吵醒了。

    钻出帐篷,天已大亮。

    其实精灵们早就醒了,只是他没起床,它们就乐得再多休息一会儿。

    篝火早已熄灭,连余烬都已冰凉,他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添了一次柴,估摸着最多也就能撑两个小时。

    飞玛斯提议说由它来负责添柴,反正它就睡在帐篷外面,比较方便,但它没有人类那样灵活的双手,想添柴只能把枯枝拨进火里,容易砸出火星,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他还是决定自己来。

    见他出来,飞玛斯打了个呵欠,不等他询问就说道:“一切正常,郊狼没有回来。另外,我想到为什么昨天头鹿能提前察觉到危险了。”

    “哦?为什么?”

    昨天刚选定这条小溪边扎营时,头鹿明显流露出紧张不安的神色,像是察觉到某些潜在的危险,但飞玛斯什么也没闻到,结果夜里就出事了。它一直为此耿耿于怀,即使张子安和其他精灵们都回帐篷继续睡觉了,它还在想这件事,终于被它想明白了。

    飞玛斯领他走到小溪边。

    这条由于雷雨而临时形成的小溪,今天的水位已经明显比昨天降低了,流速和流量均已减弱很多,大概过不了两三天,小溪就会变成一条泥沟,最后彻底枯竭,直到下次雷雨的来临又重新焕发生机。

    飞玛斯解释道:“因为头鹿喝了小溪的生水,而我喝的是经你过滤、消毒、烧开又晾凉后的水。”

    张子安似乎明白了,“你是说,郊狼的气味是溶解在水里的,所以头鹿尝到了?”

    “应该是这样。”飞玛斯点头。

    如此倒是能说得通了。

    张子安抬眼望向小溪的上游方向。

    郊狼也得喝水,它们在上游饮水之后,气味被溪水带到了下游,头鹿喝水的时候察觉到上游有郊狼,所以紧张不安,但是飞玛斯喝的凉白开里已经没有这些气味。

    头鹿知道上游有郊狼,但具体离得多远,它也无法确定,谁也不知道这条小溪有多长,只要是溪水流来的方向,都可以算上游。

    据科学家们研究,鹿并不是很怕郊狼,准确地说,鹿闻到郊狼的气味后有两种反应,一种闻到郊狼群中优势个体也即是郊狼首领的气味时,鹿会惊恐不安,但如果只是闻到普通雄性郊狼或者母郊狼的气味,鹿不会表现出明显的害怕。

    显然,是昨天那条黑狼狗,令头鹿产生了不安的反应。

    张子安一手拿着指南针,一手拿着手机,通过对照,发现光团所在的位置,似乎正是目前小溪上游的方向,如果继续向光团前进,可能还会遇到郊狼,特别是昨天晚上那群。

    当然,小溪的流向曲折多变,说不定拐几个弯之后就转向别处了。

    不管怎么说,大活人总不能给几只动物让路,而且就算他绕道而行,也未必就没有麻烦,因为獾是一种聪明又记仇的动物,网上有很多相关的视频表现獾的性格,包括一部电影《上帝也疯狂2》里,男主角因为不小心踩了平头哥一脚,几乎被平头哥追着跑了整个沙漠……

    昨天那只獾吃了暴亏,缓过劲来之后很可能会想报复回来。

    张子安对此表示无所谓,它想来就来吧,反正身后可能还跟着一头黑熊,再多几条郊狼和一只美国獾也没啥区别,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嘎嘎!昨天晚上那个道路火炬,你还有多余的没?给本大爷一根玩玩呗!”

    理查德故作亲昵地跳到他肩膀上套近乎。

    “你要那东西干嘛?”张子安挥手把它赶到一边去,“起来,别耽误我做早饭。”

    “嘎嘎!你这个白痴手上的准头儿太差,像昨夜你要是正好把火炬扔进那只臭獾刨出来的坑里,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所以,如果再遇到意外情况,本大爷可以化身轰炸鸡,抓着火炬负责投弹,保证一投一个准!”它叫道。

    “你要再敢瞎哔哔,我就把那个‘轰’字去掉。”他鄙视地说道:“瞧你昨天晚上吓得那个怂样儿!”

    理查德拼命给自己找理由辩解,什么君子固穷之类的……

    吃完早饭,刚吃饱肚子不宜立刻走动,容易得胃病,所以张子安没有急着出发,而是实行昨夜的想法,找了一根长度适宜的树枝,用小刀把树皮和树杈都削掉,削成一根直直的木棍,又用道路火炬盖帽上的粗糙红磷当作砂纸把有毛刺的部位打磨光滑。

    “π,这个给你。”

    他向π招呼一声,又挥了挥手里的木棍。

    “吱吱?”

    π正坐在树枝上眺望远方的巨树,它手掌的水泡已经消了,听到他的声音,又看了看木棍,不由一头雾水。

    “昨夜你很勇敢,不过树枝挥起来不舒服吧?所以我给你削了这根木棍,以后还要靠你保护大家呢。”张子安使劲抡了几下木棍,呼呼生风。

    “吱吱!”

    π三下两下跳下树,手脚并用地跑过来,高兴地接过木棍,跑到空地上,学着他的样子抡了几下。

    张子安那根登山杖对π来说太长太沉了,这根木棍令它爱不释手,重量和长度都很适合它使用。

    π抡了一会儿棍子,又把木棍扛在肩上,神气活现地在营地周围踱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像是一个尽忠职守的卫士,连理查德看得都羡慕不已。

    弗拉基米尔张罗着等回国后,要给π弄个带红星的帽子扣在头上。

    看着它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张子安暗暗后悔怎么早没想到给它削根木棍玩呢?

    每只精灵都有自己的长处,只要给它们适合发挥的舞台就行,在昨夜之前,谁会想到π会那么勇敢地对抗郊狼呢?

    甚至包括斑点猫头鹰,昨夜都出了一把力,啼鸣警示郊狼的出现。

    唯一不能指望的,只有理查德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