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生态链
    由于刚才循着那只死猫的气味追过来,张子安他们偏离了之前的路线,虽然也可以将错就错继续从这里走,但考虑到沿着小溪溯流而上比较方便取水,他还是决定折返回去。

    可能是见到同类死亡的样子,几只猫精灵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理查德对普通的猫没什么感情,内心里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因为这些流浪猫平时对包括鹦鹉在内的鸟类造成了很大的威胁,不少养在家里的鹦鹉最后都葬身猫口。它心里幸灾乐祸,但不敢说出来,以免祸从口出。

    回到最初闻到死猫气味的出发点,飞玛斯侧头看向另一个方向,问道:“气味是从那边过来的,要不要追过去看看?”

    “算了,还是别去了,那只猫被咬伤至少超过12小时了,就算追过去也未必能找到什么线索。”

    虽然那只猫死的比较蹊跷,但张子安不想在这上面继续耽误时间,还是先把正事解决掉再说。

    精灵们没有反对,野外弱肉强食就是如此,不是猎杀就是被猎杀,就连它们昨天晚上不是也差点被当成郊狼的猎物么?人类也不例外,一旦进入原始森林,就会成为大自然生态链的一环,被猛兽吃了也怨不得谁。

    即使循着气味找过去,并且找到了杀死那只猫的凶手——很可能是一只大型猛兽,又能怎样呢?跟它打一架让它偿命?

    进入森林之后,张子安一直在跟它们讲生态链的问题,以及为什么自己会犹豫要不要救这群马鹿的头鹿,这令它们对大自然的运作方式有了全新的认识,这是它们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荒凉的沙漠里很难解释,物产丰富的原始森林却是最好的课堂。

    走着走着,一阵轻风吹过,精灵们几乎同时停住了,就连张子安的鼻端也隐约闻到一股异味。

    风带来了腐臭的味道。

    刚才那只猫死后,尸体尚未出现腐烂的迹象,也许厌氧菌已经开始分解内脏了,但起码表面上还看不出来,而这股味道……如果不是有人在附近建了化粪池,那恐怕就是某种大型动物死亡后尸体高度腐烂才会产生的气味。

    张子安和精灵们谁也没说话,默契地改变方向,循着味道走过去。

    转过一片树林,腐臭的味道越来越浓,反胃感阵阵上涌,张子安不得不用毛巾掩住口鼻,才多少能忍住干呕。

    精灵们的嗅觉更灵敏,但是生理上它们不会像人类一样有呕吐的感觉。

    倒是一直跟着后面的鹿群隐隐又有紧张不安的感觉,踌躇着没有跟上来,停留在原地啃草。

    在林间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小片林中空地。

    如荫的绿草间,躺着着一只大型动物的尸体,是一头鹿。

    从张子安的角度看不见鹿完整的身躯,因为它已经不存在完整的身躯,但从鹿尾尾底的那一抹雪白可以大致猜测这是一头白尾鹿。

    他们不仅看到了这头鹿尸,还看到了在鹿尸旁边正在撕扯腐肉的几条郊狼。

    郊狼也看见了他们,隔着鹿尸与他们对视。

    犬科动物都有护食的天性,家养的宠物狗,如果不经过主人的反复训练,它们吃东西的时候就算主人触碰它们的食物,它们往往也会野性大发咬主人一口。

    郊狼也是如此,这头鹿足够它们填饱肚子,所以它们不打算攻击张子安他们,但如果张子安有意抢夺食物,那它们肯定不会客气。

    张子安当然对腐烂的鹿尸没兴趣,他看到这种情况,不想跟这几条郊狼发生没必要的冲突,正要招呼精灵们离开,突然看到了那头鹿的眼睛。

    他举起望远镜仔细看了两眼。

    那头鹿是睁着眼死的,睁着灰白色仿佛蒙着一层灰的眼睛死的。

    他放下望远镜,对精灵们打了个手势,低声说道:“这很可能是一头感染了朊蛋白而病死的鹿,咱们赶紧撤退。”

    精灵们不怕郊狼,但神秘莫测又无药可治的朊蛋白却令它们敬而远之,于是它们依言转身往后退,哪怕在郊狼看来这是示弱的表现。

    “子安,放任郊狼们啃食病鹿,这似乎不妥吧?”老茶说道。

    老茶的意思是,郊狼们可能会因此而感染朊蛋白,在生态链中继续扩散。

    “有问题,但咱们无能为力,自保要紧。”

    张子安何尝不知道,但有什么办法呢?美国官方都无可奈何的事,他能阻止这一次,又怎么能阻止整片森林里的死鹿被食腐动物啃食?

    在离开之前,他最后看了那头死鹿和郊狼们一眼。

    正在这时,对面的树林里突然蹿出一道黑影,趁郊狼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张子安身上时,眨眼间就扑倒了一条郊狼,并且死死咬住郊狼的脖子。

    张子安和郊狼们全都吓了一跳,他赶紧再次举起望远镜,微调焦距,从镜片的成像中清楚地看到了新出现的不速之客。

    那是一条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野生犬科动物——北美灰狼,不仅比郊狼大得多,比欧亚大陆的亲戚也要壮硕。

    某些由人类选择性繁殖而令体型越来越大的宠物狗,比北美灰狼还要大、还要重,比如大丹犬和各种獒犬,所以北美灰狼是最大的野生犬科动物,不能忽略“野生”这两个字。

    北美灰狼粗看上去跟郊狼的外形很相似,但放在一起对比,它的体重至少相当于1.5条郊狼,身体的轮廓比郊狼大两圈,强壮的颈部力量硬是把沦为猎物的郊狼咬住脖子整个叼了起来,任其挣扎却紧咬不放。

    张子安立刻想起昨天夜里的那一声狼嚎,就是这条北美灰狼的嚎叫吗?

    剩下几条郊狼见同伴被天敌擒获,既害怕又不想放弃同伴,扇形把天敌围住,冲着灰狼吠叫不停。

    精灵们听到动静,又重新回来,也看到了这条大灰狼。

    张子安通过望远镜注意到这条灰狼的脖子上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小玩意儿,不禁愣住了,因为那是一个项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