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合作
    大部分精灵的感官都极为灵敏,并不是像人类一样严重依赖视觉,它们之前看不到法推的样子,但既然知道它是一条成年狼,又能听到它的声音、闻到它的气味,甚至能够感受到它走路和跳跃时的轻微震动,大致上就能想象出它的外形、动作和位置……

    不过这一切毕竟不如亲眼看到来得更真实。

    张子安狐疑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心说邪门了,怎么恰好就照下一束光,而这束光又能令它显露真身呢?

    他记得刚到红木森林游客中心的那个傍晚,也遥遥看到一道磅礴的耶稣光照在森林里,但耶稣光只是一种特殊的光学现象,除了名字屌炸天以外,没听说过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啊……

    别的不说,就凭这随时能召唤耶稣光落在头顶的本事,张子安就下定决心要跟它好好当朋友,因为这简直是在妹子面前装逼的利器啊!

    想象一下,当妹子抱怨阴天的时候,他深情地说出“你就是我的阳光”之类的情话,同时一束阳光落在他们的头顶,估计一下子就能搞定妹子的芳心……

    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其他精灵也纷纷向法推介绍了自己,除了π因为不会说话而由理查德代为自我介绍以外。

    弗拉基米尔虽然对神啊鬼啊之类的不感冒,但它识大体顾大局,知道此时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扩大统一战线,以前为了对抗虫灾,连更讨厌的流浪狗也能暂时休战,这条狼……再怎么说也比小白好一些。

    其他精灵现在都知道法推驱使狼群杀猫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更何况那些猫是否真的被“杀死”了还在模棱两可之间,所以也没有对它心怀芥蒂。

    实力决定话语权,法推刚刚展现出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神迹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否则像理查德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很可能为了提高自己在精灵中的地位而给它来个下马威。

    “对了,法推,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张子安遥指身后的树林,“这件事不太好开口……有一群马鹿在后面不远的地方,能不能请你的狼群暂时不要伤害它们?毕竟它们是跟着我来的,如果就这么被吃掉……感觉像是我害了它们。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离开森林之后,绝不再干涉狼和鹿的事。”

    法推很痛快地点头,“即使你不说,我也会约束狼暂时不要袭击鹿,因为我亲眼看到过鹿感染那种恶疫。近期狼群会以捕食郊狼为主,我感觉这片森林里的郊狼实在太过泛滥。”

    “那就好。”

    张子安放心了,鹿的消瘦病其实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至少已经悄然存在了五十年以上,只是最近传播的趋势突然加重才引起人们的关注。这五十多年里,人类拿这种病没有任何办法,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人类也很难找到克制朊蛋白的方法,鹿遭受的疾病威胁短时间内不会解除。

    “你最好跟狼群说一下,即使是捕食郊狼,最好也不要吃郊狼的脊髓、淋巴、大脑等器官,更不要捕食那些看起来动作可疑的郊狼,把它们咬死就行了,别吃它们,以免恶疫经由鹿和郊狼的身上传播至狼。”他提醒道。

    法推胸有成竹地咧嘴笑了笑,“放心吧,虽然这种恶疫是我第一次见,但是我见过更可怕的恶疯,患者面目浮肿、手脚溃烂,传染性极强……想要控制恶疯进一步扩散,就必须让可能染病的鹿不与健康的鹿接触。”

    张子安听它说得头头是道,确实符合控制传染病的原理,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多作叮嘱。

    “接下来,咱们怎么办?”他问道。

    法推比他更熟悉森林,也熟悉附近的地形,应该可以提供可靠的意见。

    他捡起一根树枝,参考在游客中心照的相片,在泥土上大致画出这附近的地形图。

    法推仔细端详一会儿,用一只前爪指着西北方说道:“西北方有一处人类聚集点,离海边不远,我不太清楚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李皮特等人,但据我所知,附近的人类聚集点只有这么一处……而且,刚才那架钢铁飞鸟也是往那个方向飞走的。”

    “哦?那大概错不了。”张子安点头,经过对比,那里是地势较高,是一片起伏的丘陵。

    “那里一共有多少人?”他问道。

    “不清楚。”法推遗憾地叹了口气,“那里防卫森严,外围的树林里有很多猫在巡逻,我们这些狼一旦靠近就会被发现,然后就会有带着猎狗和枪的人闻讯而至……”

    张子安理解它的难处,狼群刚回到这片森林里,数量还太少,死一条就少一条,不能跟对方硬拼,只能像现在这样游荡在森林深处,尽量剪除敌人的羽翼,不过这就很费时间了。

    至于为什么森林公园里为什么会有这种大规模的私人领地,原因其实也很好理解,很多土地的地契都是从美国建国初期甚至建国之前传下来的,当时的拓荒者跑马圈地,这种无主荒地谁占了就算谁的,其后的两三百年间,土地所有者屡次易主,但作为私人财产始终受法律保护,即使这片地区被划为森林公园也是如此。

    “猫的问题你可以暂时放心。”张子安看了一眼菲娜,“假设能突破猫的封锁,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菲娜面若寒霜,绿莹莹的眼眸中尽是冰雪,而冰雪之下又仿佛有一座火山即将喷发。它早就在心里憋着一股火,无论是谁驱使这些猫充当炮灰,它都要严惩不贷。

    “哦,还有一件事,我在找一个名叫梅根的年轻姑娘,我认为她就被李皮特他们关在老巢里,可能日复一日地对她进行洗脑,我受她母亲的委托,要把她救出来……而且,我相信还有很多人被欺骗来到这里,如果有可能,我想尽量把他们全都放出来。”

    救一个人和救一群人完全不是同等的难度,法推明知这点,却依然坚定地点头道:“好,我会尽全力配合你,愿神与我们同在!”
为您推荐