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7章 对峙
    张子安想来想去,充当诱饵最合适的还是雪狮子,这家伙外表软萌可爱,内里心黑手狠,是扮猪吃老虎的最佳猫选。

    无论他怎么说,雪狮子就是不同意——对它没好处的事,它为啥要帮这个臭男人?

    “你看,我还给你准备了牛肉呢。”张子安指着食盆说道,“虽然环境所限,没有生牛腩,但好歹是泡软了的牛肉干。”

    “哈?牛肉干是没有灵魂的!”

    雪狮子像是被侮辱一样,“老娘要吃生牛腩!”

    最后还是菲娜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说道:“你就受受委屈,在额头上画几道黑线吧,就当是卖本宫一个面子。”

    雪狮子的眼珠骨碌一转,觉得这个好机会不能错过,它本来想用给菲娜舔毛作为条件,但转念一想菲娜肯定不答应,于是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要陛下您替奴家把黑线再擦掉!”

    菲娜点头,“好,本宫答应,等完事后会替你擦掉。”

    雪狮子这才心满意足,扭头瞪了张子安一眼,“你这个臭男人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儿动手,别等老娘改变主意!”

    张子安拿着焦炭蹲到它面前,“你可别动啊,我小学绘画课从没及过格,你要是乱动,说不定真把直线画成了王八……”

    “你敢!”雪狮子愤怒地全身毛都炸起来了,但是还真怕他下手在自己脸上画什么怪东西,只能强忍着挠他的冲动,身体一动不敢动。

    张子安用焦炭把它额头上的龟背黑纹略微修改,加粗之后一分为二,然后又扩展为M型,这个样子可以参考龙珠里被巴比迪控制的人额头上的M。

    他画工太差,画完只能说是勉强能看的程度,连基本的对称都做不到,静态观看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但走起来之后差不多能以假乱真。

    雪狮子忐忑地等他扔掉焦炭,泪眼汪汪问道:“陛下,是不是……很难看?奴家是不是毁容了?”

    菲娜左右端详几眼,“还好,不算很难看——主要是你的样貌好看。”

    菲娜没有刻意安慰或者恭维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毕竟雪狮子的盛世美颜外加一身长毛根本没几个能打的,别说在额头上画几条黑线,就算真画个王八,照样一大堆猫奴跪舔,这个看脸的世界太真实了。

    不过菲娜的话在雪狮子听来却心花怒放,简直是飘飘欲仙。

    张子安已经背上背包,招呼精灵们继续出发。

    以前总是由飞玛斯走在最前面,今天改由雪狮子领路,其他精灵在左右两侧和树上形成立体式保护。

    其实别看雪狮子貌似弱不禁风,但谁要因此而小觑它,估计会死得很惨。

    “往哪边走?”雪狮子很高兴,连对张子安说话的语气都好了许多。

    张子安低头凝视着手机屏幕上的电子地图,代表新精灵的光团越来越近了。昨天他还不敢确定,但今天可以明显看出来,光团比昨天黯淡了,也小了一些,像是新精灵的力量正在减弱,或者是……受伤了。

    他指出光团所在的方向,雪狮子兴冲冲地走在前面,只想赶快完事让菲娜给它擦掉黑线,那一定是闺房画眉般的乐趣……

    雪狮子的小短腿拖慢了队伍的前进速度,张子安不时可以靠着树歇几秒。今天他留神听了听,鸟鸣声不是没有,只是大为减少,跟刚进入森林时那种可以充当背景音的频率相差甚远,比前两天也不如。

    鹿群依然安逸地跟在后面,它们习惯这样的行动方式,觉得很安全。

    倒是背包顶上的斑点猫头鹰,今天似乎有些不安,频繁地换腿站立,一会儿用左爪支撑身体,一会儿又将重心移动到右爪,似乎像是……随时准备飞翔的样子,但现在是白天,不是它通常的活动时间。

    自从进入森林以来,一直担任急先锋任务的飞玛斯今天终于轻松了一些,它只要作为雪狮子的护卫力量之一徘徊在附近暗中保护就行,所以有了不少闲暇时间。

    玩过MMORPG游戏的人都知道,在大规模boss战里,最辛苦的都是治疗职业,总是时刻盯着队友的血条,甚至一场boss战打完了,都不知道boss长什么样。

    飞玛斯也是如此,它前几天总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周围错综复杂的气味上,把头压到地面上方少许,仔细嗅闻、分析可疑的气味,视线只能看到一小片地面,根本没时间欣赏森林的整体风貌,今天它终于可以直起脖子左顾右盼了。

    走过一小片林间空地的时候,它偶然一抬头,看到天空的样子有些奇怪,不禁愣了一下。

    今天依然延续了多云干爽的天气,是徒步旅行的最佳天气,张子安和其他精灵都已习惯了,再说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经常抬头也看不到天空。

    “飞玛斯,你在看什么?”

    老茶隐藏在空地边缘的树上,见飞玛斯的举止有些奇怪,又跳下树跑回来问道。

    飞玛斯左右摇晃着脑袋,看看东边,又看看西边,说道:“老茶,你看那两个云团很有意思啊,像不像是两个人?”

    “哦?飞玛斯你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啊……”

    老茶呵呵笑着,不以为意地也抬头看了看,却也是一怔,不禁啧啧感叹道:“你还真别说,确实像是两个人……”

    张子安见它们两个停下不走了,走过来察看情况,老茶指着天空,把飞玛斯的发现当作趣事说出来。

    他也抬头眺望,只见东方和西方各凝聚了一大片云团,云团有头、有脚、有手、有身体,两个云团相似又不相同,看上去像是两个穿着长袍的人,正在各据一方,从姿态和动作来看,两人之间的气氛相当凝重。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今天森林里有微风,天上的风应该更强,有小块的乱云被风吹着时聚时散,但这两大片云团却似不受风力的影响,无论风怎么吹,它们都只是整体移动位置,却不会被吹散。

    就如同功夫片里,两个绝顶武林高手互相绕着圈子,寻找彼此的破绽,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石破天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